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古代言情››农门有妃喜相逢

农门有妃喜相逢 520小说网 -著

主角:燕仪,李容与
一朝穿越成穷苦少女,刁钻婆婆,酗酒渣爹,还有不管不顾的一众亲戚,但燕仪是谁? 第一步,先和离!第二步,发家致富,石凉粉,脆皮玉米……引起吴山镇的小吃热潮。 可一日遇到受伤少年,脾气还不好!你三句我两句,建立起吴山镇一大酒楼,可事情还没完结,因为少年更大的计划正在悄无声息的进行……..
字数:105 万字状态:连载中时间:2020-12-16 16:21:52
微信阅读
放入书架

1.搜索关注「sxstcg」公众号
2.回复书名:农门有妃喜相逢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猜你喜欢

一朝穿越成穷苦少女,刁钻婆婆,酗酒渣爹,还有不管不顾的一众亲戚,但燕仪是谁? 第一步,先和离!第二步,发家致富,石凉粉,脆皮玉米……引起吴山镇的小吃热潮。 可一日遇到受伤少年,脾气还不好!你三句我两句,建立起吴山镇一大酒楼,可事情还没完结,因为少年更大的计划正在悄无声息的进行……..

精彩试读

夜晚时的天气,似乎有些凉了下来,今晚比往常更忙碌。

按照吴山镇的风俗,明天就是夏季的最后一个节气的最后一天——夏节。

吴山镇所有的人都会聚在集市上看镇里的戏班子唱戏,这样一来,石凉粉也会卖得格外好,今天晚上要做出比平时多出好几倍的石凉粉来。

燕仪站在灶台前,看着好几筐的灯笼草前,叹了口气。燕子还小,不能叫她来帮忙,娘亲今天劳累了一天,身体本来就不太好,更不能让她熬夜做石凉粉,沈复深……倒是很合适,只是他什么都不会做。

燕仪自言自语道:“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反正这么多天都挺下来了。”

“燕仪,我来帮你吧,听赵婶说,明天就是夏节,我想你一定很忙。”沈复深站在灶间门口说道。

听到声音,燕仪吓了一跳,一转头看到沈复深娇嗔道:“你干嘛呀!吓我一跳!”

沈复深走过去,接过燕仪手上的一整筐灯笼草,道:“你教我怎么做吧,我这些天都没少给你添麻烦,今晚我会好好学的!”

燕仪看着沈复深认真的神情,不禁觉得又感动又好笑。

自己前些天确实有些生气,虽然现在气已经消了,可是一听到沈复深的道歉,心里却又开心的要命。

“好啊,我教你,但是累了就要去休息。”燕仪看着沈复深,眼睛里充满了笑意。

小小的烛光在浮动的空气中摇曳着,燕仪和沈复深忙碌的身影在烛光里显得很温馨。

沈复深看着认真而专注的燕仪,想到这些天燕仪一家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照,突然觉得有些抱歉。

自己不过就是一个过客,在这里却像是一个与他们生活了许久的家人。

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个铁石心肠、没有心的人,这一刻,沈复深却觉得自己快要沉溺于这种其乐融融的小日子——一屋、两人、三餐、四季。

“沈复深,做好了,你快回去休息吧,剩下的我自己来就行。”燕仪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对沈复深说道。

沈复深别过头去不看燕仪,生怕自己又继续留恋在这种幻想中的生活里无法自拔,连忙应声:“我回去了。”

