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灵异言情››嫁给血族王子

嫁给血族王子 520小说网 -著

主角:
保姆?暖床?还兼私人助理?好吧,为了还债,我忍!可是那个口口声声说要保护自己的王子,竟然是个吸血鬼……吸血王子发出爱的邀请,接受还是该拒绝?!
字数:75 万字状态:连载中时间:2020-04-07 19:11:41
微信阅读
放入书架

1.搜索关注「sxstcg」公众号
2.回复书名:嫁给血族王子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猜你喜欢

保姆?暖床?还兼私人助理?好吧,为了还债,我忍!可是那个口口声声说要保护自己的王子,竟然是个吸血鬼……吸血王子发出爱的邀请,接受还是该拒绝?!

精彩试读

嗯~你没发现人家今天有什么不一样吗?”

“有什么不一样,一样的美。”

“咯咯咯,你再仔细看看嘛~”声音越来越轻,都像是低喃了,暧昧的气氛撩动着我的心,我忍不住慢慢再向上登了几级楼梯,终于能看清他们,可恶!真可恶!

那女人的手都勾到他脖子上了!整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而他完全享受地整个人陷在沙发里。

“云云,好了,我还有事要忙,别闹了好吗?”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手却一点都没松开的意思。

“嗯唔,人家想你嘛,人家每天做事都没心思了,满脑子都是你……”不要脸,怎么能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居然这么恬不知耻地投怀送抱,竟然还想亲他。

眼看那鲜红的猪唇就要贴上夏魏的嘴了,我一激动,头一下撞到了扶拦上,不小心发出响声。

吓得我赶紧缩下头,急忙往楼下退。

“筠筠?”夏魏追到楼梯口向下张望,我躲在楼梯下,不敢出声。

“阿夏,怎么了?”那个嗲女人又开始发嗲了。

“楼下好像有人,我下去看一下。”说完,就听到楼梯上传下脚步声,“咚咚咚”就从我头顶响过,天啊,他下来干什么?现在怎么办?继续躲着也不是,出来也不是,左右为难的我只好继续缩在楼梯拐角里,不敢出去。

从楼梯缝看到他到门外张望了一下,那个女人也下楼来了,哼,裙子这么短,小心冻死你!

你个花心大萝卜!越想越气!气死我了。

“哪有人啊?”那女人敢情是不发嗲就不会说话了,真刺耳!

“好了,云云,我今天真的还有事,改天我再约你,好不好?”他搂着她的肩,安抚着轻推向门口。总算舍得送美人了?哼!

“唔~人家不要走嘛,我可以陪你啊,我答应你,绝不吵你!”那女人居然还想赖着不走。

“你在我旁边,叫我如何能专心做事?”他亲密地捏捏她的脸蛋,暧昧地笑着说。

“呵,坏死了。”那女人娇笑轻捶他。

“宝贝,今天先回去,我保证明天一定给你打电话。”

“一定哦,不然人家会睡不着的。”那女人满意的在他脸上印上一个红唇,才娇媚地离开了。

他没有立即上楼去,却转到前台,不知道在干什么,他抬头看了看钟,又瞧了瞧门外?

他却掏出手机,拨弄着……

突然一阵熟悉的音乐铃声就在耳边响起,怎么这么熟悉,还这么近?

他简直太奸诈了!

“你怎么在这?”看着他诧异地整个人立在我眼前,我知道我躲不了了。

我尴尬地挤出一个笑容,“嗨!”

他定了好一会儿,突然低笑起来,渐渐由低沉转变为爆笑,他不可自抑地在我面前大笑起来。

我狠狠地瞪着他,还好意思笑,恼羞成怒的我郁闷地走出楼梯角,我绝对不会轻易原谅他的!

早知道是这样,我真不该来!哼,让你放心的左搂右抱!我瞪着他的背,拼命做着鬼脸。

他在抛弃我们的过去,他在开始他的新甜蜜,他在跟别人卿卿我我!他怎么可以如此待我!怎么可以!

