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资讯››《天堂摆渡人》小说精彩阅读 章呈佟姚小说免费试读

《天堂摆渡人》小说精彩阅读 章呈佟姚小说免费试读

2020-08-06 13:35:18 作者:余元元 浏览:0

小说主角是章呈佟姚的小说叫做《天堂摆渡人》,它的作者是余元元所编写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章呈曾经觉得死亡是件遥远又陌生的事,直到亲见了自己亲人的离世,他才意识到死神无处不在。当然他万万也没想到自己会在阴差阳错之下成为一名入殓师,过上每天与各种逝者及家属打交道的生活。而在从门外汉到内行的过程中发生了许多啼笑皆非又惊心动魄的故事,这使得他对人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同时也因此收获了自己的亲情、友情和爱情。...

第一章精彩试读

《天堂摆渡人》小说精彩阅读 章呈佟姚小说免费试读

>>在线阅读<<

《天堂摆渡人》 小说介绍

《天堂摆渡人》是作者余元元创作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天堂摆渡人》精彩节选:因为答应了侯树新的邀约,章呈特意告诉了父亲自己今天有事,可能要晚些回去。下班后他便坐上了侯树新的银色金杯面包车,车里除了他还有几位逝者的家属。侯树新开着车一路上都在叮嘱着家属们这几天要注意的事项,待将...

《天堂摆渡人》 第六章死亡体验 免费试读

因为答应了侯树新的邀约,章呈特意告诉了父亲自己今天有事,可能要晚些回去。

下班后他便坐上了侯树新的银色金杯面包车,车里除了他还有几位逝者的家属。

侯树新开着车一路上都在叮嘱着家属们这几天要注意的事项,待将他们送到了地方,侯树新这才回头对章呈说,“小章,坐前面来。”

章呈顺从地照做。

“男人要阳刚一点,你把背挺直,别跟个缩头乌龟似的。”侯树新对坐在副驾驶的章呈说道。

章呈试着挺胸抬头,这样的姿势让他有些不大习惯,毕竟在殡仪馆的这两天里,他几乎都已经将自己活成了无脊椎动物了。

“侯哥,你要带我去哪儿啊?”看着侯树新把车开到了一条陌生的路上,章呈忙问。

“昨天我听发叔说了你的事儿,发叔说让我挽救一下你,所以我现在要带你去一个能让你顿悟的地方。”

侯树新说的是神秘兮兮,章呈自然也是不敢松懈,生怕待会儿又会见到什么**的场面。

最后车子停在了一条书画老街上,章呈对这条街道的印象还停留在自己小学上书法班的时候。那是父亲给自己报的兴趣班,地点就在这条街的最南头,那时每个周日的下午他都会跟着母亲辗转来到这里,再经过一个小时在白纸上的涂涂画画他的任务才算完成。

章呈还记得每次他从书法班走出来的时候都是傍晚,街边散布着的零星二手书籍商贩大多会在那个时候陆续开始收摊回家,斜阳的余晖照耀着眼前的路,而那时的他满脑袋里想的都是晚饭吃什么?

时隔多年,当他再次来到这里,人非已是注定,而眼前的景象也与曾经的不大一样了。

章呈看到了原本街上那些卖宣纸毛笔和旧书连环画的店基本已关了大半,这条造型古色古香的老街俨然已被一些饭馆儿、茶楼和特色用品的小店所占据。那朱红色的外墙被漆了又漆,透着一种新不新旧不旧的红,看得出来这里的人们没有任由老街破败下去,大家都在极力地为它“涂脂抹粉”,这也同时说明了老街的价值尚存。

侯树新将车停好后招呼章呈下车。

“小章,就是这儿。”侯树新指着前面的一家店说道,“下车吧。”

章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一家很特别的店,只见那不起眼的店门上贴着类似于春联儿一样的装饰,只是二者颜色完全不同,这里的“春联儿”走忧郁的黑白色系。

章呈站到台阶前看着“春联儿”上的字,上联——探究死亡奥秘,下联——领略生命真谛,横批——极致体验。

这番话的韵律让章呈不禁想到了小学运动会时喊过的口号——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锻炼身体,振兴中华。

嗯,听起来都容易让人一股热血涌上心头。

章呈抬起头,看到了店招牌上清清楚楚写了五个字——死亡体验馆。

“听过死亡体验馆吗?”侯树新站到他的身边问。

“好像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章呈被侯树新拉进了店里,里面的昏黄光线让他有一种踏入了另一个世界的错觉。

侯树新跟里面的店员熟络地说着话,看样子好像是认识。

“怎么样?走进来什么感觉啊?”

“有点像居酒屋的风格。”章呈回答。

侯树新贴在他耳旁道,“这样的装修便宜。”

这里整体都是木质结构,走简洁神秘的路线。正对着门的这条走廊把这处大空间分割成了两个部分,左侧是宽敞的厅屋,里面陈列着一些低矮的桌椅和说不上来是干嘛的大盒子,右侧则是一间一间的小包间,里面的设置跟左侧几乎差不多。

“这死亡体验馆是我跟朋友合伙弄的,才刚开业不到三天,正在改进阶段,客流量不多。我带你来这儿呢是想让你体验体验,顺便给我们提提意见。”

“怎么体验啊?”

