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最新小说››资讯››甜蜜追妻指南江楠楠顾昀小说章节阅读

甜蜜追妻指南江楠楠顾昀小说章节阅读

2020-06-17 14:59:46 作者:520小说网 浏览:0

《甜蜜追妻指南》是一本豪门甜宠文,主人公是江楠楠顾昀。顾昀,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忻城最大豪门世家的继承人,其中的铁血手段可想而知。江楠楠为了逃避追赶,误入了这尊大佛的视野中。江楠楠倒了血霉了,刚逃了出来,

第一章精彩试读

甜蜜追妻指南江楠楠顾昀小说章节阅读

>>在线阅读<<

甜蜜追妻指南章节阅读

江楠楠面对着她,站定,擦了擦微微沾着水珠的手,道:“你什么意思啊,我听不懂。”

庄雪十不屑的哼了一声,伸手指着她,道:“你怎么可能会听不懂,你那些钱,是不是用卑鄙手段赢来的。”

“什么卑鄙手段啊。”江楠楠凑近她,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里面满是无辜,"庄姐姐,你可被误会人家啊,人家是农村来的,可是什么都不懂呢~"

说着,她还作势要伸手拉住庄雪的手臂撒娇,自然被庄雪毫不留情的躲过去。

庄雪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小脸通红,“你,你太过分了!我,我要向顾昀揭发你!”

她说一句话结巴两次,脸色涨的通红,看样子着实气的不轻。

“那你去呗。”江楠楠纹丝不动,小手交叠在一起,乖巧的模样,眨了眨眼睛,又气死人不偿命的提醒一句,“庄姐姐,你是不是忘了,顾少就喜欢我这副土包的样子呢。”

她傲气的扬起小脑袋,还不忘朝她投去一个得意洋洋的眼神。

庄雪走也不是,站也不是,胸脯上下起伏,呼吸急促。

这一场对峙,她又一次完胜。

“你等着瞧,顾昀一定是我的。”庄雪气呼呼的瞪了她一眼,使劲跺下地,转身离开。

江楠楠懒洋洋的靠在大理石墙面上,黑曜石般的双眸里面清澈明亮。

家宴上。

江楠楠刚坐下,庄雪捧着装果汁的器皿优雅的走到她面前,微笑道:“江小姐,我看你杯中没果汁了,我给你添点吧。”

江楠楠不知她心里打什么鬼主意,看她漆黑的眼眸不像有心机的样子,便应承下来,笑着道:“谢谢了。”

“不客气。”庄雪眼里闪过一道极快的阴险,捧着器皿往她的杯中灌饮料。

忽的,庄雪手一颤,果汁的方向直直的倒到江楠楠的身上。

!!!

她腿上的裙摆顿时浸透一大片,一股凉意在她的腿上蔓延开来。

“抱歉,江小姐,可能是这器皿太重了,我手一时打滑。”庄雪及时道歉,脸上带着慌张与无措。

餐桌上的目光再一次被江楠楠吸引过来。

江楠楠抬眸看了她一眼,努力将自己心中的怒火压下去,挤出一个笑脸,道:“没事的。”

“哎呀,小雪,怎么这么不小心。”周眉忙从座位上起来,责怪的看了庄雪一眼。

“楠楠这衣服都浸透了啊,阿姨带你去换衣服。”转向江楠楠后,周眉的目光变得和善慈爱,说着便朝着江楠楠的座位走来。

“不用了,我们吃的差不多也该离开了。”顾昀站起身,扫了周眉一眼,语气淡然的辨不出喜怒哀乐。

尽管凉哒哒的裙摆黏在腿上十分不舒服,但江楠楠还是站起身附和着顾昀的话,“是啊是啊,周姨,不用麻烦你了,顾少他啊,才最了解我。”

周眉的笑容一僵,不动声色的握了握拳,站在原地没有前进,道:“既然这样,那韵儿快带楠楠下去换衣服吧。”

顾昀淡淡点头,看了江楠楠一眼。

接收到他眼神,江楠楠快速挎上他的胳膊,与顾昀一同离开。

顾昀将她带到一间布置十分豪华的房间,语气寡淡,“找件衣服换上吧。”

“好嘞!”江楠楠笑的一脸谄媚,松开手,向衣架前跑去。

这间房子说是一个小商场也不为过,各式各样的衣服琳琅满目,男士女士一应俱全,而且随便挑出来一件都价值不菲。

江楠楠如同张开翅膀的鸟儿一般飞进衣服堆里面,既然让她随便挑,那她可就不客气了。

这件衣服上每件都很崭新,并且带有标签。

还不容易挑好一件,江楠楠决定穿回去后重新转卖出去,起码也可以卖个几万块钱。

喜滋滋的拿着衣服钻进试衣间。

顾昀则坐在真皮沙发上,把玩着手机,随便往那里一坐便如同画卷般优雅动人。

他虽明面上是在玩手机,但是余光不受控制的瞟向那个财迷的女人。

试衣间里面。

江楠楠刚想动手脱衣服,包里的手机急促的响起铃声。

她只好先接起电话,上面显示的联系人是小月。

“喂,楠楠,不好了,潇潇他......他自杀了......”

