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资讯››慕千兮北霄寒免费阅读

慕千兮北霄寒免费阅读

2020-06-16 18:03:31 作者:520小说网 浏览:0

慕千兮北霄寒小说已经完结了,是由作者凉音小荷精心编写的一本言情小说,这本小说名为《邪王唯宠冷医妃》,又名《战王盛宠本妃有点冷》。慕千兮穿越了,大量的记忆涌入脑阿海中,她现在是慕家三小姐,慕府的嫡女,因

第一章精彩试读

慕千兮北霄寒免费阅读

>>在线阅读<<

邪王唯宠冷医妃章节阅读

慕千兮不着痕迹地抽出自己的手,对周边神色各异的贵女道:“今日是二姐姐失礼了,招待不周,还请诸位姐姐见谅。”

张氏让慕娇娇举办这次宴会,本意就是为了给慕娇娇辟谣,顺便坑慕千兮一把,因此,这受邀前来的贵女,除了慕娇娇交好的闺中密友,也有一些关系寻常的。

不少贵女都将慕娇娇和慕千兮的一举一动收入眼底。

她们见慕千兮虽然话语直白,但性格直爽,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而且慕娇娇那般说她,还关心慕娇娇,替慕娇娇收拾接下来的摊子,忍不住对慕千兮多了几分好感。

连瑶郡主率先笑着道:“无碍,这不是还有你陪着我们大家嘛。”

“是呀,说起来,我们差不多都是第一次见到慕三小姐呢。”连瑶郡主话落,又一位贵女笑嘻嘻接了过去,“三小姐,你长得真漂亮。”

这声音话语真挚,慕千兮抬头寻声望过去,就看见连瑶郡主身后坐着的一名黄衫女子冲自己眨眼,嘴巴抿着笑成了月牙,“三小姐,我叫余淼淼,你可以坐在我这里。”

张醉莲本来就只是想给慕娇娇解围,将慕千兮带到了这边就径直回了自己的位置,任由慕千兮一个人直直站在最中间。

要是别的贵女,只怕早就是羞的脸都红了。

可惜慕千兮不是别人,她依旧安安稳稳地站着,大有一副风雨不动安如山的闲然雅致,听到余淼淼的邀请,慕千兮浅浅一笑:“那就谢谢余小姐了。”

“我们这也算是认识了,别这么客气,你可以叫我水水,也可以叫我淼淼。”余淼淼笑嘻嘻地道。

这种爱笑的,带了些天真婴儿肥的女孩子,简直就是戳到了慕千兮的萌点。

她不动声色地走到余淼淼身边坐下,悄悄拉近了距离:“那我叫你水水好了,你可以叫我千兮,或者千千。”相比于淼淼,水水肯定关系更亲近点。

“千千。”余淼淼咧开嘴笑,“你喜不喜欢……”

“听说三小姐熟读诗书,满腹才情,那我们今日游戏输了的,就罚做一首小诗或者词吧。不过我们只是玩乐,所以其余的就不做多的要求了,只要是自己做的就行。”

张醉莲见慕千兮居然还有闲情逸致交朋友,眉头一蹙,轻轻柔柔地打断了余淼淼的话。

“这主意不错。”武玉颜轻哼一声。

连瑶郡主似笑非笑地盯了张醉莲和武玉颜两个人一眼,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在场身份最高的几个人都同意了,其余人也就纷纷附和同意,元楚国重文,便是女儿家也看着才情,这些世家贵女从小就学习诗词,自然是不担心这个。

反而听出来,张醉莲和武玉颜这两人,是摆明了要找慕千兮的麻烦,所以纷纷看热闹不嫌事大一般催促着开始。

余淼淼听了,苦着一张脸道:“千千,我正准备问你喜不喜欢诗词,我最讨厌这些了……”

张醉莲正尖着耳朵听这边的对话呢,看见慕千兮皱了皱眉,心中一喜,就迫不及待地问:“慕千兮,你觉得呢?”

