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资讯››《贵妃有心疾 得宠着!》楚月秦恒大结局在线试读

《贵妃有心疾 得宠着!》楚月秦恒大结局在线试读

2020-09-09 09:25:15 作者:小橙 浏览:0

小说主人公是楚月秦恒的书名叫《贵妃有心疾,得宠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巴西松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秦王妃在山上养病期间不安分!——此传闻属实。秦王妃隔三差五就会去隔壁山头找一俊美男子!——此传闻也属实。皇上至纯至孝,甘愿出宫静修,为祈祷大凤王朝福泰安康吃素三年,即将功德圆满,却偏偏叫一寡妇坏了修行!——此传闻铁证如山。那寡妇后来成了贵妃。只是奈何贵妃娘娘有心疾,三不五时就要昏厥一下,据太医院掌院断定,贵妃娘娘活不过三十。所以一众宫妃盼啊盼啊,盼到头发都白了,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第一章精彩试读

《贵妃有心疾 得宠着!》楚月秦恒大结局在线试读

>>在线阅读<<

事关上清观清誉,上清观主自然是要过问的。

楚月跟琥珀主仆俩就被喊过来了,玉和小师太在门口等着,显然有些着急,一看到她们过来,就忙小声道:“师父要问隔壁龙安寺的事。”

一听这话,楚月心里就有数了,朝玉和小师太点点头,然后就带着琥珀进来。

上清观主,静勉师太还有玉梅小师太三人在,其他人倒是没有惊动,毕竟这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宜声张免得人心惶惶。

“见过观主。”楚月带着琥珀见了一礼。

“女施主客气。”上清观主是个面容和蔼的,颔首道。

“不知观主此番喊我过来,所为何事?”楚月便没有客气,开门见山道。

“所为何事你还不清楚吗?”静勉师太就冷哼道。

楚月笑了声,道:“还请师太明言。”

“事已至此你还不承认,那我也不客气了!”静勉师太冷色道:“我们与隔壁山头龙安寺河水不犯井水,立观多年从未有过任何交集,但是自从你来了之后,天天往隔壁山头龙安寺跑,你这是成心要坏我上清观清誉么!”

今日她势必要将这寡妇赶走!

“师太,我知你素日嫌弃我此等出身,不容于我,但是我也没想到,你竟能如此冤枉于我?”楚月闻言,一脸天要塌了的表情,脸色煞白,震惊看着静勉师太道。

但是这副模样落到静勉师太眼中,便是典型的做贼心虚了,静勉师太冷笑道:“你还要继续狡辩吗,你这幅柔柔弱弱的样子,哄哄那些男人还行,但是对我,对我们上清观耍这一套,那可没用!”

“观主也是这么想我的?”楚月大受打击,看向上清观主。

上清观主还没说什么,静勉师太就道:“观主心善,但却被有些人故意糊弄,可是上清观百年清誉岂容你此等下作之人诋毁?”

“没活路了,真是没活路了,这天地之大能容海川容山岳,却容不下我这弃妇之身,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楚月一脸悲戚,说着,就要往旁边的柱子上撞,想要来个一死以证清白。

“小姐,小姐你别想不开呀,你别想不开呀!”琥珀吓得脸色苍白,死死地抱住她家小姐大哭道。

“琥珀,你别拦着我,让我死了算了,我一介弃妇,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我本以为上清观是这世间最后一块净土,能够容得下我,让我苟延残喘过完下半辈子,可是我没想到,连上清观也容不下我,竟要用这种脏水逼迫我,除了一死,我还能如何?”楚月悲怆道。

静勉师太被气得浑身都发抖了:“你……你这贱妇……”

“静勉。”这贱妇二字一出来,上清观主就皱眉了。

静勉师太连忙道:“是师妹被这寡妇气晕了头。”

然后她就气得有些颤抖地指着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楚月:“贫尼就知道你不是个安分的,若不然也不会被夫家所厌弃,但是不想你来了上清观后也本性不改,你以为这一次是你这样撒泼寻死就能够囫囵过去的吗,你前往龙安寺,与龙安寺和尚不清不楚,此事人证不止一个,玉梅便是其一,你可当面与她对峙,贫尼倒要看看,你这不贞之人还怎么舌灿莲花!”

“还对峙什么,让我死了算了,让我死了算了,琥珀你别拦着我。”楚月有气没力地哭道,就要往柱子上撞去。

“小姐你别这样想不开啊,清者自清,我们不要去听这尼姑的话,她素来看不惯我们,自是要冤枉死我们的。”琥珀哭着拉着她家小姐道。

静勉师太被气得浑身都发抖了,指着这一搭一唱的主仆俩:“你们……你们休要败坏贫尼名声,你们被贫尼逮了个正着,就想要抵赖是不是,贫尼也没说什么,你们就如此寻死觅活,如此做派,不怪会被夫家所厌弃!”

“就是,你们勾搭隔壁龙安寺和尚,此事乃是我与几个师姐妹亲眼所见,证据确凿,还如此要死要活,你们这是想让我们上清观落得一个欺负人的名声是不是?”玉梅小师太也是气得发抖。

在上清观住着,都是姑子,何曾见过这等手段?如此反倒是成了她们的不是了!

楚月演了一把白莲花,过足了戏瘾,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这才看向上清观主:“观主,这世道于我们女人多有不易,尤其是我这种无夫家可靠,又被娘家所丢弃的,天大地大,基本无我容身之处,能得观主大度收留,我本应该为上清观赴汤蹈火,可却没想到,为图生计,竟给上清观带来如此多的不便,实在是叫我万死难辞其咎。”

“为图生计?”静勉师太立马就抓住话柄了,几乎就想到了卖,按捺着激动跟上清观主道:“师姐,你也听到了吧,事到如今,如此寡廉鲜耻干出此等下作之事的寡妇是万万留不得了,不然我上清观百年清誉,真真是要毁在她手上了!”

“我……我的天!”玉梅小师太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为图生计什么意思,直接捂着嘴巴,瞪大了眼睛看着楚月,仿佛从小到大的三观,都是被洗礼了一番一样。

“琥珀你别拦着我,别拦着我,与其让静勉师太如此羞辱,不如让我死了,让我死了。”楚月说着,就又要撞柱子了。

“贫尼何时羞辱过你,为图生计前往龙安寺,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做都做了,还怕人说吗!”静勉师太讥诮道。

“观主,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楚月小脸惨白,惨戚戚地看向上清观主。

时候过去这么久了,可是快要过去做午饭的时间了,所以楚月就‘伤心过度’了,直接就‘哭晕’了过去。

“小姐,小姐你别吓奴婢呀!”琥珀惊慌失措地大哭。

“这寡妇,这寡妇还来这套!”静勉师太气得浑身哆嗦,她没想到这寡妇招数这么多,先寻死后晕厥!

“快把人先扶回去,此事稍后再说。”上清观主连忙道。

“师姐,这寡妇留不得啊!”静勉师太连忙道。

“等她醒了再说。”上清观主摇头道。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