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资讯››腹黑总裁吃上瘾阮白和慕少凌小说结局无弹窗阅读

腹黑总裁吃上瘾阮白和慕少凌小说结局无弹窗阅读

2020-08-05 09:02:10 作者:520小说网 浏览:0

《腹黑总裁吃上瘾》阮白和慕少凌小说精彩结局了,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宝宝文小说,又名《腹黑总裁吃上瘾》,作者是堆堆。面试会上,慕少凌第一眼就认出了阮白,思绪回到五年前,阮白因为走投无路,被逼给她生了一堆双胞

第一章精彩试读

腹黑总裁吃上瘾阮白和慕少凌小说结局无弹窗阅读

>>在线阅读<<

腹黑总裁吃上瘾章节阅读

“坐下。”慕少凌沉着脸命令道。

阮白摇头,不按照他说的做。

已经分手了,不应该再有任何亲密接触,今晚过后,爷爷身体稳定了就可以搬走,从现在开始到明天,十几个小时而已。

熬过这十几个小时,一点也不难,只需要各自都回去自己的床上,睡一觉,醒来就都过去了。

“我让你坐下!”慕少凌压低了声音,扯过她。

似乎料到她不敢在两个爷爷都在的情况下喊叫挣扎,他把她按住,强迫她坐在了马桶盖上。

下一瞬,她发现自己无法起身,因为脚踝已经被他大手牢牢给攥住。

“我们没有关系了,你也亲口承认,现在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合适。”阮白不敢跟他拧着来,只好试着以理服人。

慕少凌手指上的药膏,却已经涂抹到了她小腿的一处患处。

阮白咬着牙“嘶”了一声,低下头,腿也本能的往回抽了抽。

药膏冰凉,加上男人手指触碰在腿上,跟触碰在脖子上的感觉完全不同,难免不舒服。

慕少凌听着她发出的声音,抬起头看她。

阮白也觉得自己的反应太有某种暗示了,但冰凉的感觉的确会让人的皮肤通过感官,生出一股颤栗,传遍四肢百骸……

阮白不敢再乱动,洗手间里灯光昏暗,只开着镜前灯,慕少凌的五官轮廓都莫名生出一种深沉的朦胧感。

他手指头细,很白,骨节分明,异常好看。

几乎是不受控制,阮白又想起在酒店套房那一晚,他用手指,帮她……

那晚,也等于做了。

想起这个她又是皱起眉毛一阵自责,大脑不听理智的摆布,她甩甩头,咬着舌尖逼迫自己清醒,不要被心中的魔鬼带偏。

她深呼吸,告诉自己,阮白,你要清醒的记得他跟你是什么关系!

慕少凌的手指在她小腿处来回涂抹了十几次,让药膏吸收进去,才又挤了点药膏,视线寻找到她身上下一处被蚊子咬过的地方。

一步裙开叉的地方是前面。

隐约能看到她两腿间。

白皙的阴影处,有蚊子咬过的痕迹。

很清晰。

“腿张开。”慕少凌看着那里,嗓音沙哑的说道。

“什么?”

阮白自我清醒中,猛然听到他的话,吓得瞪大了眼睛看他,表情很是惊慌失措。

慕少凌也抬头看她,从她晶莹剔透的眸子里看到了害怕,害羞。

“那里也被蚊子咬了。”慕少凌说着,半起身往上掀起她的裙子,一直将裙子往上弄到她的腿根那里。

白白的腿,差不多都露了出来。

“你别太过分。”阮白想要往下褪自己身上的裙子,遮住大腿。

可他的手,用力按住了裙子。

慕少凌附身靠近了她的脸颊,热气喷薄在她的脸上:“再不听话,裙子就要扯破了。”

阮白喘息,呼气都不匀了。

望着男人的眼睛里,都是埋怨。

他为何要这样的咄咄逼人。

“你母亲已经知道我们分手了,只差两个爷爷,而且你也有了可以结婚的对象,不觉得背地里跟我做这种事很对不起人家吗?”阮白急的胡说一通。

慕少凌听着她的怒言怒语,低头看着她双腿间的蚊子咬的患处,清亮的药膏抹上去,用手指来回的在患处涂。

阮白说完,低头看了一眼他搁在患处的手,直接脸红的皮肤每一个毛孔都在张开。

她下意识的并紧了双腿。

慕少凌的眼睛里滑过一片热火,薄唇紧抿,喉结甚至也跟着滑动了一下。

“我要出去了。”阮白再不敢停留,怕会犯罪,怕会被盯在耻辱柱上。

可她起身的时候由于动作太快,导致他的大手,还停留在她腿那里。

慕少凌直起身来,两只手攥住她瘦弱的肩,身体猛地压上她的身子朝她铺天盖地的吻下去!

