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恐怖››恐怖邮差

恐怖邮差 过水看娇 -著

主角:雷科
一个来自地狱的包裹,一封诡异古怪的邮票,恭喜你成为一名新的邮差,请签收包裹,来体验下死亡的旅途吧。 邮差终有一死,唯有邮票长存。
字数:365 万字状态:连载中时间:2019-10-13 14:09:1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1.搜索关注「sxstcg」公众号
2.回复书名:恐怖邮差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猜你喜欢

一个来自地狱的包裹,一封诡异古怪的邮票,恭喜你成为一名新的邮差,请签收包裹,来体验下死亡的旅途吧。 邮差终有一死,唯有邮票长存。

精彩试读

第一章:包裹

  “轰隆隆……”

    L市,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令街道上众人纷纷夺路而逃,也就在这时,只见一行警车呼啸而过,出了市区,直奔郊外。

    “雷队,报警的人似乎受到过度刺激,现在精神恍惚被送进了医院”

    一旁法医走上前向雷科说道:“初步判断,死者名字叫姚贾福,53岁,L市小李村的,已经通知家属来验尸。

    她的眼睛被人用针线缝了起来,在她的尸体旁,我们找到一个档案袋。”

    雷科接过档案袋,里面有受害者的名字,以及家庭背景,还有一些资料。

    “是她啊!”雷科身旁一名干警看到资料上的照片,脸上露出醒悟的神情。

    “你认识?”雷科回头道。

    “雷队,前段时间的案子,一个杀妻案里,这个老太是重要证人,不过我们后来查访得知,就是这个老太,在背地里嚼舌根,说女受害者背着丈夫出轨,开始只是说说,后来传得整个小区都是,案发后,我们询问她,她自己也承认,那些都是自己瞎编的。”

    说到这,那名年轻干警有些不忿,撇撇嘴道:“这种人,死了也活该。”

    “闭嘴!”

    雷科回头狠狠瞪他一眼,走到尸体旁,拉开裹尸布,只见尸体的面容狰狞,手指呈现不同程度的扭曲状,显然死前受到了不小的折磨。

    已经僵硬的脸庞,嘴巴微微张开,雷科拿着手电往里面一照,乍一看黑乎乎的,可仔细一瞧,科雷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唤来法医,指着尸体的嘴巴道:“你看……她没有舌头!”

    “滋……”

    鲜红的肉条,在金黄色油脂中包裹,一缕缕独特淳厚的香味,让坐在一旁几名食客,肚子已经开始咕噜噜的叫唤起来。

    这家日式的小食堂,没有桌椅,只有一张回形的小桌,食客桌下,能够直接看到站在里面厨师制作菜肴的全部过程。

    “好香啊!”

    几人目光盯着眼前铁板上鲜红肥美的肉块,忍不住咽下口中吐沫。

    两柄带着一点弧度的刀刃交叉摩擦中,发出“哗哗哗……”的声响。

    令桌前食客们的眼睛骤然聚焦在眼前,这个看上去二十五六年龄的青年身上。

    洁白整齐的厨裙,毛寸短发,显得精明干练,这时青年余光中闪烁过一抹冷光,伸手在一旁木桶中一抓。

    “哗!”

    一条背部呈现蓝色,体型细圆的秋刀鱼,被青年从桶里抓起,刀锋一划,随即割开鱼鳞,开肠破肚,剔骨切片。

    三刀两挑,只见桌案上,鱼骨、鱼脏、鱼肉、甚至是刮下的鱼鳞,全然以成上下三排的方式,摆放出来。

    专注的神情,一丝不苟,熟悉的手法,但在这个年轻人的手上,却展现出化腐朽为神奇的一面,完全演变成了一种另类的艺术。

    精准、完美、小到每一片鱼鳞,大到鱼儿内脏,堪称完美的手法,让解剖变成了一场精准快速的手术。

    整个过程,让坐在桌前的几位食客完全移不开眼睛,心里大呼这次来的真是值得,这家店属于私厨,想要来这里吃饭,仅仅预约就要排到明年开春。

    而且奇葩的是,这家店的营业时间,只有在夜里12点才开始,而且价格不菲,没有菜单,完全要看厨师所采购的来的食材,不过即便如此,这家店的生意,也火的一塌糊涂。

    一旁铁板煎好的肉块,被迅速卷入刚刚切好的生鱼片内,抹上一点白醋,放入精美器皿中,放上一片薄荷叶点缀。

    “鱼海生煎。”

    鲜红的肉块,两面金黄,宝包裹在由于白玉般的无暇的秋刀鱼片内,红白结合,散发着另类独有的诱惑。

    “嗯!”

    一名食客轻轻咬上一口,随即眼睛一亮,尽可能的控制自己脸上流露出的喜色,白润香滑的生鱼片,完全没有想象中的腥味,反而入口即化,轻轻一咬,里面那颗被切块的红肉,则生出与之不同的劲道,香糯,让人恨不得把自己舌头都吞进去。

    即便是自持身份的女食客,吃下去后,都有些把持不住自己的情绪,因为味道真的太令人感到难忘了,多层次味道,几乎在同一时间,在自己舌尖味蕾上爆发出来,那种感觉,无法想象。

    “我能问下,这是什么肉么?”终于有人好奇的询问道,因为那块红肉太劲道了,而且味道很鲜美,但却不像是牛羊排或者猪肉。

    “是牛舌!”

