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资讯››扶苏澜怜为主角的小说 扶苏澜怜小说主角

扶苏澜怜为主角的小说 扶苏澜怜小说主角

2020-09-22 09:47:17 作者:清濯我缨 浏览:0

《混沌七国》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作者是清濯我缨,小说主人公是扶苏澜怜,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盘古手持巨斧将一股混沌劈开,这股混沌一分为二一份为凡世,一份为混沌世界……公子扶苏为秦始皇长子,他拔剑自刎于上郡后又在混沌世界重生…...

混沌七国第一章精彩试读

扶苏澜怜为主角的小说 扶苏澜怜小说主角

>>在线阅读<<

亥时已到,扶苏命人叫醒熟睡中的将士们。他们穿戴好战甲后赶到练兵场。此时,扶苏早已站在了台上。

“想必诸位都已休息过了,现在定是精神抖擞。现在我来给诸位说说我们今晚的计策。我将你们分为四队。一队名为‘峙’,人数一千九百人,你们只需服下御风丹后站在敌国城外便可,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二队名为‘势’,人数十人,两人共击一鼓。三队名为‘破’,人数八十人,四十人抬一个攻城锥。只需在我下令之时撞击城门几次,天之国君主出现即刻撤退。四队名为‘袭’,人数十人,你们在等下换上天之国战甲以后赶往天之国东边的那座山上,然后服下御风丹飞入天之国寻找他们的粮草存放处,发现立刻焚之。你们是此计策的核心,由副将乐仲带领。所有人如果见到天之国国君即刻服下御风丹听我号令准备撤离。”

“乐仲领命!”

“好,现在去准备。一队到城外集合先不服御风丹,帮助二、三队抬鼓、攻城锥到敌国城外十里处等候差遣。战甲、头盔我已备好,四队立刻去帐内换上敌国的战甲头盔,换好后来此集合我有要事同诸位讲。”

说完,扶苏拿起鼓旁的鼓槌敲向大鼓。

“今晚必将打破敌国!”

众人高呼,练兵场上热血沸腾。扶苏挥手示意众人开始。众人散去后扶苏坐在一旁的木椅上等候乐仲一行人。诗影、轩柏也被鼓声吵醒,知道扶苏已开始计策,急急忙忙穿上衣裳从各自的帐中赶去助阵。

一盏茶的时间,乐仲等人换上敌军的衣服来到扶苏面前。扶苏从椅上站起,严肃地看着乐仲一行人。目光炯炯,眼神犀利、霸道,杀气十足。不着战甲,不戴武冠却气势逼人。

“你们十人切记要避人耳目,虽已乔装但仍有危险。切记,发现粮草立刻焚之。”

十人各持火把朝东边纨山赶去。扶苏来到城墙上,远远地望着天之国,相隔百里,在这黑夜里,只能看到天之国城墙上微微火光。扶苏见众人已朝敌国行进自己也坐上马车赶去。诗影、轩柏二人赶到城门叫住了扶苏,扶苏控制马车调头拉上二人一同前往战场。

一行人坐着马车先行赶到。大军也在半个时辰后赶到。扶苏号令大军前进。来到天之国城墙两里外。

子时已到,扶苏一声令下,战鼓声与将士们的呐喊声响起,将这沉寂的黑夜打破,这一阵吓得天之国正在城墙熟睡的将士们丢了魂。急忙吹响了号角。

“这天之国城墙果然又高又结实。”

扶苏走下马车抬头望着天之国的城墙。那城墙足足有八丈高且厚实。城门也是用坚固的木头打造而成。子都宫殿里正在做着美梦的天之国君主‘离镜’也被那号角声惊醒。他猛的睁开眼,急忙穿上衣裳连头发都为梳,冠也未戴就驱车赶往城门处。这一声号角将天之国所有人唤醒,所有人都提心吊胆认为地之国已经攻破了城门。城内近十万兵力也都朝城门处赶去,仅仅留下千余人守卫宫殿。纨山上的乐仲等人见城内突然灯火通明,敲锣打鼓知道扶苏之计诱敌成功。众人服下御风丹跳下山崖飞入天之国内,乐仲等人落在一户人家屋顶。城内百姓一听到号角响起知道两军已经开战更是门窗紧闭,屋内连灯火都不敢点着。街道上赶往城门的将士脚步急促、慌乱。