回到房间,沈复深倚在床头,窗外月光清明,有了些初秋才有的味道。

沈复深想了很多,想起小时候爹还常常来看他和娘亲的时候,想起爹赶走他和娘亲的那个晚上,想起娘亲为了保护自己而惨死的样子。

想起一路而来被人追杀无所依靠的日子,想起第一次见到燕仪时的场面,想起燕仪为他敷药的样子……

只是,仇恨像烙印一样刻在沈复深的心里,大仇未报,怎么能轻易眷恋这种温暖的生活。

沈复深一声长叹,又是一个孤枕难眠的夜晚。

第二天一早,燕仪就来叫醒了沈复深。

“沈复深!今天可以帮我一起去集市上卖石凉粉吗?”燕仪站在门口,冲着他笑。

“……好啊,我这就来,你稍等。”沈复深原本不想答应,可一想到快要告别这个小家,他就舍不得不答应了。

不一会儿,燕仪、何氏和沈复深还有燕子,拉着一车石凉粉朝集市里去了。

集市里早就摆满了小摊点,所有商贩都盼着以完美的姿态结束这个夏天,这对吴山镇的人们来说,今天的好丰收就是下半年的一个好兆头。

就要开始唱戏了,许多观众围到了燕仪的摊点上买石凉粉,大家你一杯我一杯,有些顾客还一次买了好几杯。

还没过多久,一半多的石凉粉就卖出去了。

“仪儿姐姐,我也想去看戏!”燕子瞪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燕仪。

燕仪看到何氏坐在一边做账,道:“娘亲,您和燕子一起去看戏吧,这里有沈复深和我就行了,我们俩忙得过来的。”

何氏道:“你们仨去看戏吧,我也不怎么想看,去吧去吧。”

燕仪不答应,拉着何氏起身,推着她和燕仪去戏台前找了个座位,要她们俩在前面好好听戏。

“你想看吗?”燕仪抬起头问盯着戏台看的沈复深。

“还好,想起小时候娘也带着我看过戏,后来就再也没看过了。”沈复深看着戏台上的戏子聘聘婷婷的身段,有点怅然。

“那你娘呢?你怎么不回家?”燕仪好奇地问道。

“我娘……死了。”这样的问题,沈复深在小时候已经回答过无数遍。

还小的时候,别人问起自己怎么不回家,总是会大哭一场,现在的沈复深,已经足够平静地面对这种孤独而不堪的答案。

“真是不好意思啊沈复深,我没……”燕仪看到沈复深有些悲伤的眼神,心里很是难过。

“没关系,我习惯了。”沈复深不再眷恋戏台,转过头闷声不响地看着快卖完的石凉粉。

下午,白天的戏就算结束了,四个人一起回到了家中。

路上,他们买了好些食材,在夏节,是要做一顿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大餐犒劳一下一家人了!

一想到晚上要做一顿像样的晚饭,燕仪就满心的欢喜,娘亲受了这么多年苦,总算换来了今天的甜。

燕仪手中的菜刀在案板上飞舞,不一会儿就将黑鱼片成了薄如蝉翼的鱼片,加一个鸡蛋清拌匀,倒上一些五香粉继续揉搓均匀。接着把姜切成细丝,葱也切成细丝,摆在一旁。

锅里的水滚开了,将鱼片放进去一烫,洁白的鱼片便卷了起来,再起锅将油烧热,倒入葱姜,等到略微煸炒出葱姜的香味。

将鱼片倒入锅中,略加翻炒,加醋、糖和水淀粉勾芡,最后撒上葱花,一道醋溜鱼片就做好了,酸甜鲜香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早上的豆浆还没吃完,剩下的豆浆刚好够四个人吃,石凉粉还余留一些边角料在大水缸里,燕仪略加思索,又想出了两道菜。

“沈复深,给我抱一个西瓜过来!”燕仪探出头叫院子里正在劈柴的沈复深。

“好嘞,你等会儿!”沈复深点头,马上跑去抱西瓜。

燕仪将豆浆用纱布细细地滤了一遍,加上红薯粉慢慢翻拌成团,再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正方体,沾上面粉,在烧热的油中煎炸熟透。

豆浆的清香和油的酥香在厨房里徘徊,每一块炸豆浆都冒着热气,金黄色的外皮似乎在诱惑着所有人来品尝。

沈复深抱来西瓜,燕仪让沈复深帮忙将西瓜切成四块,其中的一块再切分成小块,与石凉粉一起拌,加点糖水放在井水桶里冰着,等吃完饭再一人一碗。

饭锅里忽然冒出了香味,沈复深过去揭开锅一看,油光发亮的米粒,冒油的小排和熏肠,酸香的咸菜,青翠的小青菜。

燕仪拿着四个蛋过去,一个一个打在米饭上,盖上锅盖焖了一会儿,浇上调配好的酱汁,再焖一会儿,大功告成!

