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灵异言情››阎君的修罗毒妃

阎君的修罗毒妃 520小说网 -著

主角:苏蓁
她苏蓁,因身辰不详,被心爱之人处以五马分尸极刑,她不甘,煞气附身,跟阎王做交易,做鬼也要手刃仇人。 他是新任阎王,掌握世间生死大权,却因被丢失的记忆对她产生情愫。 一场场天罗地网的阴谋接踵而来,剥开最后的真相,她才发现原来早已万劫不复。
字数:183 万字状态:连载中时间:2019-12-19 13:48:44
微信阅读
放入书架

1.搜索关注「sxstcg」公众号
2.回复书名:阎君的修罗毒妃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猜你喜欢

她苏蓁,因身辰不详,被心爱之人处以五马分尸极刑,她不甘,煞气附身,跟阎王做交易,做鬼也要手刃仇人。 他是新任阎王,掌握世间生死大权,却因被丢失的记忆对她产生情愫。 一场场天罗地网的阴谋接踵而来,剥开最后的真相,她才发现原来早已万劫不复。

精彩试读



若说之前,苏蓁还能言笑晏晏的在这遍地黄沙之中谈笑风生。

那么此时,苏蓁的脸色,却是真的变了。

流沙城,乃是前朝连接西域的一道重要通路与关卡,是承接楼兰古国商路的要塞。可在多年前,前朝帝鬼迷心窍,贪图于楼兰古国所出口的丝绸与象牙制品,竟大举出兵攻打楼兰。

而两国之间,由大漠分割开来。世人皆知大漠之中的风沙诡谲,若是没有熟知沙漠之人带路,定会迷失在风沙之中,被困死在此处,化作滚滚黄沙之下的一块枯骨。

前朝的兵士在路过流沙城时,亦是身陷于大漠,幸得流沙城内子民路过,才得以找到路,进入流沙城驻军。

因商路是两国共同互利,连带着流沙城的经济往来也变得繁盛起来,是以流沙城城内人民一直与两国人民交好。虽说言语不通,倒也热情熟络。

三十万军入住流沙城的当夜,前朝将领却枉顾恩情,下了屠城令。

连接两国商路的繁盛古城,一朝之间变作血城,一人不存。屠城的当夜却天降异象,有恶鬼从天而降,屠灭三十万军,无一人生还。

而流沙城,也一朝深陷于流沙之中,后人再难寻觅。

这些故事,不过是史书之中的寥寥几笔,就连苏蓁当时也只是一眼看过,并没有当真。那些带着狐怪异志的正史野史多了去了,怎么写,不怎么写,还不是帝王的一句话了事?做不得真。

可苏蓁却不想,这流沙城的史志,竟然是真的。

苏蓁生前也算是闺秀出身,读过的史书御本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她自认自己有过目不忘只能,看过的书册多少也会有些印象。可这一桩故事,却像是走马观花,记不大真切了。

她想了好一阵,突然张大了嘴。

若是没记错的话,前朝史志之中,记载的那位带兵出征的将军,不就是班连么?

苏蓁望着班连的背影,与他带着的那张颇为滑稽的欢喜面具,一时间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昔年下军令的班连将军,时隔数百年后再回已经化为死城的流沙城是做什么?超度城中的数十万冤魂么?

思及此处,苏蓁竟有些迈不开步了。

三人一同行至流沙城下,班连驻足,仰头望着有些龟裂的高高的城墙,双手一合,低低的念了一句什么。

满月之时,正是阴气最重的时候,这容纳了几十万冤魂的死城自然不在话下。苏蓁本就是四阴之体,倒也不算太受掣肘,可夜重华和班连便不一样了。

班连并非阴魂,夜重华在凡世的法力又会被压制到最低限度,他二人受到的影响,应是苏蓁的几倍叠加吧。

“阎君大人,苏姑娘,班连自己入城便可,还请二位不要跟进去了。”班连背对着二人,背影挺拔,仰望着城墙上“流沙城”三个字的长匾,如是道。

苏蓁捏了捏拳头,若说之前她对班连的印象还不错,可自从她得知班连便是那坑杀了一城子民的将军,她对他的印象便坏透了。

苏蓁原本便不想入城,夜重华亦是点头。

班连又道:“还请阎君大人与苏姑娘在必要的时候出手接引一下生魂,班连一个人,怕是能力不足。”