“啪”的一声,手机猛的滑落在地。

一道炸雷在江楠楠的耳边轰然炸起,她目光呆滞,身子微颤。

捞起地上的手机,匆匆从试衣间跑出来。

她甚至都没看一眼沙发上的顾昀,径直朝门口跑。

顾昀站起身,抓住她的手腕,眉头微蹙,“你去哪里?”

江楠楠脸色泛红,呼吸急促,整颗心张跳动都在加快,她直接扒开顾昀的手,道:“抱歉,顾少,我有急事,需要离开。”

话罢,她决绝的跑开。

顾昀站在原地,若有所思,骨节分明的手掏出手机,慢条斯理的拨个电话,“跟着江楠楠。”

医院。

江楠楠喘着粗气来到小月面前,抓住她的手,面带恐惧,“怎么样?我弟弟他没事吧。”

小月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手掌,摇着头叹气,“结果还不知道,在抢救中。”

“手术中”三个大字犹如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一般,想要将江楠楠吞入腹中。

她几步冲到手术房门口,双手死死的扒着,双目猩红,发丝凌乱,面色痛苦,喃喃自语,“潇潇,你一定会没事的,不要吓我。”

十分钟后。

手术门猛的打开,被门外江楠楠的模样吓了一跳。

“医生,我弟弟他怎么样了?”江楠楠声线颤抖的抓住此次主治医生,手指止不住的发抖。

医生取下口罩,拍了拍江楠楠的肩膀,道:“还好发现的及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伤口很深,病人求生欲几乎为零,具体原因我们不知道,也不好多说,只能说让你们家人多多关心一下他的心理健康。”

求生欲几乎为零?

江楠楠呼吸猛的一停,身子踉跄几步,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那么小的一个孩子。”

说着,她直接扑向推出来的推车,葱白如玉的手轻柔的抓住江潇潇的手,依旧重复着刚刚的几个字,“不可能,不可能的......”

医生向护士使了个眼色,一护士走上前,将江楠楠拉起来,道:“这位小姐,您先起来,地上凉,有什么话你可以等病人醒来再说。”

江楠楠目光呆滞的任由护士将她拉起来,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脑海中围绕着只有医生刚刚的那句话。

病房。

江楠楠已经不吃不喝坐在江潇潇病床前一个上午了,就连眨眼睛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小月不忍心看她这副模样,走上前,神色担忧,道:“楠楠,吃点东西吧,潇潇他会醒来的。”

“不......”许久未发声,江楠楠的嗓子异常干涩,她摇摇头,道:“我等潇潇醒过来。”

看江楠楠如此坚持,小月没有再说什么,静静的陪在她身边。

江潇潇是在下午三点钟醒来的。

他微微一动,江楠楠当即就感觉出来,紧紧撰住江潇潇的手,紧张的看向他。

“潇潇......”江楠楠轻轻叫了一句,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争先恐后的落下来。

“姐姐......”江潇潇微微睁开眼睛,看到面前流泪的江楠楠,心里一疼,声音虚弱却又带着浓浓的心疼,“你,你怎么哭了。”

江楠楠手忙脚乱的擦了擦眼泪,挤出一个笑脸,道:“姐姐没哭,你看错了。”

江潇潇挣扎着想要起来,江楠楠扶着他从床榻上做起来,在他身后塞了个软绵绵的靠垫。

他从桌上抽出几张抽纸,在江楠楠的脸上轻轻擦拭着。

江楠楠因为他的行为眼泪越流越凶,止都止不住,她一把抱住江潇潇,声音哽咽又带着委屈,“为什么,医生说你的求生欲几乎为零,潇潇,你才17岁啊,怎么能有轻声的念头,你走了,姐姐怎么办?”

江潇潇因为她的话也渐渐眼眶泛红,却硬是忍着不让泪掉下来,他用着瘦弱的手臂在江楠楠的后背上一遍又一遍轻轻FM着。

半晌没有等到他回应,江楠楠睁开泪眼迷蒙的双眼,一把抓住他的手,紧张无措的说道:“答应我,不准再有轻声的念头了,好么?”