“想不到扶苏将军竟用两千人就吓得天之国如此。看来这场赌我是输定了。”

乐仲等人看天之国将士走远就从屋顶跳下,开始搜寻敌国粮草的存放点。

“扶苏,既然已兵临城下为何还不下令破城?”

“时候未到,将军你可别忘了我们来此只是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以此声东击西。”

说完,扶苏拔出腰间的剑将马车的绳索砍断,那马嘶吼着跑进远方的森林之中。

“扶苏,你这是干嘛!”

“时候一到,自然得知。”

三人站在车前头上是近两千个士兵。月色朦胧,天之国城外却无半点火星光亮。地之国将士站位松散,天之国城墙上的将士根本看不清楚地之国出兵多少,不敢轻举妄动。

“地之国的**贼人,白日无法取胜竟然半夜来袭!”

天之国君子离镜站在城墙上,他打量着天空中地之国的士兵以及地上的扶苏三人,心里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不敢派兵开门出战。

“哈哈哈,想不到堂堂天之国国君竟被吓破了胆,衣冠不整来到此处,才从寝宫赶到这里吧?”

扶苏大声嘲笑着离镜,空中的地之国将士也大笑起来。

“你,你这黄毛小子是何人?”

“在下扶苏,是地之国请来攻打你天之国的帮手。”

扶苏离开马车走上前去。

“哈哈哈哈,地之国居然会请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地之国真是一年不如一年啊。不如臣服于我离镜,做我天之国的附庸如何?”

“想不到你这胆小如鼠的君主还敢说出如此大话,真是让人笑掉大牙。我军早已在你天之国城外等候快半个时辰之久你却不敢派一兵一卒出来应战,真是个缩头乌龟。”

“可恶,你这牙尖嘴利的小子,看我不将你扒皮拆骨。”

离镜气急败坏下令出战。正在此时,天之国北边却燃起了熊熊大火,城内百姓的嚎啕声传出了城墙外,离镜见城中大火立马派兵去救火。扶苏见状立马下令三队抬起攻城锥攻城,离镜又急急忙忙指挥将士前去应战。

“撤!”

扶苏大喊,天上的人立马飞向高处,二队、三队也急忙服下御风丹飞回扶苏身边。

“快放箭!”

天之国城墙上站着一排排的将士他们手里拿着弓,扶苏见状立马跑回马车旁,拔出剑将车挑起掀翻。拉着诗影的手蹲下。

“轩柏将军快蹲下!”

天之国城墙上万箭齐发,将士们飞往高处,箭矢所不及。扶苏三人蹲在掀倒在地的马车后,一支支箭矢射在车上发出阵阵响声,箭矢从三人身旁呼啸着飞过。

“赶快撤退!”

天上的士兵朝地之国飞去,扶苏三人也服下御风丹飞向天上。离镜见地之国大军撤去,心有不甘。

“可恶!”

眼见扶苏大军越飞越远,离镜却只能看着众人离去,他在城上大声叫嚷起来。

“快去救火啊!”

天之国火势越来越大,有一半屋舍已经被烈火所吞噬。这无边无际的黑夜被这场大火照亮,风将大火吹的更旺,扶苏大军如有神助。

“扶苏此计真是妙啊!”

轩柏为扶苏鼓着掌。

“那里那里,谬赞了。”

“扶苏将军真是神算,竟事先知道敌国一定会放箭。”

一行人飞翔在天上,飞翔在这黑夜之中。

“扶苏,为何我们三人不能提前服下御风丹?还要冒险用马车躲箭?”

