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资讯››第一章火路墩王斗谢秀娘 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一章火路墩王斗谢秀娘 完整版在线阅读

2020-10-23 09:33:04 作者:庄子墨 浏览:0

独家小说《第一章火路墩》是老白牛所编写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斗谢秀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崇祯七年三月,山西陕西大旱,赤地千里,民大饥。四月,李自成入河南,与张献忠合兵攻取澄城。七月,后金军进围宣府,兵掠大同,沿边城堡多失守。大明内忧外患,风雨飘摇!这年的七月,王斗意外来到大明,成为宣府镇保安州舜乡堡一普通小兵……......

第一章火路墩第一章精彩试读

第一章火路墩王斗谢秀娘 完整版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时近傍晚,王家宅院内飘出饭菜的香味。从前院到后院一共摆了三桌,分别是那些忙活的泥水瓦匠,帮柴的左邻右舍们各坐一桌。王斗与母亲妻子还有韩朝几人坐在厅堂内。

大桶的米饭,席中还有肉,有酒,各人都是吃得非常香甜。那些忙工的泥水瓦匠可以有一些工钱,帮柴的邻居们只有一些吃的了,不过人人都是满足,个个吃得狼吞虎咽的,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好的饭菜了。

钟氏出去劝了几次酒,她来回高声道:“大家吃好喝好,吃好喝好啊。”

王斗也出去敬了一趟酒,见王斗出来,所有的人都是站了起来,连称不敢当。

韩朝使了个眼色,与高史银四人也是跟在王斗身后敬酒,更是让乡邻们不安,这几个军爷个个人高马大的,给人压迫力太大了,特别是那个高史银,满脸的横肉,眼中总是凶光四射,不象是好人的样子,怎么能让人不畏惧不安?真不知道王总旗从哪儿找来这么个彪悍的手下。

钟氏也是含笑看着尾随儿子身后的几个大汉,这几个人都不是好相与的样子,却人人都是听儿子的,心中也是颇感自豪。

王斗也让谢秀娘随自己去敬了一趟酒,谢秀娘跟在王斗身后,手上拿个酒壶,神情有些紧张,怕自己举止不得体,说错话,让别人在背后笑话。不过王斗温和的笑容,鼓励的眼神,让她放松了不少。

她跟在王斗身后,就象个乖巧的小媳妇,席中有人开玩笑,问她什么时候与总旗大人完婚。

谢秀娘只是红着脸看自己鞋面,王斗大方笑道:“快了快了,明年吧,明年,到时各位乡邻可都要来喝喜酒啊。”

众人都是一连声的答应,连称总旗大人大喜之时,他们肯定都要到场的。

谢秀娘红着脸与王斗回到厅堂,偷了个空,她偷偷地对王斗道,那个叫什么高史银的大哥满脸凶恶的样子,怕不是什么好人,劝王斗哥哥要注意他一点。

王斗笑了一声,他再凶恶,还不是得在我面前好好趴着?完全不用担心。他那自信的样子,很是让谢秀娘崇拜了一把。

回到席中,韩仲也是向谢秀娘大叫打趣,问她什么时候与自家王头成亲,他己经迫不及待的想喝喜酒了。

谢秀娘脸更红,王斗笑骂他道:“你就吃你的吧。”

钟氏也是乐呵呵地看了儿子儿媳一眼,心下叹了口气,自家这媳妇将养了一个月,虽然脸色会好看些,不过身子还是太瘦小,还得再养得白胖些才是。

席中齐天良与钟氏谈得很是投机,二人讨论起买田置地的心得。齐天良有了一笔钱后,便一直在幻想良田宅院,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美满生活,这些时间他也走了舜乡堡,董家庄的许多地方。钟氏的梦想也是将祖上的良田赎回来,然后再买些田地,一代一代的传给子孙,家宅大兴,那样她就没有遗憾了。

二人可说是很有共同语言,相谈甚欢。

王斗在旁微笑地听着,拥有自己的良田土地,可说是所有中国农民的梦想,这是不分古今的。而将祖上的田土赎回来,最后再买些良田传家,这也是王斗所考虑过的。

眼下保安州的地价己是比往年低了很多,而且到时自己升为总旗后,说不定也会有一些职田分下来。有了这些土地后,以后母亲与小妻就可以靠收租过日,省去了整日辛劳。她们辛苦了一辈子,是该享享福了。

当然,这只是王斗的打算之一,如果他是大明人,只会选择这条路。不过来自后世的他,心中的考量更为庞大,他心内还有几种盘算,这都是要升职以后才开始实行的事了。

……

吃过晚饭后,送走了千恩万谢的客人们,钟氏收拾房间给韩朝等人歇息,王家的宅院是个两进的四合院,虽然破败,但是空房甚多,安置韩朝几人并不是问题。

安排好客人后,王斗与母亲及小妻在屋内说话。谈到王斗升为总旗,钟氏又是流泪,她叹息道:“如果你父亲还在,看到你现在有出息的样子,不知会多么高兴。”

