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资讯››慕枫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穿越之医锦还香顾如锦全文在线阅读

慕枫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穿越之医锦还香顾如锦全文在线阅读

2020-04-20 09:28:22 作者:520小说网 浏览:0

慕枫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古代言情小说穿越之医锦还香的主角是顾如锦慕枫,全文讲述的是顾如锦觉得自己太倒霉了,别人穿越都是穿的正常人,怎么到自己这里就穿个病秧子了呢。她躺在床上休养生息已经大半个月了,要不是

第一章精彩试读

慕枫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穿越之医锦还香顾如锦全文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不管是顾家还是慕家,都攀附着四皇子一党,可见四皇子的势力有多广,江夫人想要与薛怀玉结亲自是有道理的,她也就是随意提醒一句。

江夫人挺直腰背,眸光微闪了些许,而后轻声回答:“感谢顾小姐提醒。”

或者,这薛怀玉代表的四皇子,是来与栖云子结交的,可栖云子有什么好结交的呢?

顾如锦微微蹙眉,正欲继续周旋下去,门外传来青儿的声音,“大小姐,张大夫求见。”

张墨?他突然间找自己怕也是为了薛怀玉的事情吧

江夫人见又有人来,便着紧起身,“既然顾小姐有客,那我便先回去了,这番能得顾小姐相识,当真是三生有幸。”

“哪里哪里。”顾如锦笑眯眯的上前,却转头对门外的青儿说:“你去取我新做出来的玉露与万春香赠予江夫人。顺便与张大夫说,我正在待客,稍候便到。”

“是。”

青儿转身匆匆而去,江夫人却是听得颇感惊奇,“姑娘居然还会制香与玉露?”

顾如锦在这边也就这点子爱好了,原本是为了掩饰自己身上的药味,可栖云子居然说他不好这些,让她做了也是徒劳,干脆让出去当个人情也好。

玉露与万春香皆是用白云观的瓷瓶装着,玉露是白色的小瓷瓶,而万春香则是制成香丸,以青葱翠绿色中号瓷瓶装载。

“这玉露是玉兰花?这万春香的味道……”江夫人托着瓷瓶,凑过去轻轻一嗅,“似是古香方?”

“白云观前后都有鲜花,闲来无事的时候会采摘一些做玉露。至于这万春香,的确是古香方。”其实顾如锦也不晓得是不是古香方,完全是她上大学的时候无聊,读了好多制香的香方,也因为手头能凑到材料,当时就做了不少,这回到古代,材料更是好寻,没成想放到北夏皇朝,居然被称作古香方。

江夫人看着顾如锦的神情又郑重了几分,她妥善的收好顾如锦赠给自己的香料,“今日一行居然颇多收获,不但承了情还收了东西,将来顾小姐有什么所求请一定要告知我。”

顾如锦今天这番作为,本也是出于结交的目的,否则早就收了一筐子真金白银才对。

“对了,下月知府大人千金及笄,顾小姐有兴趣与我同往么?”江夫人方踏到门边,却又想起这桩事,转头问了句。

下个月……下个月自己的身体应该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顾如锦微笑颔首,收了江夫人的好意,“既然如此,烦劳江夫人皆是发一封邀贴,如锦自然按时前往。”

待送走江夫人以后,顾如锦才来得及去见张墨。

本来每日闲的无趣,现在倒是忙的不可开交,原本还想召柳城来问问张墨与薛怀玉的动向,不过既然张墨已经找上门来,她还是先听听张墨的意思。

结果张墨给了她一粒丹丸,看得她双眼直发愣。

“这又是什么东西?”想不到张墨居然还没歇了整她的念头么?

见顾如锦面色有异,张墨轻咳了声,“顾小姐误会,在下这次的丹丸绝对是好东西,不会害你。”

顾如锦露出一脸不信的神情来,那鄙夷的小眼神看的张墨老脸一红,“真的,这次配丹丸的药材,是我那好友薛公子提供的。”

薛怀玉?薛怀玉提供药材给张墨,想来应是要给自己下套的。

但顾如锦还是表现的很牲畜无害,“薛公子很厉害么?他为什么要帮我?”