诗影问到。

“因为我怕我会像虎牛翼驹一般脚软、头晕……”

“仅仅是如此?”

“仅仅如此。”

“哈哈哈,一行人大笑起来。”

气氛变得快活、轻松。

扶苏众人回到兵营,兵营里静悄悄的,将士们都已经睡着了。轩柏正想将熟睡中的将士叫醒却被扶苏拦住了。

“打扰别人睡觉可不好。这可不是天之国的敌人。”

轩柏也觉得有理点了点头。

“我们也去睡觉吧。再不睡天都要亮了。”

轩柏对千人说到。

“诗影、扶苏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我先回营了。”

告别了轩柏后扶苏一个人又来到城墙上。诗影见扶苏并未回营里睡觉也同他站上城墙。

“怎么?又在赏月啦。”

“嗯。”

扶苏闭上眼感受着风的轻抚。

“大小姐你还不去休息吗?”

“很快就能救出爹爹了,有些激动,谢谢你啦!扶苏。”

扶苏睁开眼,诗影俏皮地向扶苏做了个鬼脸。扶苏笑着将诗影脸上的头发撩入耳后。

“你真的很像我的妹妹。”

“将军!我们回来了!”

是乐仲等人在城下大喊,他们搭着肩走进城门。

“妙!实在是妙!将军仅用两千人马就大破天之国,听天之国士兵说连天之国君主都亲自来到城墙上指挥,可惜没亲眼看到他那张气急败坏的脸,真是一大憾事。将军你的计策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心服口服……”

乐仲夸赞着扶苏,扶苏尴尬的笑了笑。

“谬赞,谬赞。去休息吧。”

“这一次是我赌输了,我心甘情愿当将军五年仆人。将军这一仗真是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我乐仲是心服口服啊!”

扶苏拍了拍乐仲的肩膀。

“以后你就不用再叫我将军了,从今天开始我就不是诸位的将军了。”

十人听完后有些失落。

“好了,先去休息吧,我也有些困倦了。诗影,我先回营了,晚安。”

扶苏转身走下城墙,背着手走进自己的营帐之中。乐仲等人也回到营了。百里外天之国的火光也已灭去。

第二天正午。

“哇啊啊啊……”

扶苏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走出营帐。

“早,扶苏将军。”

路过的将士朝扶苏打着招呼。

“早。”

“喂,扶苏快过来。”

轩柏正在远处叫喊着扶苏。扶苏走过去,桌上正摆满了酒肉饭菜。将士们围了过了将扶苏举起。

“这是干嘛?快把我放下来!”

“哦,扶苏将军料事如神!”

“好了好了,快吃饭吧。”

轩柏也走了过来,将士们放下扶苏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两千个将士们把酒言欢,喝酒庆祝着胜利。

“扶苏,我军已烧毁敌国粮草,我们等下喝完酒就派兵攻打天之国!将天之国连根拔起!”

轩柏拿起桌上的空碗递给扶苏又拿起酒坛给扶苏倒满。轩柏将碗举起,扶苏也举起碗二人碰了碰碗随后一饮而尽。

“不,不能派兵攻打。”

“为何?”

“因为敌国虽没了粮草却未损一兵一卒,依然有实力同我军作战。况且没了粮草的天之国迟早会因为饥饿不攻自破,何必再去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我们现在应该班师回朝向地之国君主禀报军情,随后我们就去森之国救诗影的爹爹与太公。我相信天之国一定会派人去地之国的。”

扶苏自信的笑了笑,他拿起酒坛倒入碗中。

“好,我们随后就出发。”

“怎么不见诗影?”

“她应该还没醒。”

“真是个大小姐,我去叫她。”

扶苏喝完碗里酒起身走向诗影的营帐。

“这酒可真难喝,不过有喝的就不错了。”

扶苏喃喃到。

“大小姐,你还要睡多久?已经晌午了。”

扶苏拉开帐帘,诗影正在睡着觉。诗影听到扶苏叫自己转过身来微微睁开了眼瞧了瞧扶苏,随后又闭上眼。

“喂,你还去不去救你爹爹和太公了?”

