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资讯››第一章秦家同意联姻砚时柒秦柏聿小说全文阅读

第一章秦家同意联姻砚时柒秦柏聿小说全文阅读

2019-12-22 13:45:19 作者:520小说网 浏览:0

第一章秦家同意联姻出自于小说暖婚甜入骨目录中,小说主角是砚时柒和秦柏聿。小说讲述了在砚时柒浑然不知的情况下,砚家便把砚时柒卖给了秦家,当砚时柒得知事实后便开始闹腾,强制被联姻的砚时柒来到了酒吧,然而就在砚时柒陷入危机时,是霸道总裁秦柏聿拯救了她,就这样秦柏聿和砚时柒的故事开始了。

第一章秦家同意联姻第一章精彩试读

第一章秦家同意联姻砚时柒秦柏聿小说全文阅读

>>在线阅读<<

他幽沉的视线透过车窗望向凌梓欢,夹着烟送到唇边,狠狠地吸了一口。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乔牧自嘲的哂笑着,他居然答应了小丫头的请求,同意帮她一起隐瞒偷跑出来的事。

这若放在以前,是断然不会发生的!

月色浓稠,他抽了三根烟,才压下心里莫名复杂的情绪。

走到副驾驶的旁边,下意识的放轻动作,拉开车门,睇着凌梓欢的脸蛋,伸手轻拍,“醒醒。”

凌梓欢睡得香,脸蛋痒痒的,睡梦中微恼地伸手拨弄,嘴里喃喃呓语,“别吵!”

乔牧:“……”

“凌、梓、欢!”

乔牧黑着脸,眼神危险的唤着她的名字。

恰似一阵凉风吹来,半梦半醒中的凌梓欢陡地打了个寒颤。

她揉着眼睛,一脸的迷茫,努力睁开眼,对上乔牧黑冷的眼睛,瞌睡瞬间全跑了,“唔,二叔……”

“下车!”

乔牧有些烦躁,看到面前的小丫头一副懵懂惺忪的样子,圆圆地脸蛋浮着嫣红,那双无辜的大眼睛泛着粼粼的水光,清澈见底,像个瓷娃娃似的,该死的可爱!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凌梓欢可爱!

“到了?”凌梓欢将手中的西服随手放在车座上,脚步软绵的下车,原地蹦跶了几下,又伸了个懒腰,扭头睇着乔牧,笑嘻嘻的说:“二叔,那我先上去啦!”

“等等,把衣服披着。”

乔牧唤住她,扫着她身上单薄的雪纺小洋裙,蹙着眉长伸手臂,捞起西服外套,随手一扬就罩在了凌梓欢的脑袋上……

“哎呀,干嘛,又不冷!”

小丫头慌乱的从头上将外套拉开,语气十分的嫌弃,而她头上的发丝也因摩擦起了静电反应,凌乱的像一只小刺猬似的。

乔牧没说话,一副‘你敢不穿试试’的冷厉模样。

最终,凌梓欢还是没胆子忤逆他,将西服披在肩头,闷闷地丢下一句,“晚安。”

目送着她离去的倔强小背影,乔牧第一次清楚的认识到,曾经跟在他们身后喊叔叔的小丫头,已经长大了,出落的亭亭玉立,机灵可爱。

身为凌家最受宠的小千金,她宁愿住在这种单身公寓里面,也不想出去上学,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她喜欢娱乐圈?

这是她给的解释,但乔牧心中存疑。

这一晚,有人美梦依旧,也有人彻夜难眠……

……

翌日清晨,砚时柒步出房间下楼时,就见到秦柏聿已经安稳地坐在了餐厅等她。

林嫂正在收拾琉璃台,听到声音回眸看了她一眼,一脸慈祥地憨笑,“砚小姐,您醒啦,快来吃饭,先生一直在等你呢!”

台阶栏杆旁,砚时柒笑着和林嫂打招呼,她穿着一件灰白相间的收腰及脚踝的长裙,小V领的设计不夸张又带着一点性感,匀称的身形纤浓有度,骨感又优雅。

从台阶到厨房的距离,稳然落座的男人,那双沉深的眸始终锁着她的身影。

他似乎刚刚沐浴过,寸发还有些潮气,墨色休闲衬衫和居家长裤,闲适随性中又透着几分慵懒。

见她趋近,秦柏聿缓缓抬手,唇边慢慢扬起一抹欣愉的浅笑。

砚时柒将葱白绵柔的指尖搭在他的掌心,低头看着自己的裙子,问着他,“好看嘛?”

“好看,可还喜欢?”

“当然喜欢!”砚时柒一手搭着他的掌心,另一手则整理着裙摆,爱不释手的欣悦模样:“你什么时候准备的这条裙子?前几天我还没见到呢。VD家的这款是今年初秋新品,刚发售就已经卖断货了!”

“喜欢就好,坐下吃饭吧!”

闻言,砚时柒嘟起嘴角,余光瞥到林嫂悄然离开的身影,安静的厨房里还飘荡着早餐的香气。

她瞳眸闪烁,握着男人的指尖微微用力,在他扬眉的神色里,缓缓倾身,眯着水眸凑到男人的颊旁,又娇又俏地说:“秦总,你总是给我惊喜,我是不是也应该有所表示?”

男人笑意不减,清润的瞳里遍布着温和柔光,一派容着她玩闹的纵宠:“打算怎么表示?”

砚时柒看到他眼里的疼溺,他们彼此面对面,近到她能嗅到男人身上甘冽清新的味道,像是被蛊惑了神智,她的目光变得浓情似水,在男人含笑的神态里,凑到他的腮边,啵的一声落下一吻。

吻后,砚时柒顺势放开他的手,落座他的对面,拿着吐司咬了一口,眉梢眼角俱是甜甜的暖色。

“秦总,这个表示,满意吗?”

她用行动,表达了她的感谢。

男人隔着桌投来的视线宁沉深暗,像是水墨染了宣白,神秘而隽永,薄唇微掀,沁着几分打趣,低醇稳厚地说:“需要我的回礼吗?”

“咳咳咳……”

砚时柒被一口刚喝下的牛奶呛住,咳嗽了几声,脸蛋都红了。

她捂着嘴,拧着眉心瞪他,两朵比胭脂还娇丽的红晕飞过脸颊,席上耳尖。

男人浅笑摇头地拿着纸巾为她拭着嘴角,尔后将自己面前的牛奶重新递给她,“不闹了,好好吃饭!”

砚时柒垂下眸,盖住自己羞窘的神色,本想强撩,结果被反攻,真是尴尬极了!

吃完吐司,砚时柒捧着牛奶小口小口的啜着,顺着杯沿看向对面的男人,几经暗忖,才放下杯子,说出一句话:“我今天下午好像有空。”

话落,她低着头,耳尖又红了。

怎么有种逼婚的错觉?!

是错觉吧!

其实,昨晚在车上,她亲口对男人说出‘想做秦太太’的那句话,就几乎用掉了她所有的勇气。

她隐隐记得,男人当时并未给她回答,只是喟叹着将她揽入怀中,臂力很紧很紧。

直到……在他怀里酣然入睡。

所以,到底什么时候领证?

她没好意思直接问,只能用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来表达她的决心。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