“其实就是大家伙儿合起来演一出戏,但你不能真把这个当戏来糊弄,你要参与其中,信以为真。”

“就是假装我死了。”

“诶,对头!”侯树新搭着章呈的肩膀,“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我是托关系找朋友,好不容易凑到一伙顾客的,等他们来了你们一块儿体验啊。”

章呈被侯树新带到了门口的一间小屋里喝茶,一杯接一杯。五点以后“顾客们”便就陆陆续续地赶来了,不过听着他们打招呼的动静,好像这些“顾客”不是侯树新的朋友就是这里店员的朋友,应该大多数都是过来凑热闹的。

人员到齐,死亡体验正式开始。

章呈跟着三女两男走进了左侧的厅屋。那些人里一个是看着比吴广发的年纪还要大一些的男人,还有一对四十岁左右的夫妇,最后则是两位扎着马尾辫的妙龄少女。

在进入到了厅屋后,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安静了下来。

这时,门被关上了,这里成为了一个密闭的空间。

很快一个低沉又悠远的声音从屋子的角落里传来——请大家入座。

章呈环顾四周,看到周围一共有十套桌椅,而每一套桌椅旁都有一个镶嵌在地面里的长方形黑盒子,桌子上都放着纸笔,不知道是干嘛用的。

他找了个角落坐好,等候着吩咐。

片刻后那个声音又响起了——生老病死是大自然的规律,我们每一个人自从降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奔赴着名叫死亡的终点站前行......

这本应该是一次极其严肃的陈述,可突然而至的刺耳的电子器材干扰声打断了那个好听的男声。

在座的那一对儿小姐妹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很快那个声音便又重新说道——生老病死是大自然的规律,我们每一个人自从降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奔赴着名叫死亡的终点站前行。不论穷富,不论美丑,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无一例外。而此时此刻,诸位要面对的就是自己的死亡。你们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回想前路一定会有许许多多的不舍和悔恨,那么现在就请大家看向自己身旁的桌子,在那张干干净净的白纸上写下自己的临终遗言吧。

六个人齐刷刷地低下头,纷纷一脸困惑地看着那张白纸,一时间竟然没有人拿起笔。

屋子里安静极了,章呈闻着那淡淡的熏香味儿开始陷入沉思。

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写下遗言。这有什么可写的?财产分配吗?他没有财产。临终托孤吗?他又不是刘备。可既然是要“死”一回,那就总得留下点儿什么吧?

就在章呈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余光扫见了自己身旁的那个年纪最大的大叔,他看到他拿起了笔,大叔挺直了身体端端正正地开始书写。

很快其他人也开始动笔了。

如果此时的章呈能够开通上帝视角,那么他便能惊讶地发现,虽然每个人都在写着自己的“临终遗言”,可大家却都神态各异,有的面容凝重,有的眼含热泪,有的一脸淡然,而他则还是困惑得不行。

既然这辈子没什么可说的那就对下辈子的自己说些什么吧。

章呈终于开始动笔了。

许久后,那个声音又出现了——请诸位按座号顺序把自己的“遗言”念给大家听。

章呈看了一眼自己桌子上的号码——8,这里没有人比他的数字大。

首先分享的是那两个要好的小姐妹,两个人一边互擦眼泪一边诉说着相处中的误会,还没等说完她们便就抱头痛哭,俨然就是一副即将分别的揪心场面。

紧接着是那对中年夫妇,男的一直在忏悔,在道歉,说到动情时甚至痛哭流涕,他深感自己的确罪大恶极,把最痛的伤留给了最爱他的人。期间他不停地看向自己的妻子,而那女人则是一脸的淡漠。跟男人不同的是,那女人的“遗言”里,大多都是在对自己道歉,她后悔她总是为了其他人而忽略了自己,如果能重新活一次,她想要为自己而活。

跟另几个人相比,年长的大叔就沉稳了许多。他的“遗言”有着浓浓的年代感,看得出来他是希望妥善地安排身后事,而他的遗言中提到最多的是他的母亲。说到最后,大叔突然绷不住哭了出来。他说自己之所以来这里体验是因为他的母亲已经时日不多了,他无法想象失去母亲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唯一能做的就是先于母亲一步,体会一下死亡的感受。

他的这一番话说得大家都为之动容。

最后,终于轮到了章呈。他感觉似乎有一只追光灯精准无误地照在了他的身上,他的眼前一片圣光显现,周遭的一切都渐渐隐没了下去。

章呈对着自己的字迹念道——爸妈,对不起!还有,下辈子我一定要做个勇敢的人。

数秒钟后,身旁的大叔问道,“完啦?”

章呈诚恳地点点头,“嗯,完了。”

也难怪大叔会惊讶,相较于其他人的“长篇累牍”,章呈的遗言简直是太短小精湛了。

但这也不失为一份遗言。

扬声器又发出了声响——请大家入棺。

小说《天堂摆渡人》 第六章死亡体验 试读结束。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