王斗安慰了母亲几句,又谈起了明日带谢秀娘去董家庄赴宴的事。

谢秀娘有些不安,只是怕丢了王斗的脸面。

王斗安慰她道:“我有什么脸面好丢的,那管队夫人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你平日怎样,对着她便怎么样好了。”

谢秀娘还是有些踟蹰,反倒是钟氏颇有大家风范,交待谢秀娘明日该如何如何。看谢秀娘身上只有一些银簪子和银耳环等饰物,想了想,又将当年婆婆传给她的全套金首饰拿出来,郑重地交给了谢秀娘。

保安州当地妇女都有佩戴首饰的习惯,不论是穷还是富。当然富裕人家佩戴的是金首饰,穷些的人家只有佩戴银首饰了。不过无论人家多穷,家中的女人们最少都会有几个银手钏与银戒指。越穷的人家越怕别人瞧不起,哪怕戴个银首饰,心下也会安慰些。

而且钟氏将传家的金首饰交给谢秀娘,还另有一种不同的意思。看着王斗的身份地位一天天改变,谢秀娘小小的心里其实一直有种担心,王斗哥哥发达后会不会嫌弃自己另娶她人,毕竟这种童养媳,男子成人后另娶的也很多。

眼下看到婆婆将传家首饰交给了自己,谢秀娘彻底放下心来,这代表婆婆己经彻底接纳自己,王斗对母亲一向孝顺,有了婆婆的支持,便不怕将来发生这种事情了。

谢秀娘内心满是喜悦,她戴上金首饰,喜滋滋地对铜境左照右照,钟氏则在旁给她参考意见,两人又商议明日该穿什么新衣裳。好在平日王家人出门时,总有一套干净体面的衣裳。而且王斗在缴获后金军的物质后,曾有拿回来过几匹布,前些时间钟氏己经给谢秀娘做了一套,让谢秀娘出门时总算有个多余的选择。

王斗先去睡了,钟氏一直与谢秀娘商议到了深夜。

当晚谢秀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总睡不着,心内一直在想明日见到管队夫人该说什么话,该有什么样的礼仪举止才得体,才不会给王斗哥哥丢脸。可怜她从小到大,就没见过什么大人物,也没学什么礼仪举止,又不识字。怕到时管队夫人问起什么,自己回答不上来怎么办?如果自己失礼了王斗哥哥不高兴了怎么办?

虽有钟氏传授了她一大套秘诀,她的心下还是忐忑不安,想了半夜,又想起明日跟王斗哥哥出庄去后,庄人见了会怎么想,想到这里,她脸上有些红红的。想了良久,不知什么时候,她才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大早,谢秀娘就起来了,她打扮整齐,便美滋滋地去做饭。

众人吃早饭时,看谢秀娘打扮一新的样子,韩仲大叫一声:“嫂子这身打扮真象个新娘子。”

谢秀娘又羞又喜,只是偷眼看着王斗,眼中满是期盼,似乎想让王斗夸她一下。

钟氏对谢秀娘的打扮也很满意,不过在王斗看来,她瘦小的身上穿个花衣裳,衣服新是新,却怎么也没那个气质。

面上他微笑道:“不错不错,这衣裳首饰都很好看。”

谢秀娘这才欢喜地放下心来。

吃过早饭,临时前,钟氏也是忘不了传授王斗一些心得,等会见了管队大人应该怎么样,千万不可失了礼数等,王斗还能说什么?只得唯唯诺诺的点头。

几人牵出马来,几匹马昨晚己在后院中喂养过,精神着呢。

众人出了大门,王斗上了马,谢秀娘看着王斗,不知道该如何办。

王斗伸出手对她笑道:“来,秀娘,坐到我的身后来。”

谢秀娘被王斗拉上马,依王斗所言抱住他的腰,她心跳得厉害,举止间有些僵硬。

韩仲怪叫了几声,王斗瞪了他一眼:“臭小子你笑什么,看看你自己,也该找个媳妇儿了。”

众人都是笑起来,齐天良也是在旁边道:“不错不错,韩哥儿,要不要让你嫂子为你找个婆娘,你家嫂子最热衷这个事了。”

韩仲连连罢手道:“我才不要呢,我现在多快活,找个婆姨纯是烦事。”

众人笑着策马而去,钟氏靠着门,看着儿子的身影慢慢消失,脸上浮起了满足的笑容。

……

一路而去,街旁巷尾上满是向王斗打招呼的人们,“王总旗早啊!”的声音接连响起,显是庄内人们己是知道王斗高升为总旗官的事,众人脸上笑容都是恭敬。

不过在见到王斗身后的谢秀娘时,很多人脸上都是露出惊讶的神情,在王斗几人过去后,身后是响起了一片吃惊的议论声。

各色目光中,王斗等人昂然策马而出。

出了庄,前面就是广阔平坦的大地,王斗心头豪情涌起,他叫道:“秀娘,坐稳了。”

大喝一声:“驾!”

立时健马如风驰电掣般而去。

韩仲等人也是欢呼大叫,各人策动马匹,紧紧跟随其后,激起了一片的烟尘。

谢秀娘紧紧地抱住王斗结实粗壮的腰,她闭上眼睛,小小的心里满是满足,只盼永远这样下去。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