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玄幻››战皇为婿

战皇为婿 520小说网 -著

主角:习通 叶依若
“当年,娘生下我们哥俩,那老匹夫却说‘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双生子是祸国之兆’。他留我哥养在宫里,却将我抛弃到荒野中。” “我出生那天,就已经死了。” 十二岁那年,我力竭昏迷,沉沦江中。 是一个女孩将我捞了起来。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浪里白条般的身影,忘不了冰凉的江水中那双温暖的小手,忘不了她为自己渡气时火热的嘴唇。 如今学艺有成,终于可以入世历练,她在哪里...
字数:12 万字状态:连载中时间:2020-11-24 10:34:39
微信阅读
放入书架

1.搜索关注「sxstcg」公众号
2.回复书名:战皇为婿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猜你喜欢

“当年,娘生下我们哥俩,那老匹夫却说‘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双生子是祸国之兆’。他留我哥养在宫里,却将我抛弃到荒野中。” “我出生那天,就已经死了。” 十二岁那年,我力竭昏迷,沉沦江中。 是一个女孩将我捞了起来。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浪里白条般的身影,忘不了冰凉的江水中那双温暖的小手,忘不了她为自己渡气时火热的嘴唇。 如今学艺有成,终于可以入世历练,她在哪里...

精彩试读

听到这个声音,叶依若身子哆嗦了一下。

她抬头看向高台上的叶殿清,泪眼中,爷爷的身影迅速模糊。

叶依若蓦然发现,那个人是如此陌生。

听娘说,自己出生的时候,爷爷提着两尾鱼兴冲冲的过来,结果听说是女孩,半路上扭头回去了。

从小到大,自己没有得到过爷爷半点关心,更别说疼爱。

现在,爷爷却要给自己选择丈夫,决定自己终生的幸福。

叶依若觉得胸口发闷,心痛如绞。

她悲愤的咬着嘴唇,刚要出声反抗,却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父亲。

叶天信冲着女儿摇了摇头,眸子里满是祈求。

叶依若无奈的闭上眼睛,也闭上了嘴巴。

“各位,经过我们叶家的筛选,从二十几个追求者中择优选贤,成为叶依若的丈夫,我希望,两位新人能够早生贵子,子孙满堂。”

叶殿清话音刚落,大堂里瞬间爆发出一阵哄笑。

听到周围的笑声,叶依若眼眶瞬间红了起来,可是在众人的注视下,她不得不忍住泪水,并且强颜欢笑。

“爹,就是这个人。”

叶天龙将一张纸递到叶殿清手上,上面写着被选中的人的资料。

一个无亲无故的外乡人,没有任何背景,也没有任何积蓄,连一身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整日穿着一身破烂的道袍。

打探消息的人说,这个道士修行走火入魔,每到夜半三更就会抱着头嘶喊,或者撞墙或者撞树。

什么都没有却有病,再穷再苦的人家也不会把女儿许配给这样的人。

但是叶天龙不一样。

他包藏祸心,不仅是要借招婿将产业从叶依若手里夺回来,甚至还有借刀杀人的想法。

叶依若是弱女子,叶天信是瘸子,一旦道士发起疯来,他们哪能制得住?

是以,叶天龙看向叶依若一家人时,就像是看死人。

“我宣布——”

叶殿清眯了眯昏花的老眼,又把纸张往脸前凑了凑。

“这位幸运的年轻人是——习通!”

立刻,所有人都向大堂的后门看去。

入赘的人,自然是不能走正门的。

只见一个穿着破烂道袍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叶天信夫妻二人全都低下头,不敢面对众人的目光。

丢人,实在太丢人了。

叶依若却是倔强的抬起头,她想看看,自己未来的丈夫究竟长什么模样。

习通也在人群中寻找叶依若,两人四目相对,全都无言。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哈哈大笑,笑声中满是讥诮嘲讽和幸灾乐祸。

“习通,恭喜你脱颖而出,成为叶依若的丈夫,成为我叶家的赘婿!”

叶天龙笑着拍了拍习通肩膀,随即醒悟过来,嫌恶的蹭了蹭手掌。

“不用感谢我们,我们只希望你好好疼爱叶依若,踏踏实实过日子。”

在叶天龙看来,习通是一无是处的流浪汉,连坐街的乞丐都不如。叶家将他招为赘婿,给他饭吃,还给他女人睡,实在是天大的恩情。

随即,叶天龙又转向叶依若,轻轻牵起她的手,脸上满是热切的关怀。

“依若啊,来。”

说着,他将叶依若的手正中的放到习通掌心里。

看到这一幕,周围人们全都鼓起掌来。

看起来,还真像是对新人们的祝福。

但是叶天信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

因为他明白,真心祝福的人少,看热闹起哄的人多。

明天,整个宁江城的人们都会知道,叶依若有了一个疯疯癫癫的上门丈夫,连带的,自己两口子也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叶依若脑子里嗡嗡作响,五感六识越来越模糊。

她听不到,也看不到,更感觉不到。

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宴会一结束,叶林氏便哭着离开了,叶天信一言不发,默默地转动轮椅追上去。

醉仙居门口的石阶上,冰冷的江风迎面吹来,叶依若这才清醒过来。

叶依若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身侧的习通。

她不知道自己此时应该用什么表情,更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说什么话。

“我……我不怪你。”叶依若声音沙哑,“毕竟你也是被他们利用的可怜人。”

习通没有说话。

他只是认真地看着叶依若,仔细审视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并且一一和记忆中模糊的印象相比照。

没错,就是眼前这个女孩。

之前握住她手的那一瞬间习通就知道,是那个在江水中救了自己的女孩。

她还是那么的善良,遭逢巨大的屈辱还能为别人着想。

“呦,堂妹,恭喜恭喜啊!”