燕仪和沈复深端着菜走进小院子里——醋溜鱼片、炸豆浆、排骨焖饭、西瓜石凉粉。

今晚的晚饭,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无比丰盛了,一家人正准备坐下吃饭,张氏却一扭一扭地走了过来。

“哎哟,我说谁家呢,饭做这么香,原来是你们呐。”张氏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嫂子,你怎么来了啊……”何氏看到张氏,就有些怕,怯怯地说道。

“怎么,我还不能来了吗?”张氏反问。

“婶婶,我们这破院子有什么好来的,婶婶那屋又大又敞亮!”燕仪一看张氏贪婪地神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诶哟,仪儿,这些都是你做的吗?你也不拿点来本家给祖母祖父尝尝,你可真不讲道理。这按理说,再怎么好吃的东西,总得先孝敬长辈吧。”张氏看着燕仪鬼机灵的样子就是不爽,讥讽道。

燕仪正想回嘴,被何氏拉住。

张氏看着坐着的沈复深,装作惊讶的样子叫道:“好你个何芳,还带男人回家,你知不知道礼义廉耻?诶,还是个小哥,不是你带的,是燕仪带回家的?果然啊,你们还真是什么样的娘生出什么样的女儿,一个比一个大胆呢!”

“你再敢说一句试试!”沈复深听着张氏口无遮拦的讥讽,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张氏看着沈复深阴沉的脸,年纪虽小,眼神却格外的吓人,有些害怕,一边说着:“真是晦气。”,一边走出院门外。

何氏看着沈复深,脸上藏不住的笑意,若是将仪儿交给这样的男子,自己倒也是放心了。

“快吃吧,不然菜都凉了!”燕仪心疼地看着已经凉去的菜,赶紧招呼大家一起吃饭,“哎呀,这个鱼片和饭本来要趁热才好吃!”

“都好吃。”沈复深轻轻地说。

燕仪愣了愣,羞涩地笑了。

“娘亲,我不吃鸡蛋,这个给你!”燕仪将饭上面的荷包蛋夹了两个给何氏,道:“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不爱吃鸡蛋了。”

何氏看着燕仪,眼睛渐渐被泪水模糊。

燕仪这么懂事,自己却什么都帮不到她,这辈子真是太亏欠燕仪了。

燕仪一低头,突然看见自己的碗里多了一个鸡蛋,沈复深装作什么事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扒着碗里的饭。

燕仪心领神会地一笑,夹了鱼片到沈复深的碗里,说道:“你要多吃点,身体才会完全好起来!真是的,不乖!”

    1. 玄幻小说

      https://qcdn.zhangzhongyun.com/covers/16100735937649.jpg?imageView2/0/w/300/q/75

    1. 奇幻小说

      坐在叶天旁,被称为慕容雪的女孩子,穿着白色的裙子,衣服飘着,像画中的仙子一样灰尘,她站起来,声音甜美,回答说:苍元历七千年,被称为苍元帝尊的凌天大帝关闭时着火入魔,不幸死亡。叶天摇头笑,精巧的性格确实很强,三千年前为了夺得苍元帝尊的宝座,与逆徒合作混乱古大帝,一起对自己动手!

    1. 古代言情

      天才毒医穿越,一朝沦为相府不受宠三小姐。 手撕庶姐,脚踩莲花姨母。 “之前你们如何待我,我便要你们十倍百倍偿还。” 某人眼含笑意,女人你有点意思啊。 王爷,请自重。

    1. 豪门总裁

      五年前,为了救回母亲,她逼不得已签下那一纸协议。生下孩子后,再也没见过。五年后,一只小包子找上门,缠着江瑟瑟,要亲亲,要抱抱,要一起睡。江瑟瑟非常乐意,有求必应。谁知,又冒出一只大包子,也缠着江瑟瑟,要亲亲,要抱抱,要一起睡。江瑟瑟避之惟恐不及。靳封臣疑惑:“大家都姓靳,为何差别待遇这么大?”江瑟瑟怒:“小包子又软又萌,睡觉又老实,你睡觉不老实!”靳封臣应道:“我要是老实了,哪来的软萌小包子给你抱?乖,趁着被窝暖和,再生一只。”

    精品推荐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