张墨见顾如锦终于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不觉高兴的摸着自己的小胡子,“那是自然,薛公子帮你,也有自己的道理,想请顾小姐帮忙传个话给观主呀。”

顾如锦将那丹丸攥在手心里,闻了闻味道似乎不像毒药,但她还是不大放心,“你先说说这药的情况。”

“道长既然替你筑基养元,洗经伐脉,手段非常精妙,这枚固元丹,自然是固本培元的好东西,在下也是好费了番功夫。”张墨摇头晃脑的说着,“既然是有求于你,自然不会坑害姑娘,姑娘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这倒也是。

顾如锦将那丹丸放回盒中,“为何要我传话给观主。我也未必能见到啊。”

虽然与栖云子的干系的确有了点进展,可顾如锦完全不想让别人知道。

“方才我们听那玄青小师傅说,今日观主的午饭,会让姑娘您送过去。”张墨眼睛里尽是揣测的神情,揣测的顾如锦小脸一红,玄青这家伙到底怎么想的,她不过是随意问了句每日都是谁送饭,他怎么就会想到让自己送这种事情?

“或许……或许是听错了……”

见顾如锦想要撇清关系,张墨却抢先说了句,“观主要闭关半月,我等不好多说,只是烦劳姑娘你带一句话,便说,有人想害他的性命,而我们,是想与他合作的。”

“……”顾如锦的面色忽然间冷沉下来,将手中那锦盒又推了回去,“这等要紧的事情,张大夫还是自己告诉观主吧。”

“哎哎,不可。”张墨情急之下,起身拦住顾如锦的去路,“姑娘你便顺水推舟帮个忙吧。”

顾如锦冷笑了下,“这等要紧的事情只是让我传句话,想来也没那么重要。我知道那薛公子是谁?栖云子又是谁?你张墨还是谁?与我有什么关系。”

张墨就晓得顾如锦并不是那般好相与的性子,无奈之下感慨着说了句,“顾小姐知道国师吧?”

当朝国师林灵素,乃是一位颇有圣眷的道士,顾如锦当然晓得,为了多了解些栖云子,顾如锦没少去看那林灵素相关的内容。

“道长是国师那方的人,而薛公子是四皇子的人。国师近来与四皇子交往甚密,所以希望道长亦是能支持四皇子。”

顾如锦听了有些发愣,张墨这话说的似乎对,可也好想哪里不对。

可她对于北夏皇朝的格局,当真没有那么了解,若真是如同张墨所说,难道是栖云子不愿搭理四皇子,而国师却希望栖云子依附四皇子,这两方之间,必然会出现冲突。

可栖云子一个在锦州的道士,身后定然是有个别的身份,才会引得诸方关注的吧。

见顾如锦站在那里有些怔忡,张墨晓得已经说动了她,便也叹了口气,“咱已经与姑娘您交了底,难道你还不信么?”

顾如锦接过他递到自己面前的丹药,“那我问你,当初你被派到云苓山庄为我治病,我那母亲是如何说的,是不是让你把我直接治死。”

张墨沉默片刻后,却也点了点头。

见到张墨如此坦白,顾如锦才安心的看着眼下的丹药,想来这应该是没有问题了,不觉笑出了声,“既然张大夫如此爽利,那如锦便帮你走这一趟。”

直到顾如锦的身影消失在眼底,张墨才长舒了口气,身后已是传来几不可闻的脚步声。

一身淡紫袍服,上绣银丝云纹,纵然是富贵着装却也能穿出清逸俊朗的气质来,薛怀玉在方才顾如锦待过的院中石桌边坐下,而后深深闻了闻,“好浓的药香。”

“是啊。”张墨负手于后,“既然观主有那心思,不如我等便顺水推舟,想来他应该不会拒绝这等好意。”

薛怀玉颇有深意的回答,“即便如此,还是做好两手准备的好,万一不领你这情呢?”

“放心。”张墨笑意渐凉,“老朽与那观主相比,相信医术远远不及,但毒术却绝对不差。”

…………

顾如锦拎着食盒站在后门处,依着玄青的意思,在那九宫格的锁格处按了几下,内中传来一阵轻微的铃声,片刻后,门便在眼前打开。

栖云子一愣,眼底是顾如锦那青葱翠绿的襦裙,秀白的腕子上扣着个翡翠镯子,清浅动人。或许是走了许多路,脸上还染着淡淡的红晕,而气息微喘,灵动的眸中顾盼生姿,或许是因为心情不错,唇畔扬着淡淡的笑意,“方才玄青说观中事务繁忙,托我过来送饭。”

