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豪门总裁››一胎九宝:霸道爹地强势宠

一胎九宝:霸道爹地强势宠 沧游佬 -著

主角:左初萌 闵筠寒
一朝被害,清白尽毁,左初萌带着绝望和悔恨消声灭迹多年,一不小心混成隐藏大佬。 各界叱咤风云的精英对她俯首听命。 闵氏家主闵筠寒宠她宠到人神共愤。 九大天才萌宝护她敬她只听她的话。 某天,闵爷将自家宝贝抵在墙上,爆炸式质问:“你的九个孩子从哪来的?” “从唔……” 话音未落吻先到,爷很生气你别闹。 独特的罚妻模式就此展开……
字数:45 万字状态:连载中时间:2020-10-23 09:22:22
微信阅读
放入书架

1.搜索关注「sxstcg」公众号
2.回复书名:一胎九宝:霸道爹地强势宠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猜你喜欢

一朝被害,清白尽毁,左初萌带着绝望和悔恨消声灭迹多年,一不小心混成隐藏大佬。 各界叱咤风云的精英对她俯首听命。 闵氏家主闵筠寒宠她宠到人神共愤。 九大天才萌宝护她敬她只听她的话。 某天,闵爷将自家宝贝抵在墙上,爆炸式质问:“你的九个孩子从哪来的?” “从唔……” 话音未落吻先到,爷很生气你别闹。 独特的罚妻模式就此展开……

精彩试读

……

五年后。

陆一洋和左千千举行了一场盛大婚礼。

就在当天,酒店被炸,婚礼被毁,一时之间轰动全国。

各大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

一栋别墅里,一个女人拿着鸡毛掸子追着一个孩子。

她就是左初萌。

此刻,左初萌满屋子追着自己的大儿子左一辰,边追边吼:“左一辰,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犯了多大的错?”

“你知道那个酒店是谁的吗?你知道那个酒店价值多少钱吗?你怎么可以炸闵氏的酒店呢?”

“要是被闵筠寒知道了,他不会轻易饶了你的。”

“闵筠寒是谁?他可是名声显赫的闵氏家主继承人,JH集团的CEO,很残忍很暴力的!”

女人的吼声响彻整个别墅。

左一辰边躲边反驳:“我说初萌萌,你也太不知好歹了。”

“我们精心准备那么久,回国不就是为了报仇的吗?我是在替你出气啊。”

“陆一洋和左千千曾经那么欺负你,我作为你的儿子,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再说了,这次的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干的。”

“二辰三辰四辰五辰六辰七辰八辰他们也参与了。”

“……”左初萌无言以对。

她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并排坐在沙发上看戏的七个儿子。

七个一模一样的小家伙连忙若无其事地别过头,假装没看见她在看他们。

“你们七个就知道跟着左一辰瞎搞,迟早惹大祸。”左初萌说着,无奈皱眉,暗想自己怎么生了这么几个不听话的东西。

当年她侥幸活下来,平安生下了孩子。

一胎九宝,八男一女。

八个儿子都自有主见,从不听她的。

最小的女儿乖巧可爱,让她很欣慰。

看看女儿,再看看儿子……

心累,叹息,哀愁也。

小女儿左小颜见左初萌绷着脸瞪着自己的哥哥们,抱起一包薯片走过去。

将薯片递给左初萌,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说:“妈咪不生气~给你吃薯片~”

看到女儿这么懂事,左初萌瞬间没了脾气。

她接过薯片,在女儿面前蹲下,亲了亲女儿的小脸蛋儿,夸道:“还是颜颜最懂事了,最爱颜颜了。”

八个儿子闻言,集体发出质问:“初萌萌,你的意思是你不爱我们吗?”

左初萌小脸一沉:“不爱,找个时间把你们送孤儿院去。”

她瞥了一眼几乎长得一样的儿子们:“现在闵筠寒的人到处在找炸酒店的人,你们等着完蛋吧。”

“你们完蛋了,我也省心了。”

左初萌说着违心的话,白眼一翻,起身放好了鸡毛毯子。

她拿出手机找出了一个叫程菲菲的联系人,发过去一条消息:“菲菲,酒店的事尽快解决,一定不能让闵筠寒知道孩子的存在。”

很快,程菲菲回复了:“酒店的事我会想办法解决,但是萌萌,你回国一周了,还不打算去见先生吗?”

看到消息的抿了抿嘴,呼了一口气又回了程菲菲:“我想再陪陪孩子们,过几天再回去吧,反正闵筠寒也不知道我回来了。”

这消息刚发出去,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闵筠寒。

    1. 玄幻小说

      一年前,为家族碎掉武魂的叶云,却受尽族人羞辱和白眼,连苟延残喘的资格都没有! 一年后,死不认命的叶云,用一往无前的勇气和斗志强势翻盘,将整个世界踩在脚下! “不管是圣级武魂,还是神级武魂,只要跟我战上一场,就都是我的武魂!”——叶云

    1. 奇幻小说

      他本凌天,九州至尊,被心腹所害,重生为婿,受人欺凌,本以为复仇无望,却因一面神秘古镜再次崛起。 杀异族,踏天骄,弑龙帝,降女皇! 他剑指苍穹,眼中喷出无尽怒火:“若有一日剑在手,斩尽天下负心狗,若有一日虎归山,定将龙血染青天!”

    1. 古代言情

      她看似痴傻,却遇神杀神,遇佛弑佛,扮猪吃老虎!除了狠毒嫡母,宰了蛇蝎嫡姐,吓傻了无情父亲,气死了腹黑皇帝。 终于可以逍遥离开,后面却跟了一堆痴情美男,这么多尾巴,怎么甩掉啊!

    1. 豪门总裁

      “离婚?悲伤吗?难过吗?”“没有吧........”洛小兮可没有这样的感觉,有的只是“自由”,一个从那过来没有见过的丈夫要来有什么用呢?“洛小兮请不要这么花痴好吗?”“花痴?我才没有呢?”“对你不需要花痴,只要吃掉就好.......” 苏季轩每次都是本想逗逗洛小兮,但是往往到了最后都是无奈的接受着洛小兮的反调戏........

    精品推荐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