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仙侠››御龙剑

御龙剑 星驰飞扬 -著

主角:傅宝斋
威德武术学院,是上海一所有名的以传授中华武术为主的学院。学院建于上个世纪初,将近百年历史。
字数:76 万字状态:连载中时间:2020-01-06 09:29:5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1.搜索关注「sxstcg」公众号
2.回复书名:御龙剑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猜你喜欢

威德武术学院,是上海一所有名的以传授中华武术为主的学院。学院建于上个世纪初,将近百年历史。

精彩试读

第一章 身世之谜

公元2010年,上海。

  威德武术学院,是上海一所有名的以传授中华武术为主的学院。学院建于上个世纪初,将近百年历史。

  现任院长冯百德,在建国初,代表中国参加世界武术大赛,获得冠军,当时冯百德年方二十。

  在过去的几十年了,冯百德曾经担任过中国武术协会会长;北京振国武术学院院长等职位。于八十年代辞去各种职位,退隐归园。

  时隔二十多年后,眼看中华武术即将没落于喧嚣繁华、人人争名逐利时代,冯百德终于忍不住重出江湖。于前年升任威德的院长。

  一年多以来,冯院长施政得力,将威德搞得有声有色。原本名声响亮的威德,在冯院长的领导下,更具知名度,就连海外也有不少知名人士前来参观拜访,更有不少同行前来领教威德圣名。

  学院的大股东是一位武术界有名女前辈,她是也曾是中国武术女子冠军。其丈夫早逝,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儿女,儿子在1988年一场特大台风中失踪。唯独留给老人一个婴儿,也就是老人的孙子。那婴儿如今已长大成人,名叫傅宝斋,自十岁开始就在威德跟武学大德习武。

  这天,傅宝斋和师兄弟们在练功房学习太极心法。传授心法的师傅是一个四十多岁中年男子,名叫戴从文。这个戴师傅中等身材,有些清瘦,但是精神奕奕,目光彤彤有神,眉心微微发红,显然内功非凡。

  这太极功夫意境极其高深,心法深奥,没有一点哲学慧根,实在难窥其妙义。往日里,傅宝斋和师兄弟们只不过是练习太极功夫的招式,晚上就背诵心法,将其熟记,但不得师傅允许,万不可私自按着心法修习,否则走火入魔,其后果自负。

  今日能在练功房里跟着戴师傅一起修习太极心法的,都是经过师傅亲自考核,通过之后方有资格一试。所以此时除了傅宝斋外,同其一起练功的师兄弟也不过三两个人。几个人围着在练功房里盘腿而坐,个个意守玄关,调匀内息。只听那戴从文道:“现在大家开始练习第一关,眼观鼻,鼻观心......”傅宝斋等人依着师傅的指导,慢慢地全身心投入功法之中。

  练功结束之后,傅宝斋和那几个师兄弟决定一起去KTV狂欢一番。傅宝斋是富家子弟,他奶奶在他二十岁生日那天送了一辆宝马给他。如今要和师兄弟们去唱K,自然都坐他的车一起了。途中少不了聊一些有的没的。

  坐在前座的那个高个子说:“喂!宝斋,你今年都二十三了,怎么也不见你交个女朋友啊,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说完,笑嘻嘻盯着傅宝斋。

  傅宝斋答道:“算了吧!老陈,还是留给你自个儿罢。”说罢径自专心开他的车。原来这高个子姓陈,单名一个光字,私底下还有人叫他做早晨的阳光。他是傅宝斋从小玩到大的死党,看不惯好友一直以来都单身,所以说要介绍女友给他。哪知傅宝斋却不领他情。

  “我看他是想当一辈子的光棍了,你跟他相识二十多年,也没见他对哪个女孩比较特别过。”坐在后座右边的那个男孩也加上来调侃傅宝斋一番。这男孩比傅宝斋和陈光要小上几岁,完全一个大男孩模样,整天笑容满面,待人甚是亲密。这男孩叫李圣仁,也是从小就在威德学武的,因为天资通敏,所以早早就超越了同龄的师兄弟,加入到傅宝斋他们这个行列来了。起初傅宝斋他们还怕他跟不上步伐呢,后来经过切磋,也得佩服他的天赋。