“唔唔……”

她双手推抵着他坚硬的胸膛和有力的臂膀。

慕少凌低垂着头,找她的唇,在她闪躲的情况下一次次含住她的唇瓣,啃咬,舔舐,碾着她逃窜的小舌。

体温不知不觉间异常滚烫。

她的理智和身体拒绝着他,但她的灵魂却在迎合着他,享受着他。

“不要……”

慕少凌越发疯狂,把她完全搂在怀里为所欲为……

阮白嘤咛几声,克制的咬着嘴唇,在他怀里挣扎耸动,“你放开我,否则……唔……我要喊了……”

她挣来挣去,身体已经出了一层薄汗,绑起来的黑色马尾也散乱开来,发丝黏在脖子上,说不出的疲累,可又充满诱惑。

慕少凌停止了亲吻,眼神猩红的低下头看她,一手攥着她的腰部,一手抚摸着她的小脸,一言不发的剧烈喘息着。

“理智点,我们不可以这样。”阮白拼命的呼吸,让自己冷静,也让这个男人冷静。

慕少凌的眼神深沉可怕,但面对她时,那往日的深沉里总是掺杂着不易察觉的温柔,这个女人二十四岁,成熟了,发育极好,但她的外表,又很纯白。

两相融合,他对她愈发的欲罢不能起来。

“除非你结婚了,否则我不会放弃。”才在书房里很硬气的说过‘我们已经分手了’这七个字的男人,人生中第一回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自打脸。

说罢,他放开她转身去了洗手台前,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

阮白怔怔的站在他的身后。

慕少凌洗完了脸,深吸一口气,拿过干毛巾擦拭了脸上的水,染上了情慾感觉的眼睛和脸庞透过镜子看向身后的她。

她低下头。

像个做错事的无法承担后果的孩子。

慕少凌先出去的,阮白在洗手间里平静了很久很久,直到爷爷叫她,她才出去……

她出去的时候,在房间里没看到慕少凌。

慕老爷子已经回房休息了,阮老头见自己孙女的眼睛四处看,像是在找人,才说:“少凌出来以后就走了,像是开车走的!”

阮白吐了口气,心想他是不是怕她尴尬,所以出去住了?

那间酒店的套房,以前就是他时常会去住一住的地方。

阮白没什么负担的躺在单人折叠床上,却不知道,慕少凌去了她的租住房,用上次李妮给的钥匙,打开了门。

在洗手间里两人亲密的过程中,他手上的药膏不小心蹭到了她的裙子上。

明天无论她在慕家,还是去公司,都需要换一身衣服。

慕少凌进了她的房间,打开衣柜,在她零星的几件衣服中,随便拿了一套,然后视线却看到底下还有她的bra和底裤……

慕少凌拿起一件白色bra,又选了一条白色卡通底裤,一起带走。

老宅房间里,爷爷已经睡了,呼吸声比正常年轻人粗,而周围安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仿佛都能听见。

阮白辗转反侧的怎么也睡不着。

想着明天该怎么说服爷爷离开。

离开以后,是让爷爷在家,还是去医院住下。

如果去医院,该去哪一家?总不能让爷爷跟老爸住在同一家医院。

正心烦意乱的想着这些,她就听到外面有动静。

有车开进了别墅。

这么晚了会是谁,慕少凌去而复返?还是慕睿程出去才回来?

大概五分钟后,有上楼的脚步声,沉稳有力。

房门被推开的时候,蒙着被子的她知道,可以断定是慕少凌回来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阮白蒙着被子,甚至都闻到了他的气息,带着夜间空气的清冽。

蒙着脑袋的被子被男人轻轻掀开,露出她的脸颊。

阮白怕自己还醒着会被他知道,更怕眼睫毛颤动被他看到,虽然现在是黑夜,但单独面对他的时候她总是紧张的。

慕少凌放下手中拎着的袋子,在她床下。

这时,阮白翻了个身,顺势用胳膊挡住了脸颊,变成了侧过身睡的样子。

她做的动作其实并不自然,本想让他认为她是睡梦中转身,可她却做成了很明显的装睡,怕人发现,才转过身去掩住恐怕会泄露情绪的脸。

慕少凌单手撑在床边沿,另一手拢了拢她睡乱的发丝,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帮你拿了换洗衣服,还有内衣,明早记得换上。”