余淼淼也看见了慕千兮皱眉,有些地担忧地望向慕千兮,这次的游戏,摆明了张醉莲这几个人是针对千千的:“千千……”

外面都在传,千千是个活不长的病秧子废物,虽然千千根本不像传言那般不堪,可是看刚刚千千的为难,显然也是不擅长诗词的。

可是若是千千拒绝了,只怕这些贵女会说得更难听,外面传言也会更乱七八糟。

这些贵女小姐,就知道用这些文绉绉的玩意儿为难人。

“别担心。”慕千兮飞快地对余淼淼说了一句,才不疾不徐地回答张醉莲。

她生得明艳,一双桃花眼更是风华潋滟,姿色更添三分,再加上那快慢得宜的语态,让在场所有人都不自然地将目光集中在她的身上。

“我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也是第一次玩这样的游戏,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建议,既然大家都说好,那边按照你说的来便是,只要大家能玩的开心就好。”

张醉莲眼中划过一抹暗色,脸上柔顺的笑意不减,“那便开始吧。”

她们玩的游戏是击鼓传花,由张醉莲的丫鬟拿了皮鼓背对着众人,站在一旁慢慢敲着,那花落在了谁手里,便算谁这一场输了,要求作一首诗。

余淼淼自知不是玩这个的料,在开始之前,不顾众多贵女的鄙视,果断退出了,坐在慕千兮身边观战。

“砰……”

鼓声戛然而止。

不出慕千兮所料,那花正好落在自己手里。

“看来今天要让我们见识一下慕千兮你的才情了。”张醉莲拿着帕子,放在嘴边,半遮着轻轻柔柔地笑道。

武玉颜毫不客气地嗤笑一声:“一个废物,能有什么才情!也难为你捧着她了!”

张醉莲面色一变,随即眼珠子多了一片水色,似乎要哭了,“武姐姐不要生气,妹妹也不过是听传言如此……”

“呵……”武玉颜又是嗤笑一声,没有接话。

张醉莲默不作声地流了眼泪,然后用帕子擦掉,一副要哭不哭地委屈模样。

慕千兮仿若未觉,也仿佛没有察觉到四周的窃窃私语。

虽然她确实不喜欢诗词,但是作为一个在顶尖大学毕业的特工,再加上经常游走在那些高端的社会名流的宴会之间,腹中所拥有的诗书可不会输于这些贵女。

她从记忆里捡了一首写花的诗出来,手指点向插在桌上花瓶里的一株含苞未放的春海棠。

“枝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

海棠花将开未开,绿叶层层叠叠,皓白的手腕悬在绿叶之上,纤细的手指渐渐落在海棠花间。

指尖拂过,素衣缥缈,美人淡淡而立,一身诗意。

众人本就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慕千兮,想要看她丢脸的惨样,没想到反倒被这美到极致的一幕惊艳了双眸。

一花,一人,一诗,清淡到了极致,也韵味悠长到了极致。

“好一个‘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连瑶郡主第一个回过神来,站起身来鼓掌道:“三小姐好诗!”

这一句既写实了海棠,又含有自矜的意思,表明自己不愿意随着这些贵女卖弄才情,任由众位贵女争芳斗艳的淡然心态,带着丝丝暗嘲之意。

虽然逍遥王爷是个闲散王爷,但连瑶郡主到底是郡主,身份比起诸位贵女高了一截,她这么频繁地对慕千兮释放善意,不少人都有些意外。

不过让众人更加意外的是慕千兮的这首诗,又迎合了花的主题,又迎合了景,又不失了意,这才情,只怕比起京都的第一才女只高不低!

张醉莲脸色早就变了,她以前在慕家见过慕千兮,不过是只活在阴沟里的老鼠,慕娇娇也说了,慕大人从来没有请先生教导过慕千兮,哪里知道慕千兮居然真的作出了诗!

还是一首好诗!

连武玉颜和连瑶郡主都挑不出刺来的诗!

她觉得没脸极了!

自己刚刚的为难仿佛就是一个笑话!

不过张醉莲不是喜怒浮于表面的慕娇娇,她柔声笑道:“真是一首好诗呢!没有想到慕千兮你真的很有才!为什么以前没有在花会上见你来参加呢?”

她就差没有明说慕千兮这有才是有点猫腻的了。

慕千兮还没有说话,就听见武玉颜冷笑了一声:“‘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人家那里看得上我们那些诗会词会!”

