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资讯››《爱你 终不能幸免》无广告阅读 宁浅薄司白小说无删节

《爱你 终不能幸免》无广告阅读 宁浅薄司白小说无删节

2020-11-04 13:37:28 作者:冷无情 浏览:0

《爱你,终不能幸免》由爱吃面包的兔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宁浅薄司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薄氏大厦的门前,寒风吹得宁浅瑟瑟发抖。她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看着大厦门口的泰山石,许久才将紧握着方向盘的手松开。...

爱你,终不能幸免第一章精彩试读

《爱你 终不能幸免》无广告阅读 宁浅薄司白小说无删节

>>在线阅读<<

第4章孩子,丢了

“您好,薄总在开会,请问您是哪位?”秘书拿着电话,语气谦和有礼。

宁浅却心凉下去,原来薄司白已经删了她的电话。

“让薄司白接电话。”

她听见自己的声线冷漠凉薄,和他一样,毫无温度。

女秘书顿了下,她看着手机屏幕,一个未显示来电的号码,有些拿捏不准对方的身份。

还是第一次有人对薄总这种语气。

秘书犹豫了下,害怕得罪人,还是决定走进会议室通报。

“好的,您稍等。”

宁浅死死地捏着电话,她靠在墙壁上,全身的血液比墙壁更冷。

她等了没多久,男人的声线就从里面传出。

“以后白天不准擅自联系我,我没你那么闲。”

薄司白只扫了一眼号码就认出了是谁。

他眉心拧紧,眸色沉戾得让身边的女秘书心惊胆战。

原来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又是一个来烦薄总的女人,身为秘书,她的处理方式严重失职。

就在女秘书等待老板挂电话时,却震惊地看着老板拿着电话从会议室里面走了出去。

这下不仅仅是女秘书震惊,会议室里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谁都清楚,薄司白最不喜欢开会时被人打扰,也从来不会在会议中途擅自离开。

医院里,宁浅咬了咬唇,逼着自己在语气上不输气势。

“是不是你做的?”

给她希望,又让她绝望。她要钱,他让她屈辱地付出代价,如今她终于等到钱,他却瞬间又让她跌落进绝望的深渊。

她知道他对敌人从来不会手软。

薄司白眉心拧得更紧。

“薄司白,你说话啊,是不是你做的!”

“宁浅,注意你跟我说话的语气!”薄司白有些恼怒。

早上才给了她钱,现在难道不应该感恩戴德地讨好他?又发什么疯!

宁浅嗓音气愤下有些哽咽,“你有什么就冲我来,当初就算我对不起你,你也没必要用这种龌龊的手段来报复。”

“薄司白,我比你更后悔当初认识你!”

宁浅吼完就挂断了电话。

靠在墙壁上的身体慢慢下滑,最后她坐在地面上,有些无助地抱住膝盖。

薄司白在报复她,可她该报复谁?

她失去的,难道比他少吗!

脑海里闪过一个小小的肉团子,宁浅抱着身子蜷缩在医院冷清的走廊,再也忍不住,痛苦地哭了出来。

薄司白你知道吗,我和你的宝宝,丢了。

电话的另一边,薄司白放下电话,目光冷得能滴出墨。

许久之后,他才返回到办公桌前,按了内线。

“去看看,到底宁家又出了什么问题。”

“是,薄总。”

薄司白掏出烟,站在落地窗前,整个江城尽在他的眼底,他如今手里握着整个江城的经济命脉,却仿佛什么也没得到。

他想起母亲临死前死死地拉着他的手,血一口一口的从她的唇边溢出来。

她说:“司白,不准你,娶宁浅。”

指尖的烟燃尽,烧到手的时候,薄司白猛地从回神,最后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

电话在这个时候骤然响起。

“薄总,我查到了。”

......

宁浅陪着母亲吃了晚饭,聊了些开心的事情,这才不得不离开。

“赵叔,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和捐献方联系的,一定让手术顺利进行。”

宁浅安抚了赵卓,这才离开。

一整天都在病房里逼着自己笑,直到她开着车离开医院,脸上的笑才淡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凝重。

如今也只能等张教授的消息了,只要能联系上捐献方,不管对方提什么要求,她都会答应。

就在宁浅开着车准备回家的时候,电话的**却突兀地想起。

“宁小姐,不好了!”

是宁氏的法务律师。

还不等宁浅开口,对方已经着急地解释道:“宁氏被合作方起诉,他们听说我们有钱给工人结算薪资却拖延货款,就闹了起来,其中最大的供货方是周家,周家的小儿子主理这件事,现在将宁总起诉了!”

宁浅心一惊,猛地踩了刹车,将车停在路边。

她有些着急地道:“最坏的后果会怎么样?”

“这件事的确是我们违约,所以胜诉的机会不大,赔钱是肯定的,但是最坏的是宁总身为法人可能要坐牢,宁总现在的身体......”

律师温言的话没说全,但是宁浅却都明白了。

她不可能让母亲坐牢!

她已经在里面待了三年,绝对不会让妈妈去受那种苦。

“帮我联系周家。”

“好吧,大小姐,我马上去联系周家,但是听说周小少爷不太好说话,你也要早做准备。”

宁浅挂断电话,茫然地看着马路。

夕阳的余光照在她的身上,她却丝毫感觉不到暖。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薄司白,满意了吗?

宁家的律师很快就回了电话,“宁小姐,周小少爷说现在就要和你见面,我发你定位,我跟你一起过去!”

温言很快就将定位发到了宁浅的手机上,白色的卡罗拉直接打了转向。

宁浅到夜蜜会馆的时候,天色已经沉了下来。

温言先到的,看见她从车上下来,连忙迎了上去。

“宁小姐,我问过了,经理说周小少爷已经到了,我们赶紧过去。”

宁浅点点头,在快要到门口时脚步顿了顿,她调整好呼吸,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急切,这才走向会馆的大门。

母亲说过,谈判最忌讳慌乱。

只是,还不等她带着律师进门,就被大堂经理拦住了脚步,“是宁小姐吗?”

对方还不能宁浅询问就已经开口,显然是知道他们的身份。

宁浅礼貌地道:“我是宁浅,我约了周小少爷。”

“宁小姐,周少已经交代过了,他现在就在里面等您,但是这位温言先生不能进去。”

大堂经理说得很客气,却也很强势。

温言有些着急地道:“我是宁氏的律师,凭什么不让我进去!”

“周少说他只见宁小姐一个人,如果宁小姐不肯单独见他的话,他不会答应宁小姐任何请求。”

温言还想说反对,却被宁浅拦了下来。

“言哥,还是我自己去吧,你在外面等我,不会有事的。”

宁浅其实很久不与外人打交道,看着金碧辉煌的会馆,也有些胆怯。

但是她不想就这样失去帮宁氏争取撤诉的机会,这个周小少爷,显然是故意的。

“不行,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进这种地方!我们走,不谈了,再想别的办法!”

“言哥,你让我去试试吧,不会有事的。”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