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古代言情››神医毒妃倾天下

神医毒妃倾天下 520小说网 -著

主角:谷见月,萧霂之
医学博士穿越卑微庶女,为摆脱“殉葬”命运,却阴差阳错睡了个摄政王,从此被迫成为王妃!洞房花烛夜夫君和她的仇人亲热,还让她端茶倒水捏小腿!她不但有求必应,还附赠补肾药方!摄政王故意装废人整她?她略施医术把他整成真废人!背景强大的情敌要陷害她?全汴京的贵眷都是她的粉丝!本来只想行医济世,却成了真正的顶流!摄政王抱怨:“毒妃,不解风情!”她笑答:“先动心的,负责风情;后动情的,只管骄横!”
字数:8 万字状态:连载中时间:2021-02-19 16:44:50
微信阅读
放入书架

1.搜索关注「sxstcg」公众号
2.回复书名:神医毒妃倾天下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猜你喜欢

医学博士穿越卑微庶女,为摆脱“殉葬”命运,却阴差阳错睡了个摄政王,从此被迫成为王妃!洞房花烛夜夫君和她的仇人亲热,还让她端茶倒水捏小腿!她不但有求必应,还附赠补肾药方!摄政王故意装废人整她?她略施医术把他整成真废人!背景强大的情敌要陷害她?全汴京的贵眷都是她的粉丝!本来只想行医济世,却成了真正的顶流!摄政王抱怨:“毒妃,不解风情!”她笑答:“先动心的,负责风情;后动情的,只管骄横!”

精彩试读

谷见雪突然从地上爬起身来,阴测测地说道:“谁敢要我娘的命,我就立马自尽!冥妃在殉葬之前自尽,可是要灭九族的!”

谷河一震,“你敢!”

谷见雪一咬牙道:“我有什么不敢的?反正还有二十三天就要去殉葬了!”

许氏额头上青筋暴起,面色的怒容难以抑制,前额上冒出细细密密的汗。

“也就二十三天!我可以等!”

说着,谷见月冷笑着走近许氏,袖中掏出一块帕子,轻轻地为她擦汗。

许氏闻到了帕子上的异香,竟疯了似的撒起泼来。

歇斯底里道:“对!是我对你下毒!我想让你去代替我女儿殉葬!你一个病秧子书都没读过几本,你活着有什么用?你嫁到王府也是浪费!”

说着又转向谷河,怒斥:“还有你!明知道我给你女儿下毒还不吭声,跟我演了十年举案齐眉,又暗地里跟那个贱婢苟合,还花钱隐瞒女儿的病情,你把大家玩弄于股掌之间,你无耻!”

谷河喘着粗气,高声唤人:“赶紧把她拖下去!我要休了这个贱妇!扶岳氏为正妻!这个贱妇以后关在佛堂不许出来!”

几个下人架着许氏的胳膊往外拖,许氏突然狂笑,啐了谷河一脸口水。

嘴里继续咒骂:“我是贱妇?要不是我生出一个八阴女,你还在润州当八品芝麻官呢!利欲熏心的伪君子!”

谷见雪泪眼婆娑地揪着许氏的手不让下人拖走她,一时间堂内一片嘈杂。

谷河喃喃道:“十几年来你从未忤逆,一直很乖顺听话,为何突然要把一个好好的家闹成这样?”

谷见月低低苦笑:“是啊!闹成今天这样到底是谁的错呢?”

说完这话,她护着岳氏便往外走,“爹爹最好把大姐姐看好了,别再让她跑掉了,不然你的高官厚禄可就没有了。”

谷河看着女儿消瘦的背影,忽然后背发凉,冷汗透衣而出。

……

回到小荷园,风熏将一包财物摊开在桌子上,激动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别急着数钱,先去给周大夫送个口信,就说……今夜太平了!”谷见月懒懒地坐到椅子上,随手拿起一个金锭子递给风熏,“这个拿给他!”

谷见月一早就让周大夫带着人将谷河围住,若是香浮临时变卦放跑谷见雪,周大夫的人也会在外头将她截住。

“父亲是汴京医药商会会长,爷爷是太医院院判,这样的家世……”

风熏接过金锭子,嘴里嘀咕着,又疑惑地看向谷见月,问道:“周大夫怎么会两头收黑钱干那种事儿呢?亏我还以为他是个有良心的,原来是收了主君的钱故意瞒着的!”

他是瞒着,不止帮谷河瞒着许氏,还帮谷见月瞒谷河。

最后,他只是挨了一顿揍,他又得了钱财,还保住了命。

“你的话有点多!”谷见月抬眸,冷冷看向风熏,又补了一句:“告诉周大夫,天冷了,多用些地浆水,对身体好!”

风熏被她的眼神吓得一抖,缩着脖子一溜烟跑了出去。

地浆水是用来解毒的,若不提前给他下了点毒,这种滑不溜手的人,哪里能放心地把事情交给他办!

“二姑娘,您不厚道呀!”

风熏前脚刚走,一个怨气满满的女声便从屋外传来。

    1. 玄幻小说

      大千世界,界域三千。人族少年名青羽,自雪国出,威御诸天!

    1. 奇幻小说

      他是被人看不起的上门女婿,但没人知道他拥有绝世医术!

    1. 古代言情

      穿越到一个被穿越过无数次的人身上是种什么体验? 童妍:别问,问就是想哭! 历任穿越者留下的烂摊子太多:未婚生子、撩了人就跑、坑爹坑娘坑全家……童妍只能顶着黑锅望天。 好在医药系统跟了来,外加继承了历任穿越者的各种技能,童妍牵着两包子,带领全家奔小康。但那谁,咱只是合作关系,你靠这么近干啥? 某男:包子是我的,你自然也是我的。 童妍:不,我不是,我没有……唔……

    1. 豪门总裁

      结婚六年,容姝如同一个保姆,失去自我。 男人的一席话,让她幡然醒悟,“漫音要回来,明天你搬出去。” “好,我们离婚。”容姝转身离开。 再见面时,她在别的男人怀中。 傅景庭的脸阴沉而可怕。 “刚离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总无关。”女人笑靥如花。

    精品推荐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