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奇幻››侠影剑仙

侠影剑仙 不想起名字 -著

主角:奇天云 林雪
九州之中,众国林立,传闻流星降落,陨石带剑,强者如云,有逆天之能,夺造化,冲九天! 孤寂百年,剑寻传人,天命之变,唯有一人,逆天改命。
字数:143 万字状态:连载中时间:2020-08-19 09:22:21
微信阅读
放入书架

1.搜索关注「sxstcg」公众号
2.回复书名:侠影剑仙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猜你喜欢

九州之中,众国林立,传闻流星降落,陨石带剑,强者如云,有逆天之能,夺造化,冲九天! 孤寂百年,剑寻传人,天命之变,唯有一人,逆天改命。

精彩试读

走了多时,终于走到了山路的尽头。一直往下还能眺望山下的正郁郁葱葱地生长的禾苗,总算看到新生命了,身上的疲劳顿时一扫而空。

他一口气狂奔,在田野间不停地跳跃,不停地大叫,和着他的叫声的还有蛙鸣声和微风吹动树叶时的“哗哗”声。

从田野跑出几里路就上了大马路,往来的大多是农夫和农妇,他们手里拿着簸箕,肩上扛着锄头,一副忙碌的样子。

这个并不算小的村庄里居然有不少的饭庄和酒家,当然也少不了露天搭建的形式,有很多人喜欢在擎起一片阴凉的篷子底下享受吃喝和说闲话的乐趣。

奇天云在一个面摊拣个位置坐下,要了一大碗面大口地吃着。

正吃得痛快时,他一歪头瞧见旁边一桌坐着两个年轻人,一个在埋头吃饭,一个手里端着一碗水慢悠悠地喝着,边喝还看似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四周的人,四周的环境。

此人长得仪表堂堂,颇为英俊,只是脸蛋过于白皙,微微透出些红润,就他阅历所知,无论哪户富贵人家也培养不出那等小白脸,而且那双刚毅的眼中还现出阴柔之色,看来是女子无疑了。

奇天云轻轻摇头道:“她若是男人,一定会迷倒很多姑娘!”那声音小如雏鸡发出的平生第一声,在嘈杂声中,几不可闻,可那人却立刻调转目光望向他。

奇天云吓了一跳,心想一定是遇到高手了,赶忙低头继续吃面,而那渐渐传来的脚步声,害得他更加紧张,于是吃面的动作骤然加快了许多,嘴里塞满了面条,忽然肩上被一只手掌搭住了,他嘴上的动作便停住了。

“兄台,本公子想跟你做个朋友,怎样,赏不赏脸?”她尽量做出粗犷的男声,以证明自己是正宗的男人。

奇天云以最快的速度将嘴里的面条消灭殆尽,然后朝她勾勾手指头,她好奇地低下头,奇天云凑到她耳边小声道:“你明明是女人,干吗要自称公子?”说完又低头吃面。搞得那位“俊后生”愣了一愣,这才怏怏地坐回自己的位置。

不过他才吃两口,就有点后悔了,当着一个女人的面前直接说她是女扮男装,那不等于是揭人老短吗,这应该也是武林大忌之一吧?但他已管不了这许多了,就算要发生什么耸人听闻的惨案,也得等他吃饱了再说。

面条吃到一半时,听到有一桌人在热烈地谈论着。

“哎!听说了吗?那位天下闻名的女捕头于彩瑶,最近居然跟武林第二大魔头漂游子打个平手呢!”

“早听说了,真是了不起!这几年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武林高手挑战过他了,可就是没听说谁跟他打个平手,有一些人还挂彩了呢!”

“嗯,确实厉害!年纪轻轻,就有这般高强的修为,真是难得!”

“可是这样的话,难保不会有些人不服气地要挑战她。”

“这倒是,若能跟她打个平手,也足以扬名立万了。”

“如此说来,那个女捕头可有得忙了,但愿那些人不是趁机想连她也一并娶过去就万事大吉了。”

“咳!就算想娶也得先称称自己有几斤分量呀,以她如今的名头至少也得做过四品以上的官,要不就是武艺超群且名气不弱之辈,那才够格!”

