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武侠››风云之傲绝

风云之傲绝 樱海猫猫 -著

主角:傲绝
这是个风云际会的武侠世界,这里高手云集,隐秘暗藏,傲绝将会一步步揭开这个神秘世界的面纱,会尽天下英雄,成就万世不朽之霸业。
字数:72 万字状态:连载中时间:2020-01-02 09:17:3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1.搜索关注「sxstcg」公众号
2.回复书名:风云之傲绝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猜你喜欢

这是个风云际会的武侠世界,这里高手云集,隐秘暗藏,傲绝将会一步步揭开这个神秘世界的面纱,会尽天下英雄,成就万世不朽之霸业。

精彩试读

第一章 前世今生

夜晚,漆黑的夜幕笼罩着寂静的城市,如蜘蛛网般纵横交错的街道上,间或还有几处歌红酒绿之所,在夜幕的掩饰下,红毛绿鬼频繁出入其中。

  临街的五楼窗口处,一道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临窗站立,一动不动,犹如夜间幽灵一般,男子的手中拿着最新出产的高倍夜视望远镜,此时他正在盯着对街的夜总会门口,男子的身边赫然放着一把狙击步枪。

  夜,慢慢深了,街道旁的红绿灯也不知幻灭了多少个轮回,而男子的身形却是始终挺立如初,如苍松翠柏般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不知从何时起,这世间突然冒出了一名单兵,没有人知道他是从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他隶属于那方,唯一为世人所了解的就是他专门与一些凶残暴戾之徒为敌,凡是被其盯上的人无一幸免,俱都死于他的幽灵子弹之下。

  他的杀人手法冠绝天下,行走世间五年,至今无人能够超越。

  突然,一阵夜风吹过,扬起了男子额前的一缕发丝,就在这时,男子的瞳孔猛然睁大,一丝毫不掩饰的寒芒陡然自其眼眸中掠过,一股杀机也是在房间中弥漫开来。

  夜总会门前,一个浑身布满刺青戴着金项链的光头男子,在一群混混的簇拥下晃晃悠悠的从门内走了出来,看来今晚他是醉的不轻,不过光头男子周围的混混却是并没有喝醉。

  临窗处,黑衣男子的手中已经换上了狙击步枪,枪口所对准的赫然便是夜总会门前的光头男子,清脆的焦距调动声在寂静的夜幕下轻缓的响起,好似来自地狱的呼唤,又好似九幽的召唤。

  也不知这是第几次了,黑衣男子已经完全记不清了,自从五年前出道以来死在他手上的暴徒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他已经完全记不清楚了。

  男子绝非好杀滥杀之人,也不是什么救世者,只要不触犯他的底线他是绝对不会选择杀人的,今天他之所以在这里狙杀光头男子,是因为光头男子的行为已经触犯了他的底线。

  漆黑的夜空上,没有一颗闪烁的繁星,这夜黑的深沉黑的寂寥,正是月黑风高杀人夜。

  “嘣。”

  轻弱的扳机扣动声传出,一颗无声的幽灵子弹自枪口处激射而出,划过夜空,贯穿了光头男子的头颅。

  在光头男子周围混混的一片紧张动乱声中,楼上的黑衣男子熟练地拆散狙击步枪放入箱中,然后快步走上楼顶,娴熟的将已经放好的氢气球穿戴好,接着跳下高楼,操纵氢气球划过夜空,继而消失在漆黑的夜幕里。

  第二天,报上头条,鲜目的报导着明城黑社会老大光头男子昨晚死于幽灵子弹之下的新闻,看到这一则消息的民众不由得在心中暗自高兴,这世间又少了一个为非作歹的暴徒,当世界黑暗之时总会有人挺身而出。

  丘山,陵园。

  两名男子正在拜祭一名死去的医生,其中一名男子赫然就是昨晚狙杀光头的人,另一名男子就年轻多了,看面貌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过全身上下却是散发着一股精悍的气息。

  碑前,燃着六柱香,放着三盘水果,还有一份今天的晨报(正是报导光头男子死去的那份),香烟缭绕飘渺,犹如死者虚幻不瞑的灵魂在看这尘世间最后一眼,继而消弭于尘。

  男子名为绝天,自幼习武,然后天有不测风云,十五岁那年绝天被检测出患有绝症,父母倾家荡产凑集资金为绝天治病,三个月内,钱花了一大把欠了一屁股的债,可是病却没有治好。