栖云子心下叹了口气,自己这大徒弟啊,自作主张的有些让人无言以对。

见栖云子只是盯着自己看,顾如锦有些面色有些发热,“我还想让你教我习字。”

栖云子让开一条通道,眸光冷冷的瞥了眼在角落里窃窃私语的两个弟子,温声说:“进来吧。”

顾如锦闪身走了进去,昨日其实刚刚来过,她对这密室也算了解,只不过密室也分好几个房间,显然栖云子是个注重生活质量的人,他自有别的地方用餐。

密室之中最不好的,是没有阳光,可正逢已经开始炎热的夏季,这里又凉快的紧。

顾如锦拿帕子擦了擦额上的汗,将食盒放在方桌上,环顾左右将手中的锦盒递到栖云子面前,“张墨说这是固元丹,我能吃么?”

栖云子取过那丹丸放到鼻下轻轻闻了闻,略有点意外,“真的是固元丹。”

顾如锦接了回来,看着滴溜溜在手心里转动的固元丹,撅了撅嘴说:“人家托我带句话给你,不然才不会给我这好东西。他说,有人要害你,而他们是要与你合作的。国师让你听从四皇子的调遣,你不愿意么?”

栖云子忽然间伸手,一指在顾如锦嫣红的薄唇上来回轻抚着,微凉的手掌更是直接搁在了她的脖颈上,她一时间失了语言,呆呆的望着眼前的眉目如画。

“这事你就别管。去榻上把药服下,睡半个时辰就好。”栖云子将话题岔开,显然不愿意就这问题继续下去。

顾如锦晓得,栖云子那边的事情或者的确比较重要,自己和他也并没有彼此信任到那等程度,所以点点头应允了他,“那你先吃饭,我去服药!”

她却未见,当她悠然转身之后,栖云子原本淡漠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华光。

室外已是皎月朗朗清风徐徐,室内却一片寂静,只余了灯花轻轻炸裂的声音。

啪嗒,又是一声。

这一枚丹药吞下,浑身舒畅,极少会睡的这般安稳,睡的她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顾如锦翻身而起,揉了揉眼睛便打量了下四周,原本堆在屋角落里装着药材的那箱子已然不见,略有些奇怪的挑眉,这栖云子还真是一个藏着好多秘密的谜题,在别人眼里他还是那么高深莫测,可于她心里,却又完全不是那般滋味。

这就好似是有只猫儿在心口挠痒痒,让她根本控制不住去探究真相。

真相说不定会给她惹来麻烦,可到底她也已经被栖云子拖下水了不是?

顾如锦忽然间闻了闻身上的味道,感觉原本浓烈的药香似乎变淡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样就是个移动的药罐子,这种转变令顾如锦一时间忽略了方才的想法,站起身来转了两圈。

“起了?”栖云子掀开竹帘,站在外面问,他换了身宽松的道袍,似是方沐浴过,头上的玉冠已经摘除,一头乌发逶迤而下,看的顾如锦有些目瞪口呆。

她当真是喜欢这张皮相,从上辈子到这辈子,再也没有比栖云子更好看的男人了!

栖云子坐到房中桌边,端起茶壶缓缓倒了杯茶水,“身体感觉如何?”

“感觉暖烘烘的。”顾如锦伸展了下四肢,这回连指尖都觉着很舒畅,她能感觉到体内被调养的已经非常好,“第一次感觉这么精神。道长,你教我习字吧。”

栖云子微微挑眉,“现在?”

“对啊。”顾如锦只觉刚刚睡醒情绪酝酿的也正好,不如学学字,免得以后露怯,“我今日主要目的就是想让你教我写字。”

栖云子愣了片刻,“那好吧,随我来。”

他领着顾如锦到了西边的一个小室内,室内悬着一颗夜明珠,晕光照着每个角落,视野顿时开阔起来。

书案上已经放了一些书册,另有文房四宝在旁,顾如锦好奇的说:“你已经准备好了么?”

“嗯。”顾如锦既然提了,栖云子也便在她休息的时候准备好了,他走到书案旁,略有点意外的沉声问:“你居然不识字?”