他转身,向夜重华一揖到地:“这些年来,多谢阎君大人的收留,班连无以为报。”

无以为报,一定是这个世界上躲避责任最好的说辞。苏蓁有些不屑于班连这样的做法,却也只是立于夜重华的身后,沉默不语。

她知道自己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风云暗涌,眼看着天幕上已经涌动起层层的黑云,遮天蔽日的挡住了月光。城中有桀桀冷笑之声传来,数十万冤魂额鬼攀上城头,望着城下带着欢喜面长身玉立的班连,似是要将他撕成碎片。

班连抬步一跃,步入城中,背影倒像是慷慨赴死的勇士,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没想再活着回来。

苏蓁仰望那数十万恶鬼,也是头皮发麻,问立在身侧的夜重华道:“班连一个人进去,真的度化的了数十万恶鬼么?可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被恶鬼撕了填肚子。”

夜重华居高临下的望她一眼,转身向反方向走去:“这城中恶鬼,就只要班连自己可以度化,谁都帮不了他。”

“这是何意?”苏蓁好奇的赶上去,便见夜重华行到数十米远的一处沙柳下,抬手幻化出一片桌案,两个蒲团,悠然的煮起茶来。

宽广的流袖之中,那只常年握着笔杆子的手秀若每股,骨节分明。他提起茶壶倒了杯茶给自己,倒是没带苏蓁的:“问本府君作什么?本府君只负责断生死案,前尘过往如何,你自己不会看黄泉之镜?”

苏蓁唇角动了动,叹了口气,接受了夜重华确实不关心下属的这个事实。

她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了夜重华的对侧,抬手倒了杯茶给自己一饮而尽。今日在沙漠之中走了一日,她也早就渴的冒烟儿了,真不知道为什么人都死了还会觉得口渴。

苏蓁双手结印,幻化出了黄泉之镜,在双掌之间静静地沉浮着。

将法力注入到镜中,便见一道柔和的暖光洋洋洒洒的挥洒下来,眼前的景色豁然开朗。

进入黄泉之镜中的,不只有苏蓁一个人,夜重华竟然也出现在了镜中。

苏蓁心下一惊,望着广袖玄服的夜重华,问道:“阎君大人怎么也跟着进来了,不是不关心下属的前尘往事么?”

夜重华一马当先的走在前方,目不斜视:“班连度化亡魂不会花费太长的时间,本府君怕你一个人进来,到时见却出不去。本府君在凡世时,法力会被压制到最低,对付不了那么多的亡魂。”

二人并肩前行,三拐四转,竟走到了一条长街之上。

苏蓁本想躲避,却见夜重华走在街上,行人不仅没有看到他,竟还能从他的身前穿行而过,这才大步跟了上去。

夜重华解释道:“黄泉之镜所倒映出来的影响,乃是主人生前记忆的投影,这些行人,也只不过是记忆中的场景罢了。不信你仔细去看,这些人,都是没有脸的。”

正常的人都是如此,路过一处街角,定不会将行人的模样尽数记在心中。

除非,那个人很特别,或是十分重要。如此一来,黄泉之镜中那些人是主人公,只需要辨识还原的人脸的程度便可以了。

死后身为渡魂使,只是以另一个形式活在人世间,是以苏蓁也并没有什么自己已经死去的觉悟。

此时,见那些无脸的怪人鱼贯的从自己的身体里穿行过去,这才在心中默默的记起,自己确实已经死去了。

二人走了好一阵,实现的尽头,终于出现了一个有脸的人。此人少年意气,骑着白马,一身银色铠甲走在长街之上。两侧的行人见了,皆 驻足唤一声将军。

苏蓁望着这人,问道:“这是班连?”