  一次偶然的机会,绝天的父母获知一位医师能够治疗绝天的病症,就带绝天前往医治,最终绝天的病被治好了,可是此时绝天的父母却是累垮了,他们的身体原本就不是很好又为儿子的病操劳三月之久,不久之后便杀手人寰了,临死之前都念着救治绝天的那位医师的好,自此,绝天就将那位医师当成了自己的再生父母。

  可是厄运却没有从此远离而去,医师被匪徒劫作了人质,后来在警匪交战中更是死于暴匪的流弹,得知这一消息的绝天当时就惊呆了暴怒了,三个月后,绝天带着杀害医师的匪徒的人头来到了医师的墓前。

  虽然绝天的病被医师治好了,但是每年他都必须服用医师亲自配制的药物,否则性命堪忧,现在医师死了,绝天手上的药物只够五年之用,也就是说绝天只有五年的生命了,悲愤欲绝的绝天从此走上了一条黑暗执行者的道路。

  从此,世间少了一个阳光少年,多了一个单兵,又由于绝天每每都是在漆黑的暗夜杀人,所以世人又送了他一个外号:暗夜使者又称地狱使者。

  如今五年时间已过,这几天绝天已经发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坏了,想来距离死亡也不远了,不过绝天对此却并没有感到什么遗憾,这一生他已经享受了许多常人所无法享受的东西,

  世间红尘对他已经没有太大的诱惑力了。

  十天后,青野别墅。

  宽敞明亮的别墅内,已经形如枯槁的绝天无力的躺在病床上,他的身边只有一名男子(之前和他一起拜祭医师的男子),整个别墅里空荡寂寥无比,给人一种沉暮的感觉。

  “二弟,我要不行了,所幸如今你已经学会了我所有的本事,有我留下的遗产,你今后的生活是不用发愁了,最近一年里我频繁带你出入各种场所,你的社会经验应该已经丰富了,今后我不在了你要学会照顾自己。”绝天躺在病床上虚弱的说道,如今他在这世间也只有二弟这一个亲人了,也是他临走之前最为放心不下的人。

  “快别说了,大哥,你会好起来的,你会好起来的。”二弟见绝天临死前都念着自己,万分感动流着泪说道。

  “大哥不在了,你要学会照顾自己,要学会独立生活,你是我们家唯一的香火了,我们并不缺钱,切记万事不要强出头。”绝天说道,他的声音更加的虚弱了。

  “我记住了,大哥,我记住了,我一定听你的,一定不会强出头的。”二弟抽泣的说道。

  许久,房间里只回荡着二弟的抽泣声,当他再次抬起头看向绝天的时候,却发现绝天已经死亡了。

  “大哥~!”疯狂的悲戚声响彻了整个别墅,让得上方的空气都是疲倦的哀鸣起来。

  寒冬,冷冽的寒风肆意呼嚎,给人以彻骨的阴寒,飘雪漫天,印成了一幅苍凉的天地画卷。

  鹅毛大雪自苍穹散彻人间,给这片天地增添了一股朦胧的色彩,皑皑白雪覆盖着无垠的大地,为其穿上了一层银装,这一刻天地间消失了一切色彩,只余下雪花的白。

  寒风凛冽,雪花纷飞,天地寂寥。

  拜剑山庄

  茫茫白雪笼罩了这座宽大的庄院,拜剑山庄占地甚广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前面是住宅建筑后面是亭台水榭,在傲剑山庄内的左边还有一处特殊所在:剑池。

  拜剑山庄的主人乃是铸剑世家,而剑池就是庄内师傅们平日里铸剑之所,虽然外面是大雪飘飞,阴寒彻骨,但是剑池内却是热火朝天,炽热难耐,完全就是冰与火的两个极端。

  叮叮叮

  炽热的火炉里,一块块铁片被消融成铁水,继而被师傅们倒入模型中形成剑胚,铸剑师们全身肌肉隆起,散发着一股彪悍的气息,显然都是江湖上的好手,狼头大小的铁锤在铸剑师的手中以一种特有的频率敲击而下,锻炼着他们手中的剑胚,发出了连串的清脆悦耳的叮叮声响。

  剑池内,一个锦衣华服的中年人随意地来回走动着,中年人约莫有三十岁左右,眼中精光闪烁,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一股强者的风采,此人正是傲剑山庄的主人傲胜。