“嗯,说的是。”

于彩瑶?不就是那个写战书给漂游子的人吗?奇天云没有亲眼看到那场决斗,也不知他们说的是否有虚假的成分,不过他倒是瞥见那个英俊的女人听到他们的说话时,脸上既有几分得意,又有几分不快,她对与他同桌的人小声说了点什么,他点点头便离席而去,顺便从桌子底下拿走一柄长剑,还有一柄乌鞘的搁在她脚边。

奇天云在这个村庄的街上闲逛时,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然而每次回头都发现不了什么。不过在他经过一个人潮涌涌的水果摊,再往前走出一段路时,一回头,终于在人群中找到了那个倩影。

她跟着我干什么?难不成她真想报复我?不会那么心胸狭窄吧?

他胡思乱想了一通,仍然是不得要领,只好一直走下去,看她想干什么。

逛了老半天,总算走到了街道的尽头,他抬头瞧了一眼头顶的树荫,刚好正午,太阳又毒辣了许多。干脆不再前行,靠在树荫底下闭目养神。

这当儿,跟在后面的人终于现身了,她走到他身旁时站着不动。

奇天云也懒得搭理她,不一会儿,居然鼾声阵阵。

“哼!别装了!拈花公子什么时候也学会装蒜了?”她冷哼了一声道。

奇天云继续兴致勃勃地打鼾,声音也大了一些。

“哼!还装!你这采花淫贼干尽坏事,本捕头今次就是来拿你归案,你休想再逃脱枉法制裁!”她的声音大了一倍。

奇天云翻了个身,躺倒在地上,那呼噜声极尽夸张之能事,集各种特点于一身,兼收并蓄。

“喂!听到没有!给我起来!”她大喊道。

“嗯,吵死人了。”他咕哝一声,又翻了个身。

“叫你装!”她握住剑鞘用力朝他刺过去。

奇天云打了几个滚,翻身站起,摸了摸险些被刺中的肚子,无奈地瞪着她道:“我又不认识你,你凶什么?”

“哼!你不认识我?刚刚那么多人都没看出我的装扮,而你却瞧出来了。我知道,每次有衙门的人来抓你,你都能事先知道,然后就在一旁看别人焦急地寻访的模样,而且听说你的异容术天下无双,所以从没人见过你一次后,下一次还能认出你来,可你这次终于露出破绽了!哼!竟敢在天下驰名的女捕头面前说那等村言浪语!告诉你!今天你死定了!你休想从我手心里溜走,而且我已经叫人去搬救兵了,我看你是插翅难飞了!”她说罢,缓缓抽出了铁剑。

奇天云只觉得很荒谬,以前被人当作是强盗一流,或是杀人狂,而这次却被当作是采花贼,看己的确长得很像坏人吧。不过现在不管怎么想,看来也是没用了,人家都已经认定了,而且等一会儿还会被人当嫌疑犯围捕呢,真是倒霉透顶!

他看了看她一副全神戒备的模样,不由得头痛起来,总该可以做点什么吧,要是真地就这样给他们抓走,那可就真是百口莫辩了,因为从没人见过那个什么拈花公子的真面目,所以他可以长成任何样子都不会被人怀疑。

对视许久,奇天云已没有了想办法逃脱厄运的欲望,他不再看她,转身往前方的河边小径走去。

“喂!站住!今天你休想走!”她大声道。

“你自己有脚,想抓我自己跟过来吧!”奇天云没好气地道。

“你……”她虽然气愤,但最终还是跟在他后面。

沿着河流往上游一直走,可以看到一块绿汪汪的很开阔的草洲,想必是此处村庄放牛的地方,因为是午间,所以才不见骑在牛背上的牧童的身影。

不过走到草洲的尽头时,才发现原来除他们之外,还有一位手拿扇子的翩翩公子在那里赏风景。奇天云本想离开这里,免得到时候一群人动手打架的声音扰乱了人家的好心情。但是他才要转身,那位翩翩公子也回过头来,面带和蔼的笑容,朝他们走来,看起来想和他们打个招呼。

“这位兄台,辛苦你带路了!”他拱手道。

“啊?”奇天云一点也不懂他的意思。

但他并没有解释,而是转头对她朗声道:“天下第一女捕头,于彩瑶!”