    青年头也不回的说道,把刚才用来切鱼的那柄钢刀仔细擦拭干净后,用胶带把刀刃缠上,随手扔进一旁单独的垃圾桶。

    这柄刀已经沾染了鱼身上的腥味,即便擦洗的再干净,绝对不会对其他食材产生任何影响,但对于嗅觉敏锐到变态的自己来说,依旧无法忍受这样带着气味的刀刃。

    拉开一旁抽柜,只见抽柜内,清一色崭新的刀刃整齐摆放在那,每一柄折射着寒光,都有独特的条文,放在市场上,这样整套的刀具,价钱也绝不会便宜。

    但对于赵客来说,这些刀,全都只是一次性用品,谈不上真正的刀具,或许这对于自己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遗憾,因为至今为止,他还没有找到,对他来说堪称完美的刀刃。

    这场聚餐的仅仅持续到两个小时后,几个食客心满意足的坐起身离开,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不一样的色彩,但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吃过饭后,马上就预订下,明年的预约。

    随手将使用过的器皿,整齐的放进一旁木桶,明天一早,会有人专门来回收处理。

    “轰隆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雨水哗啦啦的打在屋顶的泥瓦上,发出凌乱却富有感情的响声,这是一种在大都市里听不到的情调。

    站在窗沿,解开厨裙,带在胸口的银色十字架被赵客拿在手上轻轻擦拭掉上面沾染的灰尘。

    听着雨声,微微闭上双眼,他很享受这阵嘀嗒嘀嗒雨声,就好像在聆听一场音乐会。

    当然还有一个缘故,大雨会洗刷掉覆盖在尘土上的一切,无论是痕迹、还是气味,彻彻底底的大洗刷,大雨过后干净的找不到一丁点痕迹。

    从怀里拿出银质烟盒,抽出一根香烟,放在鼻梁下嗅着。

    “叮铃……”

    这时,赵客耳朵一动,一阵铃声从门内响起,那是悬挂在房门外的铃铛,只有开门的时候,才会响动,可奇怪的是,房门并没有开。

    “坏了??”

    铃铛还在响,不时平时那样很平缓的响声,而是响的很急躁,像是有人在刻意晃动铃铛一样,阵阵急促的铃声,令人感到非常不安。

    赵客不禁皱起眉头,随手将一柄水果刀揣在手上,大步走向房门,赵客人贴在房门旁,手指轻轻把房门拉开一道缝隙。

    眼睛往上一扫,只见房门上,铃铛已经停止响动,安静的立在那,好似不曾发出过任何响声。

    “是风?”

    带着疑惑,赵客目光向着四周一扫,忽然目光一沉,自己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个盒子,是类似快递的包装盒,只不过上面贴的并不是快递单,而是一张邮票。

    “快递?”

    赵客眉头微紧,眼神顿时间凝重起来,自己从来不在网上购物,虽然自己在经营一家餐厅,但真正知道自己在这里的人,只有一个!

    “难道是他?”

    赵客想来想去,随即又否决了这个可能,以他的谨慎,绝对不可能会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送来这样的包裹。

    赵客小心把包裹拿起来,包裹很轻,轻轻晃动下,似乎也不像是有东西的摸样,仔细一瞧,上面那张邮票也很奇怪。

    7分的邮票,古铜色的镶边,看似很繁琐密集,但仔细看能看得出上面精雕细琢出来的纹理,邮票上的图案是一只很抽象的眼睛,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只眼睛都在默默注视着你。

    赵客目光注视着邮票,上面繁琐精细的花纹,让赵客感觉一阵胸闷,不禁忍不住长吐口气,然而就在赵客低头的一瞬间,邮票上那只独眼猛然朝着赵客一眨眼。

    一股凉气像是一只蜈蚣爬上自己后背一样,让赵客猛得一个激灵,摇摇头仔细一瞧,发现邮票上那只眼睛依旧还是原本的摸样。

    “看错了??”赵客摇摇头,心里忍不住自嘲道:“切,亏心事做多了么?什么时候这么一惊一乍的。”

    赵客把包裹收起来,随手拉开房门,准备进去把包裹拆了,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然而就在拉开房门的一瞬间,赵客双瞳骤然一紧,一张熟悉的脸庞,悄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被针线缝起的双眼缓缓睁开,线绳将眼皮撕裂,暴露出空洞的双眼,张开嘴巴,指着自己空荡荡的口腔道:“我的舌头呢?”
    1. 玄幻小说

      武为王道,我必成圣。一个深藏不露的少年开始了一段强者之路,他的一个小小眼神,都会让世界开始颤抖!

    1. 奇幻小说

      纷乱的江湖,五圣独霸;迷离的武林,天机重现。世代传言,天机经书得其一者实力便可比肩五圣,得其二者独步武林,得其三者,堪破天机,飞升异界。少年秦流云,踏武林,闯江湖,胸怀天下志,手握大杀器,路遇不平事?且看他如何一剑挑之。

    1. 古代言情

      温媛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会穿越,还是赤条条的掉在了一个大帅哥的怀里,这人丢的不是点把点的!破旧的房屋,补丁摞补丁的衣服,黑乎乎的吃食,一屋子老老小小!这是什么样的日子啊?没关系!既然是现代的人,总不能被这些事情给吓跑了,日子还得过,看她是怎么靠着自己的双手来改变人生!

    1. 豪门总裁

      霍幻儿从小“寄人篱下”,自有一套生存之道,唯独面对腹黑狡黠的汪胤铭,几场激战下来,她深切领悟—— 近可生,生生不息! “老婆我们再生一个。”某男谄媚一笑。 霍梦幻儿恨不得给他一个二踢脚送他上月球,老大刚满周岁,二胎就提上日程? 远即死! 她葬在他床上,而他手下那一大票的兄弟就葬在岗位上。 “老婆,我就喜欢和你玩猫捉老鼠,这样更有情调。” 多年后霍幻儿才明白,在汪胤铭的手中,她逃也是死,坐等亦是死,死在他无限宠溺的霸道温柔里。 于是,若干年后,她的墓碑上刻着她的死因。 “被宠死!”

    精品推荐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