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资讯››妃医天下夏子安慕容桀小说by六月全文免费阅读

妃医天下夏子安慕容桀小说by六月全文免费阅读

2020-05-09 08:54:26 作者:520小说网 浏览:0

妃医天下夏子安慕容桀的小说是由作者六月创作编写。小说中夏子安拥有现代的医学知识,更是在重生之后扭转了整个局面,不仅让母亲和丞相渣爹成功和离,更是在和慕容桀的相处中收获了爱情。在慕容桀的相处中,夏子安的

第一章精彩试读

妃医天下夏子安慕容桀小说by六月全文免费阅读

>>在线阅读<<

摄政王府在翌日一早,便挂起了白灯笼。

门口贴着白色的奠字,白灯笼也挂在了府门口。

慕容桀起床的时候正在更衣,倪荣便来了,沉声道:“王爷,太妃屋中来人告知,说丝竹姑姑昨夜暴毙!”

慕容桀猛地回头,骇然问道:“你说什么?”

倪荣难过地道:“今日一早属下起来的时候,府中便已经开始挂白灯笼了,问了才知道原来是丝竹姑姑昨天夜里忽然暴毙。”

慕容桀立刻套上衣裳,夺门而出,往清宁阁飞奔而去。

丝竹姑姑的尸体便停放在院子里,棺木就停放在旁边,贵太妃站在边上,亲手为她擦脸。

慕容桀站在院子门口,怔怔地看着那宠了他一辈子的女人,心头说不出是绞痛还是悔恨。

昨夜,他该来的。

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闪过,在梁王病发之前,一切都还好好的,姑姑虽然是伺候着母妃,但是,多半的时间都在为他准备吃穿。

她总是说,她的王爷最让她不满意的,就是至今还没成亲。

贵太妃见他来了,伸手屏退身边的人,继续为她擦拭着手,抬起头露出一个古怪的笑,“来吧,给她磕个头,她是你的义母啊。”

慕容桀机械地走过来,目光触及丝竹姑姑的脸那一瞬间,他的脑袋轰地一声,艰难地抬起头盯着贵太妃,“你竟然杀了她?”

丝竹姑姑的双眼瞪大很大,眼球似乎还残留着死前的挣扎和惊恐,面部淤血发绀,有肿涨,嘴唇紫黑,是窒息死亡的症状,他是宫中出来的人,看到脖子上没有印痕,便知道是贴加官造成的窒息症状。

贵太妃听得此言,嗤笑了一声,继续为她擦着双手,手上有被捆绑的痕迹,淤血明显,“杀了她的人,是你,不是哀家。”

“你胡说什么鬼话?你真是丧心病狂,她跟了你那么多年,你竟下得了这样的狠手。”慕容桀咬牙切齿地说完,一把上前拽开她,厉声道:“你滚开,你没有资格碰她。”

贵太妃踉跄一步,站稳身子之后哈哈地笑了起来,笑得跌出了眼泪,“说得好,说得好啊,跟了哀家那么多年的人,竟然也可以对哀家下狠手,丝竹啊,哀家说不恨你,是假的,纵然把你赐死了,哀家还是恨你啊。”

慕容桀盯着她,眼底燃起熊熊火焰,那眼神说不出的厌恶与憎恨。

家臣阿福上前,躬身道:“王爷,昨天丝竹姑姑对贵太妃下毒,企图杀害贵太妃,被贵太妃发现,贵太妃才赐了她死罪的。”

“胡说!”慕容桀狂怒顿生,一脚踹向阿福,阿福飞出两丈远,但是他艰难地爬起来,继续跪在慕容桀的面前,道:“不,奴才以性命起誓,绝没半点谎言。”

“你再胡说,本王砍了你!”慕容桀狂怒至极,再一脚踢向阿福,阿福不敢躲开,生生地受下,嘴角溢出了血迹。

贵太妃冷冷地道:“他没有说错,丝竹确实对哀家下了毒,你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慕容桀盯着她那张冷狠的脸,心中一沉,想起那日丝竹姑姑对他说的话,莫非从那天开始,她就打算要下手了?

贵太妃忽然狂怒,尖锐地道:“她唯恐哀家这个母亲会伤害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不惜杀了哀家,以绝后患,她是哀家身边伺候了多年的人,哀家把她当自己亲生妹妹看待,她却为了你,要毒杀哀家!”

慕容桀手足冰冷,看着静静地躺在简易木床的那人,她的死状很凄惨,却是为了他。

家臣阿福依旧跪在他的面前,嘴角勾起,丝竹姑姑终于死了,以后,便是他站在贵太妃的身边,他会成为贵太妃的宠臣。

但是,在这之前,他要首先向贵太妃表达他的忠心。

所以,他说:“王爷,丝竹姑姑受刑之前,恳托侍卫向王爷转达一句话。”

“他说什么?”慕容桀居高临下地盯着他,两眼通红。

阿福说:“她让侍卫转告王爷,她希望您君临天下。”

慕容桀一个字都不相信,厉声道:“滚!”

阿福跪着不动,“王爷,此话千真万确,丝竹姑姑是奴才十分敬重的人,她如今尸骨在这里,奴才不会当着她的尸骨撒谎,她为什么要对太妃下毒?就是希望护着王爷,她宁可以自己的性命,也想保全王爷,她希望王爷有朝一日,可以成为人中龙凤。”

“你再胡言乱语,本王现在就可以杀了你。”慕容桀眸色冰冷,回头下令,“来人,把丝竹姑姑的尸体移出去,丧事亲自主办,封锁清宁阁,没有本王的允许,无人可以进出。”

贵太妃厉声道:“慕容桀,你敢软禁哀家?”

慕容桀看都没看她一眼,上前抱起丝竹姑姑的尸体,大步而去。

侍卫迅速封锁,把清宁阁包围得严严实实,大门关闭上,撤走一部分人,留下一部分人在原地驻守。

贵太妃一巴掌打在阿福的脸上,“你是当他傻吗?以为这样便可糊弄他?”

阿福跪在地上,抹去嘴角的血迹,道:“贵太妃,王爷现在不会相信,但是,等他冷静下来,这一句话,会像钻心的毒虫那样时刻提醒着他,等同在他心底埋下一颗种子。”

“不,他不会,”贵太妃摇头,凄惶一笑,“若他会,哀家不会费尽心思,如今老八被他放逐在外,哀家彻底没了希望了。”

“贵太妃,您不可以放弃,如今南怀王还盼着您把他从南国调回来京中,还记得您以前说过的吗?但凡有一丁点的希望,都绝不放弃,您真的甘心这辈子都屈居在皇太后之下吗?到时候,王爷登基,她是母后皇太后,您是圣母皇太后,虽名分还是有所偏差,但是,您是王爷的生母,一切都在您的掌握之中了。”

贵太妃寂冷的心,被阿福的话灌进了希望,是的,她这辈子就这么一个母仪天下的梦了,她真的要放弃吗?

没错,阿福说得有道理,她要把登基为帝的种子,一丁一点地埋藏在他的心里。

就算日后,他和她反目,但是她是他的生母是必定要被封为皇太后的。

“和相府老夫人约定了会面的时间没有?”贵太妃收敛神情,问道。

“洛水已经约好了,明日在聚贤居会面。”

......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