“你!”于彩瑶惊讶道“你怎知道?啊!你才是真正的拈花恶贼!”

拈花公子朗笑道:“哈哈……正是在下,亏你还是驰名天下的女捕头,竟然不知道,许多与在下有过肌肤之亲的姑娘都是甘心委身于我,事后还深情款款地等着我再次光顾呢!若非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之人,又怎能有偌大魅力呢?哈哈……”

听他这么一说,奇天云倒真觉得这些条件他确实都具备了。

“哼!天网恢恢!你的死期到了!”于彩瑶怒吼!着挥剑奔了过去。

“于姑娘干嘛这般急呀?再透露一件事给你听吧,那些想抓我的捕快大都离奇失踪,你可知为何?那是因为我将他们抛到了深谷中,或是埋在无人知道的地方。不过对于姑娘你嘛,我可真是不忍心,因为我从来不杀跟我好过的女人。”

奇天云心想这番话若是继续说下去,必会极尽露骨之能事,而于彩瑶一定不会让他这样做,甚至还想独自一人将他抓获,而不管自己到底有几分把握。

于彩瑶确实是存着这样的心思,她的铁剑很快便刺到了他面前,可就在此时,他手中扇子扇了一扇,一股白色粉末飘了过去。

于彩瑶慌忙屏息挥剑后退。却听拈花公子哈哈笑道:“于姑娘,你真是孤陋寡闻,竟然不知道本公子的迷药会被人的毛孔所吸附,除非你能在我挥动扇子之前避开,否则的话……唉!看来是老天注定,于姑娘注定今生要为我尝尽单相思之苦了。哈哈!妙极!”

于彩瑶支持了一会儿,终于感到头晕目眩,四肢乏力,站立不稳,软软地垂倒在地。

拈花公子徐徐地走过去,朝站立一旁的奇天云歉然道:“兄台,刚刚的事很抱歉,居然让你替在下扛了一下罪过,没事的话请离开吧,我们夫妻俩的闺房秘事可是不能为外人所见的。”言罢,不管他作何反应,继续朝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于彩瑶缓缓走去。

老实说,奇天云是不想看到那一幕的发生的,可是自己如若过去阻止的话,说不定会跟她一样除了躺在地上,什么也做不了。

这么看来只能暂时先将他缓住再说了,反正过一会儿,她的同伴会过来,那他就不敢放肆了。正当奇天云挖空心思想要转移他的注意时,远处的山中忽然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隔那么远居然还能听地很清楚。

“哎呀呀,拈花兄,好久不见了!”那声音,奇天云总觉得有些耳熟。

拈花公子愣了一愣,脸上露出不悦之色。

“这些日子,拈花兄不知跑哪儿快活去了,害得小弟找得好苦啊!这位娇滴滴的小娘子就让给在下可好?下次小弟找到好货色一定不会让忘了拈花兄的!”

“哎?那个好像是于彩瑶于大捕头啊?”那边又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这声音更确定了奇天云的猜想。

“哎呀!拈花兄说句话呀!不然的话,我旁边这位朋友可是会克制不住要跟你抢的,到时候,小弟就实在是对不住拈花兄了!”语气中隐含着以多欺寡的意味。

“哼!兄台始终不肯现身一见,看来一现身的话就要起争执了,也罢,在下就再卖一个面子吧,不过下次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言罢,真地就迅疾地离开了。

“波浪兄!”奇天云喊道“云中兄!”不过却没听到一句回应。

“走了?怎么那么快啊?”他刚要去追他们,想起躺在地上的于彩瑶,就停住了脚步,朝她走去,弯下腰正要看看她怎样了,一声咋呼伴随着整齐有力的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地朝这边靠近,她的同伴终于来了。