  傲胜每天都会到剑池视察一番,在剑池内查看了一圈之后傲胜就不再在此停留,因为这并不是他每天都会来剑池的主要原因,他每天必来剑池是因为这里有着一把绝世宝剑,堪称天下宝剑之最,虽然现如今它还没有彻底的铸造完成。

  剑池深处,傲胜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下一件隔热羽衣穿在身上,接着推开石门进入了剑池内部,刚一进入就有一股滚热的气浪扑面而来,比之外面还要炎热上数倍,而这也仅仅只是才刚刚进入而已。

  顺着阶梯而下,随着傲胜的不断深入他所承受的气浪也是越发的灼热,最后不得不运功抵御,终于傲胜到了终点,这是个三十余丈方圆的洞腹,中央架着一个火炉,火炉无薪却自燃,竟是取的地心火。

  炉上铸炼着一把剑,此剑乃是百年前傲家先祖应朋友聂英所邀而铸,取矿石寒铁与天外陨石,历经百年方才逐渐成形。

  这里除了傲胜之外还有两人,铸剑师锺眉(二十多岁的青年,由于其父早死故而接替其父继续为傲家铸剑,虽然年轻但却已尽得其父真传,乃是当世铸剑名家。)与剑奴(五十多岁的老人,身上散发的气息比之傲胜还要强大,不过这年纪想来也守护不了神剑几年了,当神剑真正出世的时候,届时守护神剑的当是下一任剑奴。

  “家主。”见傲胜到来,锺眉点头道,剑奴却仍是如先前一般闭目盘坐。

  “锺眉,今天铸剑顺利吗?”傲胜问道,每次来这里他都会这样问上一句,这把剑耗费了傲家百年心血,数代人为之忙碌一生,由不得他不紧张。

  “放心吧家主,一切顺利,这几天我顺便算了一下时间,按照如今的进度再有二十年当能铸成此剑。”锺眉说道。

  “什么,再过二十年就能铸成了,锺眉,你确定没有算错??”虽然对锺眉的铸剑技艺确信不疑,但是傲胜还是想再确定一遍。

  “没算错,二十年。”锺眉点头笑着说道,他完全能够理解傲胜此时的心情。

  “太好了,这把历经百年铸炼的神兵终于要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中完成了,希望先祖保佑这二十年里不要出现差错。”傲胜的神情异常的激动,声音中充满了喜意。

  火炉中,地心火熊熊燃烧,炽热的高温就犹如傲胜锺眉两人激动地心情,就连一项处世淡然的剑奴老人都是罕见的睁开了他那紧闭了不知多久的双眸,精光闪烁,想来应该也在为锺眉的话激动着。

  “锺眉,我走了,这里你好生看着。”傲胜对锺眉说道。

  “放心吧家主,有我在不会出事的。”锺眉说道。

  在傲胜走后,此处再次恢复了原先的平静,剑奴老人继续闭目盘坐,锺眉静静的看着炉火,洞腹中,寂静如死,只余地火熊熊燃烧,维持着一点声色。

  “家主,夫人,夫人。。。”傲胜刚出剑池,一个十几岁的家奴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铁彪,快说,夫人她怎么了?”傲胜立即焦急的问道,傲胜对他夫人可是非常疼爱的,平日里呵护有加,一丁点的粗活重活都不会让她做。

  “夫人要生产了。”铁彪缓过气来说道。

  “什么?!”傲胜震惊的说了一句,就慌忙焦急的充入了漫天大雪之中,向着产房奔去,为了尽早赶到更是使出了轻功。

  一路上,傲剑向着产房直奔而去,经过了数座高大的建筑,这些建筑的墙面上尽皆雕刻着火麒麟壁画,壁画有些残旧,想来已经雕刻了许久了。

  “明梅,夫人他怎么样了?”刚一到产房外,傲胜就对掀帘出来的明梅问道,听着产房内自己夫人痛苦的叫唤声傲胜急啊,想必有过相同经历的同志们都能理解这是怎样的一种煎熬。

  “老爷,不用担心,产婆说夫人一切都好。”见到傲胜明梅一震,说道,接着将手上盆中的水倒掉,道:“老爷,我进去了。”