性感沙哑的嗓音,在这样的深夜里钻进耳蜗,说不出的叫人通体酥麻。

可在这样叫人更加多愁善感的夜里,她深深的知道,这种感觉是不该有的,明天一定带走爷爷,无论如何。

切断关系,迫在眉睫了。

他说过,只有她结婚了他才会放手,那她就努力一点,一边工作照顾长辈,一边寻找可以结婚的对象。

否则继续纠缠下去,只会两败俱伤。

禁忌之果吃不得,吃下去,等待的就是万丈深渊,她要顾虑到亲人的感受,而他亦是。

在她转过身去用胳膊遮挡住脸,偷偷咬着嘴唇眼泪已经侵湿了眼睫毛的时候,他再度附身,克制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上。

许久许久,仿佛克制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终于,落下一吻。

男人濡湿冰凉的唇,在她的脸上停留了半分钟那么久,才移离开。

她清楚的听到了他艰难的呼吸声。

“晚安。”慕少凌声音沉重的低喃道。

阮白听着他离开的声音,听着他去冲澡,换衣服,躺下睡觉,又起身,不知找了什么挡在她床前。

后来睁开眼睛看,是个屏风。

她不知道他是否睡着了,但这一夜,她是疲惫的,完全不敢翻身或者轻松的呼吸……

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阮白醒来的时候早上七点多。

下床,抬头没看到慕少凌的床上有人,倒是爷爷听到动静睁开了眼睛:“少凌去晨跑了。”

阮白点了下头,起身去洗漱。

等洗漱完毕,她拿着水杯走到爷爷的床前,鼓起勇气说:“爷爷,身体还好吗?我们今天回家,或者送您去医院?”

她说的时候,尽量笑着,担心爷爷多想。

爷爷看了她一眼:“怎么突然这样说话,笑得很假。”

被爷爷拆穿,阮白有一些尴尬。

但还是坐在爷爷的病床边好声好气的解释说:“我跟他也没结婚,所以我觉得,这样住在一起总归不太合适,一天两天还好,时间久了,他的家人会怎么看我们?”

说出这些话,阮白其实很怕爷爷心里不舒服,更怕慕爷爷知道了会生气,觉得她们爷孙二人见外。

但事实上,任何家庭来说,女孩子这样想都没问题,反而是对的。

爷爷见她说的这样认真,不似有商量的余地,想了想,也认这个理儿,点头:“爷爷今天就跟你回家,医院……咱们就不去了。”

“好,都听爷爷的。”阮白瞬间笑开了。

“小白阿姨,我给你买了糖糕!”慕湛白穿着小白T恤,亮黄色短裤,小白色阿迪运动鞋,一股脑跑进来。

同时进来的,还有小家伙身后的某男。

慕少凌瞥了一眼那爷爷和孙女,却瞧见孙女脸上绽放了无比和煦温暖的笑颜,他心里一热,本能的也扯动了嘴角。

当她看过来的时候,他又不着痕迹的掩藏了本来要笑出来的那抹笑容。

冰山般的脸重新板了起来,走向浴室,去冲澡。

“小白阿姨,你趁热吃。”小家伙捧着手里的白糖糕,期待的看着阮白说。

阮白商量好了爷爷,心情不错,就捏起一块小兔子形状的白糖糕,问:“你吃了吗?”

“吃过了。”慕湛白猛点头,睁着大大的黑葡萄眼睛说:“爸爸说路边摊卖的东西不卫生,我和软软都没吃过白糖糕,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爸爸给我买了,还说让我给你拿回来几个。”

阮白咬了一口白糖糕就怔住了,是他让孩子带回来给她的?

慕少凌在洗澡,水流滑过结实的身体流淌到地上。

他回忆起早点摊旁,一个男生惹了女友生气,女友晨跑的一路又摔又骂,直到男友给买了小兔子形状的白糖糕。

女友露出笑脸,撒娇的警告男友,下次不要惹她生气了。

阮白,是否也喜欢小白兔糖糕?

等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却只看到呆愣的儿子,爷爷不在,阮白也不在。

“人呢?”他问向站在那里发呆的儿子。

小家伙对着手指,瘪着小嘴说:“走了。”

慕少凌迅速换好衣服下楼,脸庞严肃,周身皆是冰冷的温度,极其慑人,他下楼一把抓住阮白的胳膊,命令正在扶老爷子上出租车的下人:“立刻,扶到我车上。”

下人只好照做。

阮白压抑着情绪,忍着手腕处传来的疼痛,小声对他说:“别这样,大家都在看着我们,对了,我让同学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下午见面,请了假今天就不去公司了。”

说完,她抬眼看他,在他的眼眸里看到盛怒的时候,继续火上浇油:“如果相处的还可以,我会闪婚。”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