听到扶苏提到自己的爹爹与太公,诗影睁开眼,坐起身。

“你……你不出去我怎么换衣服。”

“哦,抱歉。”

扶苏走出营帐,放下帐帘。又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诗影梳妆打扮完以后也走了过来。三人吃饱喝足以后准备前往地之国都城。

“我们三人先行,尔等随后也赶回‘涅爻’。”

“是!将军!”

“将军能让我随行吗?我现在是扶苏将军的仆人……”

“乐仲,同你说了多少次了,我现在已经不是将军了。”

“也好,乐仲你就同我们先回涅爻吧。”

扶苏四人骑上马连夜赶回地之国国都涅爻。

第二日辰时。

“国都就是更热闹一些。”

扶苏跳下马。

“扶苏,我们还没到宫殿。”

“你们先走吧,我骑马骑了一宿也骑累了,正好休息一下顺便看看这地之国国都里有什么奇珍异宝。”

“可是,扶苏你第一次来这地之国又不识路……”

“不如让我陪着他吧。轩柏叔叔,我小时候来这里玩过认识路。”

诗影也跳下马。

“好吧,乐仲我们二人先行赶往。”

“可是……我是扶苏将军的仆人……仆人理应跟着主人……”

“说了多少遍!我现在已经不是将军了!”

“他们两人郎情妾意你去凑啥热闹,跟着我去宫殿这是命令!”

“是!左将军!”

“什么郎情妾意啊?轩柏叔叔你胡说什么?”

诗影羞红了脸,轩柏与乐仲骑着马远去。

“我们现在去哪里,扶苏。”

两人牵着马走在大街上,扶苏是左瞧瞧右看看小贩卖的所有东西都让他感到新奇无比,他瞪大眼张大嘴,活蹦乱跳的像个小孩儿。

“就在这城中转转,等下我们就去同轩柏、乐仲汇合。”

“好吧。”

“嗯嗯!哇!那个绿色的宝石好大好亮!真想买下来镶嵌在我这绝世宝剑上。”

扶苏牵着马朝那小贩奔去。

“哎,扶苏,你等等我呀!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子。”

诗影喃喃到也牵着马追去。

“哎呦,这位公子和这位小姐要买点什么?我这儿的东西全是好宝贝,价格绝对公道。”

那小贩吆喝到,他走到摊子前恭敬的招呼着扶苏二人。

“这个绿色的宝石还不错啊。”

“哎呦,公子真是好眼力啊,我这宝石可是香兰之宝,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才得到到它。如此俊秀的公子与这美貌如花的小娇娘真是郎才女貌啊。”

小贩这么一说又让诗影羞红了脸,她拉起扶苏就走。

“才,才不是。我们只是朋友。”

“呵呵呵,没错,你搞错了。”

“诶,公子还买不买啊!公子你别走呀!”

“给我留着,我等下再来!”

诗影牵着扶苏的手,扶苏右手拉着马绳,诗影左手拉着马绳。

“喂,大小姐你在干嘛啊,干嘛把我拉着。你不会是害羞了吧?”

“怎么……怎么会,我是怕你上当受骗这个宝石肯定是假的。”

“真的假的?”

“你不相信我?”

“好,大小姐我相信你,你先把我手放开,免得别人又误会我俩是一对鸳鸯。”

诗影嘟囔着嘴将扶苏的手抛开,将手放在裙子上擦了擦。

“哎,我们现在就赶往宫殿吧。相信乐仲、轩柏已经到了。”

“才……才不要你命令。”

“诗影大小姐你说话怎么变结巴了,断断续续的。”

听扶苏这么一说,诗影鼓着嘴恶狠狠的看着扶苏。扶苏尴尬的对着她笑了笑,两人翻上马背赶往地之国宫殿。

“扶苏,下雨了。”

“我知道。我们骑快点吧,等下会被雨淋湿的。”

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扶苏二人加快了行程。与此同时,地之国大殿上。

“报!”