  “你去吧,现在一切都已夫人为主,夫人要紧,不用理我。”傲胜当即说道。

  产房内,女人痛苦的尖叫声仍在持续着,落入傲胜的耳中让得他一颗心焦虑不已,在房门外不断地来回走动着,一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来回搓动着。

  大雪飘飞,硕大的雪花漫天洒下,很快就染白了傲胜的头发,来回走动中的傲胜不时地因为内心的焦虑而散逸出强大的气势,激得满身的落雪飘散开来,以傲胜的修为原本落雪是近不了他的身的,可是现在他的夫人在房内产子他又怎么会还有心思去运功御雪呢。

  “哇。”随着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傲胜的孩子出生了。

  “生了,生了。。。”听到婴儿的叫声后,傲胜在房外激动地满脸通红,长袍都因无意中散逸出来的气劲舞动了起来。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夫人为您生了个小公子。”不久产婆掀帘出来对傲胜贺喜道。

  “我夫人如何了?”傲胜焦急的问道。

  “老爷放心,夫人一切安好。”产婆说道。

  “如此最好,如此最好,产婆,我现在能进去了吗?”傲胜接着问道,满脸的喜色。

  “可以,当然可以。”产婆连说道。

  “明梅,取一百两银子给产婆。”一边进房,傲胜一边对明梅吩咐道,只余下产婆在那千恩万谢的跟着明梅去银子去了。

  傲胜一进产房就看见了自己夫人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不过满脸充溢着慈爱的笑意,在她的身旁有着一个婴儿,见傲胜进来美丽的妇人无力地冲他笑了笑。

  “莹儿,你辛苦了。”傲胜进房后见夫人蓝莹苍白的脸色,连忙为她输送真气。

  经过傲剑输送了真气,蓝莹的脸色总算有了一丝红润。

  “胜哥,我们的孩子终于出世了,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蓝莹对傲剑笑着说道。

  “是啊,这是我们的孩子。”初为人父的傲胜一脸傻笑着趴在床边看着自已的儿子。

  “胜哥,你为我们的孩子起好名字了吗?”蓝莹问道。

  “我们拜剑山庄花费百年时间铸炼绝世好剑,我为我们的儿子取名为绝,傲绝,我们的儿子就叫傲绝,小傲绝,以后你就叫傲绝喽,你说你爹给你起的名字好不好啊。”傲胜继续看着傲绝说道。

  对于傲胜蓝莹夫妻俩的喜悦好像有着什么不甚了解的地方,绝天的眼中充满了无数个问号,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变成了一个婴儿,自己不是死了吗,难道重生了?

  等级划分:三流,二流,一流,天剑,帝剑,神境。。。。

    1. 玄幻小说

      武为王道,我必成圣。一个深藏不露的少年开始了一段强者之路,他的一个小小眼神,都会让世界开始颤抖!

    1. 奇幻小说

      纷乱的江湖,五圣独霸;迷离的武林,天机重现。世代传言,天机经书得其一者实力便可比肩五圣,得其二者独步武林,得其三者,堪破天机,飞升异界。少年秦流云,踏武林,闯江湖,胸怀天下志,手握大杀器,路遇不平事?且看他如何一剑挑之。

    1. 古代言情

      温媛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会穿越,还是赤条条的掉在了一个大帅哥的怀里,这人丢的不是点把点的!破旧的房屋,补丁摞补丁的衣服,黑乎乎的吃食,一屋子老老小小!这是什么样的日子啊?没关系!既然是现代的人,总不能被这些事情给吓跑了,日子还得过,看她是怎么靠着自己的双手来改变人生!

    1. 豪门总裁

      霍幻儿从小“寄人篱下”,自有一套生存之道,唯独面对腹黑狡黠的汪胤铭,几场激战下来,她深切领悟—— 近可生,生生不息! “老婆我们再生一个。”某男谄媚一笑。 霍梦幻儿恨不得给他一个二踢脚送他上月球,老大刚满周岁,二胎就提上日程? 远即死! 她葬在他床上,而他手下那一大票的兄弟就葬在岗位上。 “老婆,我就喜欢和你玩猫捉老鼠,这样更有情调。” 多年后霍幻儿才明白,在汪胤铭的手中,她逃也是死,坐等亦是死,死在他无限宠溺的霸道温柔里。 于是,若干年后,她的墓碑上刻着她的死因。 “被宠死!”

    精品推荐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