心里的悲伤如喷泉一样,一股股冒出来,勾起我所有的痛苦回忆。那脸庞在眼前慢慢糊涂,如果我也能学会忘记该多好?

他一把抓住我,用力一扯,我躲避不及,泪流满面地对上他的脸。

他一下子呆住了,看着我的泪眼,他完全没了反应。

“放开我!”我哽咽地挤出三个字。

“你到底要我怎么办?”他狠狠地瞪着我!

“你抱着别的女人,竟然问我想怎么办?”

“筠筠,你别误会,她只是我老板。我们只是工作关系!”夏魏解释。

“老板?老板需要如此亲密吗?”我根本不相信这样的解释。

“筠筠,你觉得你有立场指责我吗?”夏魏眼色深沉,“筠筠,你能马上辞职吗?”

对于夏魏抛过来的一个个问题,我竟然无言以对。

他开车送我回家。

车子缓缓停在院子外面,他扶着方向盘,转头望着我,“我送你上去。”

我轻轻摇头,“不用了。”

想着就要和他说再见,心里隐隐不舍,狠狠定定神,故作轻松地微微一笑,扭过头就要打开车门下车。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以后……”脑后传来他清冷的声音,完全不似刚才的温暖。

我转过身,直视他的眼,“以后……”

他别过脸,直视着车窗外,“也许……”

他已经打开了车门,下了车,绕到我这边,拉开车门,伸手扶我下车。“早点休息。”

我反应迟钝地,慢慢转身向院子里走去。

身后,发动机启动的声音,慢慢远去。

我停下脚步,忍不住转过身,望着那绝尘而去的车影,心中一种不安莫名地拉扯,为什么总感觉他忽冷忽热,会不会是自己太敏感了,我努力甩甩头,不要再想了。

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吧,接下来的几天,他每天都会像现在这样不经意地出现在我眼前。

他旁若无人地抓住我手臂,顺势一带,揽我入怀,“休息一下,跟我去吃饭。”

望着后视镜中,认真开车的他,我竟然有些恍惚了。

想起刚才他突然抓住我的手臂,那略微加重的力道,让我感觉他身上散发一阵强烈的大男人主义。

以前的夏魏肯定不会这样对我,他总是很温柔的呵护我,是怕我受一丁点委屈,总是由着我的任性,让我在他的温柔中妥协。

可是,刚才他拖着我的时候,我居然有点吓到了,略微有些粗鲁,却隐约带着坚持,仿佛由不得我的拒绝,只能乖乖地跟着他走。

夏魏带我去的地方是有名的酒店,位于商圈正中,价钱高的惊人。

一顿饭能吃掉我一周的工资。

这样的夏魏,让我有点无所适从,慌乱紧张。

“我们换一家吧。”

“这里不好吗?我有钱了,只要你开心,我们可以每天都住在这里……”

他低喃着,火热的唇慢慢贴近,抚过的我嘴角,麻酥的感觉犹如触电一般击中我,我慌乱地想向后逃,可是,他的手仿佛钳子一般,紧搂住我的脖子,把我定在他面前。

如蝴蝶般的密触印在我嘴角,唇边,慢慢压住薄唇,紧迫的酒气充斥着我的鼻腔,冲上我的脑门,更加重我的晕眩。可是,我却无路可逃,我双手用力推搡着他,可是,他却越压越紧,把我整个锁在墙壁上。

“不要。”我努力躲开脸,可是,他的唇像是会感应一般,在脸上温热搜寻,总是能堵上我的唇。

越来越粗重的喘息,越来越密深的吻,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胸腔也像被他抽干了似的,紧紧地抽着无法呼吸。

我猛然地醒来,使出浑身的劲用力地推开他,大喊一声“夏魏。”

这声大叫终于把他惊醒了,他揉搓着撞到的头,依旧带着迷茫的看着我。

我涨红着脸,生气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大步向前走去。

我愤怒地向前急步走去,被他吓坏的心脏还在剧烈地跳动着。

走了好一会,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心里更是狠得咬牙切齿,可恨的夏魏,他把我当什么人了?可恨,可恶!