  “你们知不知道他的名字为什么叫宝斋啊?”坐在李圣仁旁边的是个女子,是傅宝斋的表妹,叫傅若兰,是傅宝斋唯一一个姑姑的私生女,跟母姓,在傅家里她可是一个公主,个个都把她捧在手心上。这时听师兄们提到表哥交女友的话题上,也忍不住发言了。

  陈光等人听得傅若兰这样问,都不知这与交女友有什么关系,都想知道其中的缘由。其中最八卦的就算李圣仁了,忙问为什么。

  “这名字是我奶奶给取的,说我表哥命里犯桃花,要戒女色,所以名字里有一个斋字,就是要提醒他不要在花怂里栽跟斗。所以一直以来我奶奶都管着他呢,说不够二十五岁是不让他交女友的,他哪有机会认识女友啊?”

  此时傅宝斋正认真开着车,听表妹如此说,也不驳口,因为他知道,奶奶管着自己是事实。

  “真想不到,原来幕后是你奶奶在作怪!难道你就真的被你奶奶治的服服帖帖吗?”李圣仁怪叫起来。

  “我不是被治的服服帖帖,而是我是个乖孙子,听奶奶的话。再说了,我不是不想交女友,是没有遇到喜欢的而已。”傅宝斋终于忍不住申辩了起来。

  那陈光听他如此说,便道:“所以我说,要给你介绍一个啊,只要你喜欢,我的人缘很广的!”

  “真服了你们了,随便你们怎么说好了。”傅宝斋算服了陈光他们了,也不理会他们说些什么,只径自哼着歌曲,心想这几天练功练得有点发闷了,一会儿一定要好好的唱个够,然后回家洗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真是快乐似神仙啊!

  陈光他们见傅宝斋不理不睬的,也就不再说了,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他们订好的KTV那里了。其中一番高兴自是不用说了......

  晚上,傅家客厅。

  傅老太太正和女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两个宝贝孙回来,只听那保姆李大婶说道:“老太太,少爷和小姐回来了。”

  “他们还知道回来啊?整天不见人影的,放了学也不知道早点回家,真是让人操心啊!”傅老太太的女儿忍不住要数落一番,老太太这女儿叫傅亭芳,平时家里话最多就是她了,这时见侄儿和女儿这么晚了才回来,自然满口唠叨了。只听她继续说道:“这若兰真是的,一个女孩子家,当初就不应该送她去习武,女孩子家舞刀弄枪的成何体统啊!啊呀,真是没法子管了!”

  “你就少说两句吧,不是已经回来了嘛,更何况是跟他表哥一起的,能有什么事啊?”傅老太太见女儿唠叨个不休,有些不耐烦了。

  不一会,傅宝斋把车停好,和表妹一起走进了客厅,见奶奶和姑姑正坐在客厅里等着他们回来。

  “你们两个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12点都已经过了才回来,真让人担心啊!”傅亭芳一见他们进门,便又数落起来。

  “我们只是跟师兄弟们聚聚嘛!何必担心呢,这么晚了你们都不困吗?还不睡。”傅宝斋听姑姑如此说,只好解释了两句。

  “不就是担心你们睡不着觉嘛,我们是怕你们的头痛症发作啊!”傅老太太见他们平安回来整个心放了下来。道:“晚了,大家各自回房睡觉吧”说吧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其余人也都各自回了房。

  傅宝斋回到自己房中,到浴室里洗了澡,冲走了一整天的疲劳。洗完澡,傅宝斋来到书桌前坐下,想起今天在练功房练功的情形来,心想这太极功夫当真高深,要不是自己多年来的努力,今天也不会有这样的成就。想着想着,目光不觉落在桌子上了相册上。这时傅宝斋收藏了包括他全家人的照片,还有一些和朋友的合影,以及在威德学院里照的一些日常习武的照片。