顾如锦讷讷的走过去,见桌上码放着一些卫夫人的字帖,卫夫人她倒是晓得的,王羲之这位书圣的师傅,师承钟繇,尤善楷书。钟繇曾以“碎玉壶之冰,烂瑶台之月,婉然若树,穆若清风”形容卫夫人的簪花小楷。

卫夫人书,如插花舞女,低昂芙蓉;又如美女登台,仙娥弄影;又若红莲映水,碧治浮霞,顾如锦拨弄着案上的字帖,轻声回答,“识字是识字的,只是自小习字不足认真,所以写起来不好看而已。你是打算让我学卫夫人的字么?”

“卫夫人是时下女子最喜欢学的。你若是想学点其他,倒也不是不可以。”栖云子将描红字帖放到她眼底,“从描红开始。”

顾如锦无奈至极,当初毛笔字没好好学,现在要从头开始,可真是难为人。

那手真是很漂亮,白白嫩嫩,持着毛笔的姿势也对,只是下笔之时便开始颤颤巍巍,看的栖云子眉尖微蹙。

顾如锦脸红,硬着头皮开始描红,“一天描多少字比较合适呢?”

“自然是越多越好。”栖云子漫不经心的回了句,站在侧边望着弯腰伏在书案上认真书写的女人,心下一阵欣慰,这人参娃娃似乎已经长成了。

初始描红,总归需要耐性。

顾如锦也晓得自己要在这北夏皇朝生存下去,这写字便是一项必须配备的技能。

只是描着描着,恍惚间便觉那旁侧的目光不断的投在自己的身上,即便那目光清冷的如同天外皎月,她亦是有些心猿意马,下笔更崎岖。

“姿势不对。”栖云子忽然间沉声说,踱步到顾如锦身后,右手圈住她握笔的手背,“执笔以指实掌虚。外实如莲花半开,内虚可容蛋。笔管以正直为原则,应该是锋正,而非管正。用力要适度,过紧过松皆不宜。笔管略向右内倾无妨,但不可过于偏斜,致运笔时,易成偏锋。”

一句一句提点从左耳朵进去,又从右耳朵出来,顾如锦的背熨贴着栖云子的胸口,这等近乎半抱的姿势令她脑子一片混沌,只余了鼻息间那淡淡的竹香味道,与自己身上那淡淡的药香混在一起,似也不那么突兀。

好近的距离,栖云子能看清那雪白脖颈上淡淡的绒毛,被固元丹收敛住的药香气却丝丝扣扣的缠绕在鼻尖处,慢慢的也有些勾魂摄魄的观感。

“心态要轻松、自然、舒适,精神要专注。”栖云子在她耳畔说。

专注个腿儿的,她被这姿势折磨的站都快站不稳了。

“执笔高,运行方便灵活,利于表现流畅;执笔低,利于表现沉稳雄强。字大宜站,字小宜坐。”栖云子继续带着她的手描红。

顾如锦晕厥厥的问:“那现在是……是描大字还是小字?”

“你说呢?”栖云子勾唇,唇畔扬起的亦是个比较愉悦的笑意,“运笔包括起笔、行笔、收笔三个过程。书法之妙,全在运笔。点画均有起、行、收,因为有往必有收。首端粗重逆侧起,端头尖细顺露锋。行笔中锋须逆走,画身饱满两边匀。画末粗重回锋收,画尾尖细顺露锋。”

顾如锦盯着手底下的水墨字,可眼底因为栖云子左手的小动作,越来越模糊,字体渐成山峦,哪里还有练字的兴致,她嘤嘤的说:“我以后再不找你练字了。”

“为何?”栖云子左手正搭在她的腰间,摩挲着已是挂在襦裙的系带上,只轻轻一拉,衣裳便松垮垮的搭在了身上。

葱翠的外衫自然放开,雪白莹润的峰峦隐隐约约浮现在藕荷色的肚兜中,顾如锦的身体下意识的轻颤了下,那冰凉的手已经探了进来。

她面红耳赤,咬着下唇努力抑制住会因那旖旎的碰触而发出奇怪的声音,伸手握住栖云子的手,低声说:“不行,这样不行。”

她甚至感觉到耳根后那忽然间粗重起来的气息,这令顾如锦心下一阵紧张。

她急慌慌的转过身,试图推拒,两手却卡在对方的怀中。

却没成想,转过来的画面却愈加惊心动魄,尤以泄出来的春光,那丝丝缕缕散发出的香气,更是博人心神。

见顾如锦面色迟疑,栖云子低声问:“你自己一个人跑到密室里,与男人单独相处,难道不晓得这其中的风险?”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