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嘻嘻哈哈的走了过来。

却是叶依若的堂兄——叶良辰。

只见其笑着拱了拱手,“恭喜你,有了一个优秀的丈夫!”

叶良辰故意把“优秀”两个字咬得很重,话语中满满的讥讽几乎要溢出来。

叶依若眉头紧蹙,袖子中的拳头紧紧捏起。

“我爹为了你的终身大事,可是殚精竭虑啊。”

叶良辰叹了口气,“现在好了,你总算有了归宿,再也不用跟一群大男人一起打鱼跑货,十天半月不回家了,三叔也能放心了。”

这话说的很是恶毒。

叶依若原本气得通红的面颊瞬间变得苍白。

她刚想为自己辩白,可是叶良辰一转身瞥向习通。

“妹夫啊,我三叔家人丁单薄,你过去了以后得好好耕耘,让我三叔赶紧抱孙子啊。”

“你们有了孩子,我爷爷也会开心的,哈哈哈……”

“放心,无论你们生的孩子什么样,疯也好傻也罢,我们叶家都养得起。”

叶依若忍无可忍,怒声斥道:“叶良辰,你够了没有!”

叶良辰翻了个白眼,“我这是在祝福你们啊!”

“刚才爷爷也说了,祝你们早生贵子,子孙满堂。我看呐,你们还是别耽搁了,春宵一刻值千金,赶紧回去办事吧。”

听到这些不堪入耳的话,叶依若立刻抬起手来。

叶良辰后退一步,瞬间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模样,眸子里流露着毒蛇般的阴冷光芒。

“怎么,你还想对我动手?”

叶依若咬着嘴唇,满腔的愤怒和委屈尽皆化作泪水冲出眼眶,被咬破的嘴唇也沁出一丝刺目的血迹。

叶依若终究还是没敢动手。

毕竟叶良辰是叶家长子长孙,金贵得很,而自己,只是一个出门子闺女。

周围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看着这里,如果碰了叶良辰一下,转眼就会闹到爷爷那里,不但自己没有好果子吃,还会连累父母一起受辱。

见叶依若颓然的放下手,叶良辰更加猖狂。

“你爹残废这么多年,要不是叶家养着,你们一家三口早就饿死冻死了。现在好心好意给你招了个夫婿,你不但不感激,竟然还想打我。”

他主动向前一步,将脸送到叶依若面前。

“呵,你打啊,我脸就放在这,你摸我一下试试。”

叶依若还真不敢摸叶良辰,她唯恐叶良辰借机躺下诬赖自己。

所以,她向后退了一步。

叶良辰得势不饶人,又往前凑了一步。

“你瞪我有什么用?给你挑夫婿的是爷爷,有本事你去找爷爷说理啊。”

叶依若刚要再退,却发现脚下一空。

台阶边缘,退无可退。

叶依若重心不稳,失足向后摔倒。

叶良辰见状,非但没有搀扶的意思,反而还高举双手。

“大家看到了,是她自己退的,我没碰她一下啊,等会她要是讹我,大家得给我做证啊。”

惶恐中,叶依若感到一个有力的臂膀拦在了自己身后,随即灼热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

是他!

叶依若看到一张白净的面孔。

她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这双眼睛明亮而清澈,就像天上的星星,地上的湖泊。

习通将叶依若扶正、站稳,那小心翼翼的的模样就像在放置一件精致的瓷器。

抬手拭去叶依若眼角的泪水,习通问道:“想抽他吗?”

叶依若点头。

“啪!”

叶良辰捂着脸转了一圈,然后一个不稳摔倒在地。

脸上火辣辣的痛觉传来,叶良辰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自己的脸被打了。

赘婿打的。

叶良辰愣了,叶依若也愣了。

自己只是想想而已,没有真的让他动手啊。

叶良辰是叶家长子长孙,自己都不敢招惹他,更何况习通这种赘婿。

一想到这巴掌带来的后果,叶依若瞬间脸色苍白。

可是这一巴掌太解气了。

打都打了,叶依若索性抛下了顾虑。

“你……你为什么要护着我?”

“因为,你是我的娘子!”

习通看着叶依若,一脸深情的说道。

    1. 玄幻小说

      悠悠弱水河,横穿三千界。 上为天,下为地,左右为人间。 无命之人,与天争命,大道之行,如履薄冰。 少年洛川,踏大道而行,与天地争命。

    1. 奇幻小说

      他本凌天,九州至尊,被心腹所害,重生为婿,受人欺凌,本以为复仇无望,却因一面神秘古镜再次崛起。 杀异族,踏天骄,弑龙帝,降女皇! 他剑指苍穹,眼中喷出无尽怒火:“若有一日剑在手,斩尽天下负心狗,若有一日虎归山,定将龙血染青天!”

    1. 古代言情

      天才秦家大少因意外变成了废材秦家小傻。 每次被人欺负时,苏星辰必挡在他面前, 你们敢欺负他,老娘就炸你全家! 后来,秦家小傻不傻了,成了顶级豪门的爵爷, 苏星辰却傻了,他真是她捡回来的那一只? 再后来,爵爷天天可怜兮兮的央求:老婆,求曝光,求高调。

    1. 豪门总裁

      一朝分娩,女儿被人偷走,谁知腹中还留有一个儿子。 五年后,她携天才儿子归来,却被那与儿子长相一样的男人生生缠上了。 某一日,记者采访:“傅总,听说时小姐是小三上位,插足你和安梓?” “时夏一直是我的未婚妻,我女儿的亲生母亲!” “听闻傅氏讲究门当户对,那您觉得时小姐配的上您吗?” 傅靳言沉默的看着下属扒出来的那些马甲:“我觉得,可能是我配不上她…”

    精品推荐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