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资讯››热文《上门姑爷》张立秦轻音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热文《上门姑爷》张立秦轻音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2020-09-14 10:16:14 作者:冷无情 浏览:0

小说主人公是张立秦轻音的小说叫做《上门姑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捉蛇者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觉醒来,一切都变了。老婆是江州第一才女,貌美如花。岳父是江州秦家,富甲一方。嗯...可惜我是个穷酸上门姑爷,遭受的却是鄙视与不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知道,上门姑爷也有出头的一天。...

上门姑爷第一章精彩试读

热文《上门姑爷》张立秦轻音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第一十八章孤鸿

张立的每一句话念出,都像是一道惊雷响起,震得场中雅雀无声,所有人都不禁呆滞。

“诗成泣鬼神!”

顾同章只是下意识的呢喃,但由于场中太安静,而传到了每一个人耳中。

陈先寿也终于反应了过来,颤声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大开大合,壮阔雄奇,气势磅礴,正如怒水滔滔不绝,当真是好诗啊。”

陈先寿激动得跺了跺脚,越说越兴奋,大声道:“尤其是这最后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好大的气魄啊,好洒脱的人生境界啊!”

他看向张立,道:“这位后生能有如此格局,属实难得。”

秦轻音也是破涕为笑,不禁看向张立,眼中的欣喜和温柔却是怎么也藏不住。

但当她发现张立也正在看她时,却羞得把头低下,脸颊绯红一片。

唐凝儿不禁道:“行啊张立,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才华,脑子好用,也算是弥补了一下身体缺陷。”

去你大爷的,你身体才有缺陷,老子身体健康得很,顶风都能尿三丈远。

他习惯了唐凝儿的口无遮拦,只是转头朝刘子明看去,眯眼道:“怎么样?这首诗可还入你法眼?”

“你...”

刘子明当真很像死不要脸地否定,但顾同章和陈大人已经给了肯定的评价,他哪里敢唱反调啊,只能艰难点头。

四周众人这下惊了,都议论纷纷,场中喧嚣了起来。

谁敢相信,这个小小的秀才,区区的赘婿,竟然真的临时做出了一首诗,而且还受到两位大人的赞扬。

事实上也不需要两位大人赞扬,在场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这一首诗中,所蕴含的磅礴的力量。

顾灵也是满脸诧异,看着这个瘦瘦的书生,不敢相信他这瘦弱的身躯,竟然能做出这种气势浩大的诗来。

张立看着刘子明,缓缓道:“记住了,以后见到我要叫老师,否则...谁都知道作为读书人的你,说话就是放屁。”

刘子明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红,脑中忽然灵光一闪,终于想到解围的办法。

他大声道:“张立,你**,这首诗根本不是你写的,是你抄的。”

“什么?抄诗?”

“他不会是用的别人写好的诗吧?”

在场众人的怀疑心又被点燃了。

刘子明看到这种氛围,胆气足了许多,连忙道:“这是诗的确是好诗,刚才陈大人也说了,大开大合,气势磅礴,你区区一个赘婿,一个寒门的穷酸秀才,怎么可能有这种格局?”

“而且这首诗前边好像是暗叹时光如梭、岁月易老吧?你才不到二十岁,哪里会写这种诗,你分明是抄的。”

顾灵忽然站了出来,看着刘子明,眯眼道:“不单单是叹岁月易老,而且隐隐表达了壮志未酬、理想并未实现的一种愤懑,看起来,这的确不像是你写的。”

张立一时间也有点反应不过来,刘子明这厮还有点急智啊,竟然看出不是老子写的了。

李白大佬,对不住了,哥们儿给你丢脸了。

只是...这个小丫头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长得这么好看,水灵水灵的,竟然也跑出来针对老子?

张立看向顾灵,在她眼中却又看不出戾气,只看到了清澈。

“你们...”

秦轻音气得喘气,道:“这就是我相公写的,他本就有这个才华,只是从不表露而已。”

鉴于之前的《卜算子》和《夜雨寄北》,秦轻音自然对张立的才华有了解,在场也只有她和秦尚诚是完全相信张立的。

“他不配做读书人。”

刘子明见张立愣住,连忙乘胜追击,大声道:“抄别人的诗,来给自己长脸,这种品质,应当革去他的功名,革去他秀才的名头。”

说话的同时,他给身旁的几个年轻人使了使眼色。

旁边的狗腿子们自然会意,连忙站了出来,同时对着顾同章施礼。

“学政大人,此人心术不正,我们恳请革去他的功名。”

“不错,今日我们势必要为读书人争一口气。”

“与之同为秀才,奇耻大辱也!”

一个个秀才站了出来,秦轻音气得发抖,她这才发现,原来这群人竟然是要彻底毁了张立啊。

唐凝儿才不管那么多,直接大声道:“呸,一个个文质彬彬,心窝子比什么还黑,你们怎么这么不要脸。”

“胡闹。”

顾同章脸色一沉,道:“唐姑娘,说话要注意分寸。”

唐凝儿道:“那他们怎么不注意分寸,要革张立功名,这不是逼他去死吗!”

张立心中有点感动,看来唐凝儿关键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不过她显然想多了,以老子这份脸皮,怎么可能为了个破秀才要死要活的。

当然,刘子明等人要把老子往死里逼,老子也自然不会客气。

张立一步跨出,大声道:“刘子明,我再跟你赌一场,如何?”

刘子明冷笑道:“你还想赌什么?”

张立道:“正好学政大人在,你既然说我是抄诗,我就请学政大人当场出题,我应题再作一首,这样总不会有假了吧?”

刘子明气笑了,直接道:“你敢这样跟我赌?”

“有何不敢?”

张立直接道:“若我作出大家都满意的诗词,那你就立刻滚出去。”

他说这句话是有分寸的,没有太过分,因为以他的实力,还不足以真正撼动江州总兵。

而刘子明也是来劲了,连忙道:“若是你作不出,就革去你的秀才功名。”

“好!”

张立直接点头道:“请学政大人出题。”

在场众人都傻了,这年头还有人敢拿功名来打赌的?这人怕真是个傻子。

秦轻音满脸焦急,本想着阻止,但看到张立的自信的表情,终究还是叹了口气,选择相信他。

顾灵则是满眼好奇,一直看着张立。

顾同章皱眉道:“功名岂是儿戏,怎可用来打赌?”

张立道:“那就请学政大人为我做主,把他们几个赶出去!”

“别啊!”

刘子明连忙道:“顾大人,我们是双方自愿打赌啊,您就出题吧。”

场中寂静无比,顾同章也是犹豫了好久,朝屋外一看,只见明月高悬,梧桐影单,叹声道:“便以这月色梧桐之景,写一首词吧!”

这个绝对是临时想出来的,众人一听便知,所以一个个都朝张立看去,眼中带着得意的冷笑。

而张立,就在众人瞩目之下,缓步走到了门口。

他朝四周一看,深深吸了口气。

秋夜微寒,空气清新。

“别装了,我不信你还能变出诗词来!”

刘子明在后边讥讽道。

张立淡然一笑,轻叹道:“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后边众人,脸色渐渐变了。

他们看向张立的背影,似乎与月光、梧桐融为一体,显得那么孤寂。

“惊起却回头!”

张立忽然转身朝众人看去,一字一句道:“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声音落下,画面似乎定格,所有人都看着张立,正如在看那词中孤鸿。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