“你如何看出来的?”夜重华显然也已经识出了这人的真实身份,却依旧挑着眉梢问道。

苏蓁开口道:“班连前辈一直带着欢喜面具,我也不知道他的模样几何,不过我曾在史书中看到过这个名字,说是前朝的一位将军,死在楼兰战役当中。这是班连将军的过往,应该便是他了吧。”

夜重华似乎不大满意这个说法,刁难道:“你也曾是官宦人家出身,应该也知道,一个国家不会只有一名将军吧。”

“一个国家自然不会只有一名将军,可左撇子的将军却着实少见。”苏蓁一指身着银甲的将军牵马的手,微微扬起脸道:“真是巧,班连前辈和这位将军都是实打实的左撇子,这样巧合的事情,还真是少见。”

闻言,夜重华也不说话了。

他日理万机,需要他处理的事情,每天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自然不会注意到班连惯用的是左手还是右手这件事。

从长街上接连和班连将军打招呼的乡亲们,大概可以看出,班连将军生前应当是一个人缘儿还不错的人。

武将能有这样的好人缘,倒也十分难得啊。

冥府的渡魂使不知是他和班连两个人,按理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凡世的事情便应该由他们这些渡魂使来做,夜重华亲自出冥府做什么?

苏蓁好奇,倒也不嫌自己僭越,直接问道:“阎君大人在凡世待的时间越长,法力便会被压制的越厉害,为何还要亲自出冥府?”

“本府君就算是法力被压制,也会比寻常的渡魂使强一些。”夜重华像是回答一个小孩子无理取闹的问题一般。

对于这样的语气,苏蓁没有丝毫不满。

她又问道:“我听鬼使白说,我修炼的速度在各渡魂使之中已经算是快的了,可我依旧觉得不足,自己还能再强一些。苏蓁能否向阎君大人请教一二,如何才能提升修炼的速度?”

夜重华端在身前的手微微捏住了衣袖,回答道:“凡人读书入仕,仙人积攒香火,冥府吞噬鬼怪,这便是最快的修炼方法,若是你想修炼神速,倒是可以尝试吞食鬼怪。不过,本府君并不建议,你敢吞,我打得你魂飞魄散。”

“是么?”苏蓁摸默了默,突然迎上去,抵住了夜重华的脖颈:“若是我不吞食鬼怪,而是吞食你呢?”

 
    1. 玄幻小说

      武为王道,我必成圣。一个深藏不露的少年开始了一段强者之路,他的一个小小眼神,都会让世界开始颤抖!

    1. 奇幻小说

      纷乱的江湖,五圣独霸;迷离的武林,天机重现。世代传言,天机经书得其一者实力便可比肩五圣,得其二者独步武林,得其三者,堪破天机,飞升异界。少年秦流云,踏武林,闯江湖,胸怀天下志,手握大杀器,路遇不平事?且看他如何一剑挑之。

    1. 古代言情

      温媛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会穿越,还是赤条条的掉在了一个大帅哥的怀里,这人丢的不是点把点的!破旧的房屋,补丁摞补丁的衣服,黑乎乎的吃食,一屋子老老小小!这是什么样的日子啊?没关系!既然是现代的人,总不能被这些事情给吓跑了,日子还得过,看她是怎么靠着自己的双手来改变人生!

    1. 豪门总裁

      霍幻儿从小“寄人篱下”,自有一套生存之道,唯独面对腹黑狡黠的汪胤铭,几场激战下来,她深切领悟—— 近可生,生生不息! “老婆我们再生一个。”某男谄媚一笑。 霍梦幻儿恨不得给他一个二踢脚送他上月球,老大刚满周岁,二胎就提上日程? 远即死! 她葬在他床上,而他手下那一大票的兄弟就葬在岗位上。 “老婆,我就喜欢和你玩猫捉老鼠,这样更有情调。” 多年后霍幻儿才明白,在汪胤铭的手中,她逃也是死,坐等亦是死,死在他无限宠溺的霸道温柔里。 于是,若干年后,她的墓碑上刻着她的死因。 “被宠死!”

    精品推荐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