小卒奔进大殿内跪在地上行着礼,大殿上所坐的人正是地之国君主南冠。

“何事如此着急?”

“参见君主。”

“起。”

“是,君主。轩柏左将军现在已经在大殿外等候了。”

小卒站起身来,南冠捋了捋胡子。

“左将军为何在大殿外?他不是应该在敕州同天之国对峙吗?”

“左将军说他们已经大破天之国了。”

“哦,竟有此事?怎么可能?几天前他不是才说毫无破城之法让我换将去敕州替代他吗?快,快去将将军叫来见我。”

“是!君主!”

小卒行礼后朝大殿外走去。

“末将轩柏参见君上!”

轩柏走进大殿,脱下头盔单膝下跪朝南冠行礼。

“将军快起,听士兵说你已经大破了天之国,此事属实?”

“是的,君主。”

“轩柏,你可知道欺君会受天火灼身之刑?就连你的妻子、家眷也会……”

轩柏听到此言慌了神放下手里头盔跪在地上,头紧紧贴在地上。

“末将不敢欺君。”

“料你也不敢。说说,你是如何攻破天之国的?损失了多少将士?”

南冠坐在由黄金所造的椅子上翘着腿,上面镶嵌着各式各样的珍惜宝石,那些宝石还闪闪发着亮光。

“君主,其实,破城之法并非是我所想出。是末将一个朋友所想,他叫扶苏。我们用火攻烧掉了天之国的粮草,并未损失一兵一卒。昨晚丑时子都燃起大火相信天之国已无力再与我地之国相抗衡。”

“哦?真有此事?想出此法的人叫扶苏吗?若是他能为我天之国效力……”

“报!”

那小卒又一次跑入大殿之中。

“又是何事?如此着急成何体统?”

“拜见……拜见君主,天之国使者求见。”

小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用手抹去头上的雨水。

“哦?天之国使者?真是难得一见啊,去让他进来。”

“天之国使者云墨拜见地君。”

“请起,天之国使者不必拘礼。使者来我地之国有何贵干?我地之国与你天之国一向交恶,你就不怕有来无回吗?哈哈哈哈哈……”

南冠轻蔑的笑了笑,左手拍了拍椅子上的龙头雕刻。

“哪里哪里,贵国昨晚所用的计策让我君离镜是心服口服,不过我天之国粮草全部被焚烧殆尽百姓、将士无粮饱腹,我君特派我来求和,我地之国愿意用五百斤血金石、八千两黄金、两亿两白银以及三千匹虎牛翼驹用来换取贵国五百石粮草。我国愿与贵国交好,不计前嫌。”

“哈哈哈,贵国如此大方用真金白银来换粮草我又岂会不答应?换!先抬上殿给我看看是不是真金白银吧?”

“好。”

云墨走出大殿拍了拍手,二十个体魄强健、身强体壮的男子抬进来五个大箱子,壮汉们将箱子放下后又走出了大殿。

“潼关你去看看。”

“是,君上。”

南冠身后的宦官朝那五个大箱子走去。他打开箱盖,里面装满了血金石,那一堆血金石聚在一起发出了耀眼的红色光芒。他又打开了其他四个箱子,里面装满了金子、白银。

“南冠君上,五个箱子里分别装满了血金、黄金、白银,应该都达到了云墨使者所说的分量了。”

“地君,虎牛翼驹我等明日一定送到。”

“好!潼关带这位云墨使者去粮库拿粮。”

“请随我来,云墨使者。”

潼关带着云墨走出大殿。

“想不到这次竟然能如此重创天之国,轩柏左将军你真是功不可没啊!哈哈哈哈哈,一毛不拔的离镜这次居然拿出了这么多钱财,珍宝来换粮草真是前所未有啊!”

“末将惭愧,不敢揽下此功劳。”

“本君真是越来越想见见这个叫扶苏的高人了!本君定要重重赏赐!轩柏你务必要将扶苏给我请来!你先退下吧。”

“是!君主!”