奇天云只好站开一点,免得他们会拼死也要将他从她身边赶走。

他们一共有十六个人,刚才那个和她一起吃饭的人赶忙跑过来扶起于彩瑶,其余十五个人就将奇天云团团围住,一个个都横眉怒目,恨不得立刻就吃了他。

“于捕头,于捕头!”他摇了摇她的身子,然后在她的鼻子和嘴唇交界的地方狠掐了一下。她喘息一声,悠悠醒来,等清醒之后,她站起来嚷道:“那家伙呢?”

扶着她的青年也站起来道:“他在那儿呢。”说着指向那边。

于彩瑶一眼望去:十五名捕快正围着奇天云。她失望地道:“人已经跑了,不是他。都给我回来!不是他!”那些人都愣了一会儿后,才把剑收进鞘里,悻悻地走过来。他们简短地谈起了当时的情况。

奇天云站在那儿不动,等他们都打算离开此处时,拔步朝波浪子他们发出声音的远山跑去。

众人都走时,那青年却站在那儿出神地望着奇天云远去的身影。

“小邓,怎么了?”于彩瑶走到他身边问道。

“于捕头,虽然那人不是那拈花恶贼,可是我总觉得跟那恶贼总该有点关系,不然的话,怎么他一出现,那恶贼便跟着出现呢?”

于彩瑶皱眉沉思了片刻,也觉得他言之有理,的确,此事实在巧合了,那个拈花公子,到处都找不到他的踪影,为何此人刚一出现便遇到了呢?

“大家先别回去!”她大声道“我们跟着那个人,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现,走!”众人便都施展轻身功夫,不即不离地追踪着没入山中的奇天云。

    1. 玄幻小说

      元神遭夺,少年齐云霄反将夺舍者炼化,洗筋伐髓,从此登入仙门!斗破血狱得法宝,炼尽天下真灵符!看齐云霄如何携美纵横修仙界,将这天下仙魔孽障,统统踩在脚下,如何成为仙宗巨匠,屹立大道巅峰……

    1. 奇幻小说

      他曾人人可欺,无人能护之周全,尊严被践踏,父母被灭杀!如今,战神归来,无人能敌,驰骋天下、凌绝九天!只因芸芸众生之中回眸一笑,这一世,我定护你周全!要看峰,便搬山!要看海,便破浪!定叫这天下,无人敢欺!

    1. 古代言情

      她是祈天国唯一的一位公主,身份尊贵独一无二,十岁之前,一言一行皆被当做祈天国国君教导,十岁以后,双亲相继离世,唯独留下了楚淮南这个大祸害。 她犹记得她爹临咽气前颤颤巍巍的抓住她的手说出总结了半辈子的肺腑之言。 “我儿登基后,有一件事,不得不做。” “楚淮南这个祸害留不得。” 楚淮南势大,公主年幼他就自称摄政王,还臭不要脸的搞出一张有婚约的圣旨昭告天下。 于是十岁以后的昭一言一行便不被当做国君教导, 而是当做,摄政王的童养媳。 昭禾不干,于是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直接魂穿逃了。

    1. 豪门总裁

      一场奉子成婚协议,将两看相厌的他们强行绑在一起。他对她警告道:“未来五年的婚姻,将是你坟墓生活的开始。除了黑家大少奶奶的虚名,你什么也得不到,更别妄想能爬上本少爷的床!”??她气的牙根儿直咬,不甘示弱的回吼道:“黑四眼,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别整的好像谁都想爬你床,谁都想围你转似的。往小了说你这是自大自恋,往大了说你这是无药可救,往深了说你这就是脑残那类型儿的懂不?”??暗夜,他将娇小的她紧紧困住,一双炙热的大手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四处游移。??她咬着牙,愤声呼喊道:“黑四眼,你说话不算数,你还是不是男人

    精品推荐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