张醉莲顾不得武玉颜的挤兑,被武玉颜话语中的意思弄了个没脸,呐呐了几声,没有继续说话。

慕千兮看明白了武玉颜张醉莲几人的关系。

她在慕府没有消息来源,这些贵女只见的恩怨也没人讲解,所有的一切,都要靠自己慢慢摸索。

武玉颜显然同张醉莲不对付,但是很明显,武玉颜同样也看不惯自己。

而连瑶郡主和武玉颜张醉莲不是一路人,反倒是对自己多有善意。

“武小姐说笑了,那些个时候,我身体不好,哪里能来参加。”慕千兮淡淡笑道:“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下一局了?”

“是是,下一局。”

“下一局。”

众人附和着开始又一次击鼓传花,可是众人心底清楚慕千兮身体不好不过是个托词,看她现在能走能说能跳,和正常人无异,哪里身体不好了?

只怕是当家主母不乐意吧?

众位贵女都是家宅大院里出来的,不是傻子,想着慕千兮在外的传言和现在的不同,都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张醉莲受到的打击太大,一直都提不起兴致,众人玩了几盘也就散了,随后慕千兮领着众人去用了膳,才相继告辞离开。

“三小姐,有空的话可以来王府玩。”连瑶郡主临走之前,对慕千兮道。

慕千兮笑着应下:“承蒙郡主看得起,有机会一定来。”

慕千兮知道,连瑶郡主这句话,差不多也算是给了她在京都贵女之间的敲门砖。

“是呀!千千,你也可以来我们家玩,我们家离慕府不远的!”

“你这么厉害,我娘也一定喜欢你的!”

慕千兮最后送走了叽叽喳喳赖着不走的余淼淼,就看见琴书匆匆忙忙地走过来,“小姐,老爷叫您过去一趟。”

“二小姐和夫人也在,老爷很生气,小姐一定要小心。”琴书担忧地提醒道。

“我知道。”慕千兮点点头。

她转过长廊,走进正院。

原以为又会是劈头盖脸一声大骂,没想到慕安成声音还算和蔼。

“兮儿,客人都送完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慕千兮定了定心神,笑道:“送完了。”说罢,就站在一边,不再多言。

她不说话,不代表别人不说她的话。

慕娇娇已经忍不住跳了出来,指着慕千兮哭道:“爹爹!你看看她!她的心多恶毒啊!害我丢了那么大的面子,现在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要不是她将那种毒草塞在香囊里,我怎么会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出了那么多的丑,还说出了那种不堪的话……呜呜……”

“闭嘴!哭什么哭!”慕安成听了慕娇娇的哭诉,脸色一沉,呵斥道。

慕千兮一下子明白过来,肯定是宴会的事情已经传到慕安成耳朵里。

“兮儿,你给为父说说,那个香囊是怎么回事?里面怎么会有噬魂草这种乱人神志的毒草?”慕安成沉声道,居然没有以往那般咄咄逼人的质问。

慕千兮皱了皱眉,慕安成这对她的态度也太好了吧?

不是她疑神疑鬼,而是以慕安成的性格,真的不应该对她这么和蔼这么看重才是。

慕千兮皱眉道:“父亲是说二姐姐送我的那个香囊么?”

慕安成点了点头。

“那就是二姐姐送给我的啊!”慕千兮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那香囊二姐姐说衬我的衣服,可我穿得这么素,那香囊太艳丽,配着也太不搭了,就还给二姐姐了。”

“我连那香囊都没有打开过,怎么知道里面有什么?”

慕千兮这话倒是明晃晃说谎了,她虽然没有打开香囊,可是却能闻到气味。

噬魂草的气味虽然淡,但也不是没有,更何况这草的气味很特别,既像花椒一样带着点辛麻,又像黑糖一样甜腻,她一下子就识别出来了。

只能说慕娇娇和张氏关公门前耍大刀,自作自受。

“你说谎!那香囊明明是你的!这金锣布只有你才会有!”慕娇娇大声道。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张氏也开口说道:“老爷,娇儿没有说谎,那金锣布是贡品,只有三小姐才可能有,当初圣上只赐下一匹布,老爷你给了容姐姐。”

经张氏这么一提醒,慕安成也想起,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了。

他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香囊对着太阳光,上面的云星暗纹发出银色和金色交织的光泽,若不细看,只会以为是普通的布匹而已。

慕安成面色一沉,正要发作。

但慕千兮才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