突然一辆车急驶到我身前,挡在此前面。哼,看到那车,我头也没抬,绕过继续向前走。

“沈问筠。”我不理会。

“沈问筠,你给我站住。”他跳下车,快步窜到我身边,一把抓住我的手。

我气极了,用力想甩开他的手,可是,他却丝毫没放松,紧紧钳着我的手。

“听我说,听我说!”他不得不用吼地。

我冷冷地瞪着他,看他怎么说!

“筠筠,”他突然用力一抱,搂我入怀,把头深深埋入我劲间,我反射般想要推开他。可是,那紧紧的拥抱却不留一丝空隙。

“夏魏,你马上给我……”我大喊着要他放手。

他却低声地嘘一声,“就让我抱一会,一会就好。”突然低弱的声音,和蹭在劲间的脸,我顿时不知所措。

我的手抬在他肩上,犹豫着该不该用力推开他。不再用强的他,此刻却像个孩子般,紧紧地依偎在我怀里。最终我还是没有推开他。

我就这样被他紧紧地抱着一动不动,站在路边三分钟!

夏魏有点愣了,好半天才挤出一句:“你没发现吗?”

“什么?”我不明白。

夏魏的嘴唇蠕动了几下,而后声若蚊蝇地来了一句:“元风看你的眼神一直都不对劲,你向来敏感的,怎么都没发现?”

“你想说什么?”

“他最近一直和你在一起吧?你难道不觉得他是在故意接近你吗?”

“”夏魏意有所指的几句话,听得我心头一阵抽搐,一时间却又找不出话来应对。

“你被他胁迫了?”夏魏突然恍然大悟,“他用钱的事来威胁你了?你不会因为还不上债,就、就”

“你在胡说什么!”我彻底恼了,夏魏居然会做出这种猜想,我根本等等,根本什么?我的心有些发凉,寒得我忍不住全身哆嗦。

见我的脸一阵白过一阵,夏魏不禁担心起来。“筠筠”

“我不会让他欺负你!”夏魏以为自己说中了事实,难过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你等等!”我还是揪住了夏魏的衣服,不过这次不是为了拦他。“你以为我会为了还钱把自己给卖了?”

“”

“好,我们现在就去找元风说清楚。让你看清楚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买卖!”我本不想跟着夏魏一起冒傻气,可是,我不愿意夏魏对他有任何误会,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产生误会。

听我这么一说,夏魏感觉松了一口气。他想解释自己不是要证明我做过什么,只是不想看筠筠吃亏。

我真的乱了!

    1. 玄幻小说

      武为王道,我必成圣。一个深藏不露的少年开始了一段强者之路,他的一个小小眼神,都会让世界开始颤抖!

    1. 奇幻小说

      他曾人人可欺,无人能护之周全,尊严被践踏,父母被灭杀!如今,战神归来,无人能敌,驰骋天下、凌绝九天!只因芸芸众生之中回眸一笑,这一世,我定护你周全!要看峰,便搬山!要看海,便破浪!定叫这天下,无人敢欺!

    1.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要开医馆!“ 宇文胤:”准了!“ ”王爷,王妃要晋城的大院。“ 宇文胤:”买了!“ ”王爷,王妃说要和离!“ 宇文胤:”想都别想!“

    1. 豪门总裁

      为了保住妈妈的骨灰,沈惜宁代替妹妹嫁入苏家。 她第一次见到矜贵冷雅,冷漠无情的他。 为了报仇,他不停的折磨她。 可是—— 别人骂她结巴,他说要割了别人舌头。 她月事腹痛,他推掉工作用手给她暖肚。 她胆小如鼠,他永远都挡在她前面。 妹妹回来,她只能收好沦陷的心,偷偷离开。 谁料,他从身后将她紧紧纳入怀中。 “我允许你走了吗?小结巴。”

    精品推荐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