江潇潇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他低垂着眼帘,脸色苍白,半天不给江楠楠回应。

恐慌和害怕一瞬间席卷了江楠楠的脑海,她大气也不敢出一下,试探的凑近江潇潇,声音痛苦,“潇潇,你说话啊,你别吓我。”

江潇潇缓缓抬起眼眸,眼眸中一片死寂与挣扎,本该是少年独有的清朗此刻却夹杂着浓浓的苍老与疲惫,他猛地揪着自己的头发,声音隐忍,“姐姐,求你,不要再逼我了,我是真的不想活了......”

“为什么?”江楠楠猛的一震,忙伸手将他的手给拽下来,他手腕上的伤口因为剧烈运动又殷红一片。

她颤抖不已,强压住内心的恐惧,轻声安慰,“好,姐姐不逼你,你先不要激动。”

江潇潇在她的劝慰下情绪渐渐稳定下来,靠在她的肩头慢慢熟睡。

江楠楠低头看了眼在自己肩头熟睡的江潇潇,神色复杂。

轻柔的将江潇潇放倒在床榻上,江楠楠体贴的掖了掖被角,起身朝外面走。

她本想去询问医生江潇潇的情况,却在走廊上看到一个不速之客。

“江小姐。”张朝主动走到她面前,与她搭话。

“你怎么在这里?”江楠楠双眼红的如同兔子一般,被张朝看到自己这副模样,简直是丢脸丢大发了。

她忙快速的抹了两把脸,一包纸巾递到她面前。

江楠楠抬头,张朝依旧是一副一丝不苟的模样,但却极为认真的将纸巾递给她,“擦擦吧。”

“谢谢。”江楠楠想笑,却怎么也挤不出来笑脸,只能尴尬的咳了两声。

“不必。”张朝极为端正的回应,又递给她一张银行卡,道:“这是顾少让我给你的,里面有你今日的报酬。”

江楠楠手指微颤,接过他手中的银行卡,语气极轻,“替我谢谢顾少。”

张朝未答话,只是点点头。

等了一会,江楠楠看他还没有离开,抿了抿唇,道:“还有什么事么?”

张朝颔首,“顾少说了你事情处理完后让我带你过去一趟。”

江楠楠朝江潇潇病房方向看了一眼,垂下眼帘,道:“抱歉,我要照顾我弟弟,今天恐怕没时间。”

“没事,我可以等到你将事情处理完。”张朝极快的回答。

从见这个男人第一面江楠楠就知道他什么性子的人。

没有多说,点点头,朝着医生所在地的方向走去。

“医生,潇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割腕了?”江楠楠见到医生,询问。

医生悠悠然叹口气,摇摇头,道:“那天我好像听见他说什么不想再连累你什么的......”

"谢谢。"医生话未说完便直接被江楠楠给打断。

只用听这一句话,江楠楠便已经猜出大概,她眼眸一亮,重新跑回江潇潇的病房。

晚上。

江潇潇悠悠转醒,动了动手指,像是被什么压制着,微微抬头,江楠楠手紧紧撰着他的手,趴在他的床头熟睡。

睡梦中的江楠楠睡得极其不安稳,江潇潇一动,她瞬间清醒。

“潇潇,你醒了,饿不饿,我去给你买饭。”江楠楠抬眸看向她,眼里带着惊喜与小心翼翼。

江潇潇只感觉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般,他摇摇头,声音沙哑,“不饿。”

“姐姐,我有话想与你说。”江潇潇说着微微挣扎起身。

江楠楠忙将他扶起来,脸上带着欣喜,从接到电话以来露出的第一个笑脸,“好,潇潇想说什么,姐姐都洗耳恭听。”

江潇潇想笑,却只有无尽的苦涩,“我已经知道我做手术需要天额数字了。”

给他掖被角的江楠楠手突然一僵,敛起眼中情绪,笑着抬眸,轻笑一声,“傻瓜,谁告诉你的,只是一个小手术而已,就几万而已,我都已经凑够......”

“姐姐,”江潇潇沉声打断她的话,与她的眼眸对视,声音中充满自责,“你还在骗我,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自己更没用,你明明没比我大几岁,却要承担着这个年纪不应该承担的责任,我有时候就在想,若是我死......”

“潇潇......”江楠楠声音哽咽,双手颤抖的FM上他的脸庞,喃喃,“你是我弟弟,我们两人是亲兄妹,妈妈已经没了,姐姐只有你一个亲人,你要是再有什么事,姐姐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姐姐为你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只有你好好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宽慰,你懂么?”

“等你的病好了,咱们就离开这个地方,到时候姐姐天天在家里躺着,你出去工作挣钱养活姐姐,好么?”

江楠楠一句接一句的说着,语气充满希翼,脸上充满对未来的向往。

她脑海甚至已经勾勒出那副场景,嘴角挂上一抹笑。

江潇潇动容,怎么也不忍心再伤害对着自己这么好的姐姐。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

精品阅读