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资讯››重生回到四岁她守着娘亲的墓啃着硬馒头等着爹爹来接她

重生回到四岁她守着娘亲的墓啃着硬馒头等着爹爹来接她

2020-02-04 14:09:50 作者:520小说网 浏览:0

重生回到四岁她守着娘亲的墓啃着硬馒头等着爹爹来接她,这本小说的名字是《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主角是沈清辞洛衡虑。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沈清辞前世的时候被害死,重生回到四岁她守着娘亲的墓啃着硬馒头等着爹爹来接

第一章精彩试读

重生回到四岁她守着娘亲的墓啃着硬馒头等着爹爹来接她

>>在线阅读<<

黄家人怕是从来都是没有弄清楚过,这些香丸的真正用意,还真的以为好的香料非要做成这样才是好卖吗?

“这位姑娘,买不起就不要挡着路,一边跑堂小二连忙拿走了那香,碰坏了,你们可是赔不起。”

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沈清辞直接就丢了一颗金珠子过去,而金珠子也是砸在了小二的脸上

“够了吧?”

沈清辞把玩着自己的腰间的荷包,恩,买不起,她还有什么买不起的,比起用银子砸人,怕是全京城也没有一个人比得了她。

“够了,够了,”跑堂的小二连忙的捡起了那颗金珠子,也是笑的一脸谄媚。

白梅伸手就将的那盒香拿了过来。

“我们走吧,”沈清辞走了出来,手指轻扇了一下眼前的风。

“丢了吧,难闻。”

她财大气粗的说着,而白梅直接就将手中盒子,加连带着里面的东西,全部的都是丢了出去,一点也没有心疼的意思,哪怕这是用一粒金珠子买的。

而刚才还收了一颗金珠子的跑堂小二,这刚一出来,就看到了丢在外面的香盒,一张脸都是绿了,这也是哪里来的大财主,怎么如此的财大气粗?

这香可是好香,怎么能丢了呢,他连忙的跑了出来,再是将香盒给捡了起来,而他的眼珠子不由的一转,他把这香捡回去,反正也是一瓶未少。

现在的掌柜正忙着,也不知道他卖了什么?

反正只要香在,他要是死不承认的话,那么谁知道他刚才把香给卖出去了,对啊,他从来都没有将香卖出去过。

香不是还在那里的。

至于那颗金珠子,那不用说也就是他的了。

这金珠子最少都是能值五十来两银子的,而有了这五十两的银子,他想做什么不成?

他捏了捏手中的香盒,再是将那粒金珠子揣进了自己的怀里,而后才是趁着没人,再是将这一盒香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回了原处。

黄家的香料行的生意仍然是十分好,当然也是赚尽了这怡安城的银子,每一家黄家香料铺,也都像是沈家京中的那一间铺子,不则手段的被黄家人直接挤到铺子关了门。

而这世上以前没有一个可以同黄家香料相比的人家,直到一品香的出现。

是的,直到一品香的出现。

当是沈清辞他们回去之时,府内已经准备好了饭菜,不过还没有摆出来,想来也都是等着她。

沈清辞有些不太好意思,她还以为他不会等她的,所以就回来的晚,想着随便吃些东西就行,她也不挑,而现在离平日洛衡虑吃饭的时间其实都已经过去很久了。

而他就不饿吗?

“对不起,”她道歉,其实你可以不用等我的。

“无事,”烙衡虑将筷子放在她的面前,“反正我也不是太饿,就顺到等着你一些时候,先吃吧,吃完了之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沈清辞拿过了筷子,也是埋头吃着饭。

“这是怡安特有的鱼,你可以尝上一下,”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也是将鱼里面的刺去了干净,再是放在了沈清辞的碗中。

“这是香江鱼。”

香江鱼,沈精辞自然是知道的,她并没有来过黄家祖宅,不过却是听过香江鱼这一说,香江鱼是本地特产的一种小鱼,只能长到半尺来长,虽然有刺,可是肉质却是十分的鲜嫩,吃在嘴里也就是回味无穷,哪怕只是清蒸出来鱼,也都是极美味的好东西。

她吃了一口,这鱼肉刚一入口,她就吃出来了。

确实是好吃,肉质十分的鲜嫩,几乎都是入口即化,也是自带了一些微微的咸味,她的眼睛此时不由的亮了一亮,显然是十会喜欢这道鱼的味道的。

她平日不是太喜欢吃肉,可是这鱼肉她却是喜欢了,可能也是因为区别于京中的东西吧,也是带了一份的新奇在。

烙衡虑再是给他的碗里放了一些鱼肉,当然也都是他去过了刺的,他以前到是在这里住了一些日子,这种鱼也没有少吃,当然这也是他喜欢吃的。

一大碗的鱼,洛衡虑到是没有吃多少,都是让沈清辞吃了,不过他到也是信心,没有让她吃到一根刺儿。

好饱,沈清辞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久都是没有吃的如此饱了,她这一路上来,虽然周车劳顿,可却是很高兴,脸色也是不由的变的好了起来,脸上也是晕开了一些薄薄的红晕,到也是比起在京中健康了很多。

“饱了?”烙衡虑放下了筷子,“不够让再是让厨娘帮你做上一盘。”

“不用了,”沈清辞都是不敢摸自己的肚子,小肚子好像都是要突出来了,真是有些小小难为情。

“你不用担心,”烙衡虑伸出手轻轻的的摸摸沈清辞的头顶,“我是你的家人,就像是爹爹,你大哥一般。”

沈清辞的手指突是顿了一下,恩,他是意思,她明白的,其实不喜欢也好,她明明很明白,明明也很懂,可是怎么的都是感觉自己的鼻尖泛酸。

不管是他,还是她,或许都是逃不过那一场得不到和已失去,那么就当亲人吧,所以就是如此,如此便好。

最起码当她不在了之后,他不会再是难过。

只要他的心里还会记着她这么一个人就好了,真的只要记住就好,不需要多,只需要记的她的名子,长相也是不必了。

“走吧,我带你去看好东西。”

烙衡虑伸出了手,沈清辞连忙就拉住了他的手,她告诉自己,这是亲人,就像是爹爹一样的亲人,可能过了不久,就再也见不到了,所以就让她再是贪心一些,就是一些,也就是这么几月就好,再多的,她也不要了,她也是要不起。

烙衡虑握紧了她的手,带着她向前走着,似乎这一走就可以走至永远,只是他们都是明白,这世上远没有永远这两个字。

东逝流水,叶落纷纷。

希望那仍是他们心中最温情的山水。

而过后,却总有些入了画,至了骨。

却远不是他们。

烙衡虑走进了一间院子里面,到是离沈清辞所住的院子十分的近。

推开门,里面到是空旷,同其它的院子没有大的不同,到是有一个很大的书架,书架上面有着不少的藏书,沈清辞到是对于这些书有些兴趣,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她喜欢的,她相想看的那一些。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