南冠起身走到那五个大箱子旁,拿起箱子里的血金石放在手里把玩,大笑起来,笑的狰狞,笑的邪恶……

“诗影,大殿究竟在哪里啊!你带着我在这宫中转了几圈了。”

诗影与扶苏此时已经赶到地之国王宫却迟迟找不到大殿。

“我,我也记不住了。不如,我们去问问这里的宫女吧。”

扶苏点了点头。

“请问,大殿从何而去?”

“我带二位去吧,二位先随我去将马拴入马厩之中吧。”

“好。”

宫女带着扶苏、诗影二人将马放入马厩中来到大殿前。

“这大殿真是宏伟,华丽啊。”

这地之国王宫大殿比秦国的大殿更加华丽扶苏看着眼前这个大殿不免有些触景生情。

“这位公子与这位小姐为何站在殿外不进去?是有事要告知君上吗?”

潼关带云墨取完粮草后又返回大殿在殿外遇见了扶苏二人。

“扶苏?扶苏?”

诗影轻轻摇了摇扶苏,扶苏站在原地淋着雨望着这大殿仿佛丢了魂。

“哦?哦。我们这就进去吧。”

“这位公子请现在此等候我先进去禀报一下君主。请问公子的名字?”

“在下扶苏。她是诗影。”

“哎呦喂,想不到如此年轻俊秀的公子就是那火烧天之国的兵法大师。影门的大小姐也来了,君上见到你们一定会很激动。”

“哪里哪里,全是谬赞。”

“公子有此等能力还如此谦逊真是难得啊,我先进去禀报君上请在此等候。”

“好。”

说完潼关转身走进大殿内。

“君上,扶苏已到大殿外等候。”

“什么?扶苏已经到了吗?想不到轩柏的动作还挺快啊……快,快请他进来。扶苏此人高深莫测,如若能为我地之国效力那天之国就不足为惧了,我一定要将他招揽到。”

南冠捋了捋胡子陷入沉思。

“是。”

“扶苏公子请进。”

扶苏同诗影踏上台阶,扶苏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呼吸也更加急促。

“为什么我会如此紧张?”

“扶苏?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诗影看着扶苏如此有些着急。

“没,应该是昨晚没休息好吧,走吧,君主还等着我们呢。”

扶苏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雨渐渐变小停了下来,空气更加清新他深吸了一口气,这空气中还夹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香气……扶苏一步一步走上阶梯,脚步却越发沉重。他握紧了腰间的剑加快了步伐。

“在下扶苏,拜见地国之君。”

扶苏同诗影双手抱拳弯下腰。

“你就是扶苏?想不到想出这奥妙无比破城之法的人竟然如此年少!更是让我刮目相看哪!公子不必拘礼快快请起。这位貌美女子是?”

“小女子诗影,拜见地君。”

“诗影?你是影门大小姐?怪不得长的如此倾国倾城。”

“地君过奖了。”

南冠走到扶苏身边将弯着腰的扶苏拉起。

“公子是哪国人?”

“其实我并不是六大国之人,不过我醒来时躺在森之国里也算是出生在森之国,所以我应该算是森之国人。”

“哦?森之国人吗?公子能想出如此破城妙计定是前途无量啊,不如来我地之国?我封你做将军。”

“这个……扶苏犹豫了起来。”

“如何?”

“请容许我考虑考虑。”

“那好吧,公子请留下来用完晚膳再走,算是为这次大仗胜利庆祝,这位小姐也一并留下吧。”

扶苏看了看诗影,给诗影使了一个眼色。

“好吧,那我们就用完晚膳再走。”

“潼关你带扶苏公子与诗影小姐在这宫中转一转,欣赏一下风景,好生伺候。酉时再带扶苏与诗影来大殿用膳。”

“是,君上。”

扶苏二人跟在潼关身后,三人走出大殿在王宫里欣赏着地君所搜集的奇珍异宝。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