  这时看到相册,便想翻开来看看,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看了。翻着翻着,思绪随着照片的人物情景,当时的记忆一幕一幕的略过脑海。再翻翻,看到一张泛黄的照片上,这张照片里的人是一个年轻的男子手里抱着一个婴儿,那婴儿约莫一周岁,正好奇的看着前方。

  原来这张照片是傅宝斋和他的父亲的合影。这是唯一一张他和父亲的合影。看着这张照片,父亲好像就在自己的面前,但是事实父亲现在不知在何方,或许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傅宝斋儿时的记忆很模糊,基本上已经不记得和爸爸一起的时候的那些事儿了,不禁觉得有点难过,心想现在要是爸爸在的话该多好啊!

  奶奶曾经跟他说过当年发生的事。1986年,他父亲傅汝辛不明不白的失踪了整整一年有余,当时傅老太太不知为此流了多少眼泪。1987年傅汝辛突然回来了,回来时手上还抱着一名刚满月的婴儿,那便是现在的傅宝斋了。傅老太太见儿子平安归来,很是欢喜。见儿子抱着一个婴儿,觉得奇怪,问这是谁家的孩子。傅汝辛说是自己跟别人生的,但又死活不肯说孩子的母亲是谁。

  这样过了一年,1988年夏天某日,天文台发布消息,称次日有特大台风登陆上海。这天晚上,便已开始雷雨交加,刮起了大风。天即将亮的时候,台风已经登陆,傅家屋里一片漆黑。屋外狂风骤雨,电闪雷鸣,不时听见有树木被风吹倒的声音。

  等到天亮时,台风吹得更疯狂了。傅老太太睡在床上,突然被一声雷鸣惊醒,看看天已经亮了,就起床穿衣。因为担心儿子和孙子,也没洗漱就出来了。岂知走到客厅,只听得儿子房间不断地传出婴儿的啼哭声,忙跑进儿子房间看个究竟。

  一进房,只见孙子在摇篮里哭个不休,房里哪有儿子的踪影。傅老太太忙抱起孙子,自是呵护备至。待得孙子安静下来,才发觉儿子在桌子上留了一封书信......

  此时傅宝斋思绪万千,每想到父亲失踪之事和生母之谜,心情总是久久不能平复。突然感觉头开始疼痛起来,这头痛的症状已经半年没发作了。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头痛已经成了习惯,所以傅宝斋也不理会,径自睡觉去了。

    1. 玄幻小说

      一年前,为家族碎掉武魂的叶云,却受尽族人羞辱和白眼,连苟延残喘的资格都没有! 一年后,死不认命的叶云,用一往无前的勇气和斗志强势翻盘,将整个世界踩在脚下! “不管是圣级武魂,还是神级武魂,只要跟我战上一场,就都是我的武魂!”——叶云

    1. 奇幻小说

      他本凌天,九州至尊,被心腹所害,重生为婿,受人欺凌,本以为复仇无望,却因一面神秘古镜再次崛起。 杀异族,踏天骄,弑龙帝,降女皇! 他剑指苍穹,眼中喷出无尽怒火:“若有一日剑在手,斩尽天下负心狗,若有一日虎归山,定将龙血染青天!”

    1. 古代言情

      她看似痴傻,却遇神杀神,遇佛弑佛,扮猪吃老虎!除了狠毒嫡母,宰了蛇蝎嫡姐,吓傻了无情父亲,气死了腹黑皇帝。 终于可以逍遥离开,后面却跟了一堆痴情美男,这么多尾巴,怎么甩掉啊!

    1. 豪门总裁

      “离婚?悲伤吗?难过吗?”“没有吧........”洛小兮可没有这样的感觉,有的只是“自由”,一个从那过来没有见过的丈夫要来有什么用呢?“洛小兮请不要这么花痴好吗?”“花痴?我才没有呢?”“对你不需要花痴,只要吃掉就好.......” 苏季轩每次都是本想逗逗洛小兮,但是往往到了最后都是无奈的接受着洛小兮的反调戏........

    精品推荐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